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穿堂风(2)

*师生 年龄差设定


宇智波止水是个什么样的老师?

根据网上往届学生的评价,他上起课来动不动就开启了一节教你做人的讲堂,上到什么高深莫测的国家内部机密,下到公司企业背后不可告人的交易,常常上课上到一半就开始讲起了故事。

他们也说他是个很好的老师,温柔和细腻都掩盖在外表下。对女生的体贴与照顾,对男生拳打脚踢的爱。

鼬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拨动着手机的屏幕,把网上那些有些零碎的评价一条一条看完,大概勾勒出宇智波止水的一个完整的形象。

止水带他们也有几天了。高二刚刚开始,课程不算赶,按照止水的说法就是给他们时间适应脱离理化生的幸福日子。然后等到第一次分科后的月考,再统统打回原形。

文化生活刚开始的课程,只是一些基本概念的理解,倒没什么难度,再加上宇智波止水一向能逼逼的绝对不念课本的上课原则,上起课来也是轻松。政治课代表也成了公认全班最闲的课代表。作业几天收一次,政治老师也从来不查作业,笑眯眯的对着二十本的作业和没交作业的名单上寥寥的几个名字笑眯眯的一句话都不说。

令鼬也感到意外的是,止水自报道那一天过后,也再也没有单独找过他说过一句话。反倒是自己做了一节课的思想斗争后,一拍桌子拿起刚发下来的作业想找他问一道题,走到办公室门口看着他办公桌旁边里三圈外三圈的女生,鼬沉默的转过身,回班。

甚至最夸张的一次,鼬接完水往班走,目瞪口呆的看着刚从隔壁班下课的止水走在最前面,旁边两个女生举着手里的课本,后面跟了浩浩荡荡有将近二十个人。那个气势,大概就和黑社会大佬带着小弟上街一模一样。

整个三楼没人不知道,宇智波止水受女生的欢迎。甚至为了宇智波止水才来学文的女生一抓都一大把。在这一群小女生的层层剥削下,鼬单独找止水问题的机会少之又少。好不容易抢到空档问了一道题的时候,止水也只是讲完了题就到此为止,反倒是抬起眼看着鼬收起了自己的书却没有离开,补一句还有什么事么。

鼬说不上来自己的心情,有点失望,但鼬也清楚自己确实不应该有什么失望的原因。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止水会揪着带土默写完单词后给他背政治,也会对着月考失利的女生柔声细语的鼓励一番,倒是对着他,普通到一点多余的关心都没有分出来。

于是,仿佛和宇智波止水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学校生活,鼬过到了期中考试。

鼬心里有着自己的底气,考试前鼬刻意多背了政治,在考试的时候也自信满满觉得把能写的都写全了。他甚至在拿到政治答题卡的前一秒都觉得自己怎么都不会再考个82名了吧。

接着他看到了二卷答题卡的38分。

旁边的带土在看到答题卡的25分时,差点笑的背过了气,夸张到以为拿了52满分一样。宇智波鼬把自己的答题卡往桌子上一拍,冷着一张脸冲着他喊了句闭嘴。

“小祖宗你考多少?”带土笑够了,但显然没有从25分的喜悦中清醒过来,眼角弯弯的跑过来吊着宇智波鼬的肩膀。瞅了一眼上面的38。

“我靠宇智波鼬你是不是人了,你怎么政治都考这么高?你不是就政治学的不好么?我怎么被止水抓去天天背政治才考了25?”

带土的大嗓门引来了半个班的侧目。半个班沉默地注视着鼬的脸色可见的黑了三分,阴暗到让看热闹的人悻悻的转回了头。

鼬一把推开带土:“闭上你的嘴。”

“行啦,鼬,已经很高了,”带土看着鼬的脸色,知道这位小祖宗是真的心情不好了,“你不是之前也没怎么找过止水么,他那里就是队难排。”

鼬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是吗,不就是多找找他么。


TBC


写完唠唠嗑。

好久没写止鼬了,看着止鼬从最初的北极圈到现在热带亚热带不禁流下了老母亲感动的泪水。

喜欢他们的人越来越多真好啊。


评论(8)
热度(5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