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穿堂风(4)

1500 感谢各位。


宇智波带土皱着眉保持着一分钟一回头的频率,看着他的小祖宗写了大半节自习课的政治改错。

“……你没必要吧?”带土顺便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只写了名字的数学作业,没有宇智波鼬的作业的自习课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到爆炸。

宇智波鼬收笔,写的密密麻麻的思路分析和重新作答让他的手指微微的酸痛了起来。政治的大题所有的文科生心中都是有着恐惧和敬畏的一个存在。

“朋友,你这是和止水杠上了?”带土的左手伸进桌兜,把藏在里面的橡胶软糖掏出来扔进自己的嘴里,嚼吧嚼吧,皱了皱眉,“感情卡卡西这一年对我算是好的了,从来没这么欺压过我,真是谢谢他了。”

宇智波鼬把面前的本子合上,舒了一口气,神色平静自若的把手轻车熟路的伸进带土的桌兜摸出一颗糖:“朋友,我这是学习。”

“好好好,您学习,”带土把糖拿出来放到两个人桌子的中间方便鼬拿,“数学作业呢?快,朋友我需要你的帮助。”

“宇智波带土,你能不能自己努力一下写了你的数学作业。”鼬毫不客气的抓过皱皱巴巴的糖袋子往自己的桌子上倒了大半袋。

带土委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糖袋子,转过头看了一眼数学作业:“我至少努力过了。”

鼬冷漠的把桌子上的政治书和本子扔进桌兜,在带土殷切的目光下拿出了自己的数学作业。

“带土,宇智波老师找你。让你带上自己的卷子。”同班的女生穿过话。

鼬听到那一句宇智波老师明显的皱了皱眉,转过头,看着一脸懵逼不在状态的带土:“面批?”

“我也不知道啊怎么止水都开始找我的事了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下去了,”带土边说着便从自己皱皱巴巴的卷子堆里翻出政治,“鼬你说止水还是不是人了天天看着我被卡卡西折磨不帮我就算了还是个这。”

鼬耸了耸肩,中性笔在指尖优雅的打了一个转:“你这次政治都倒数了找你面批多正常的,老师也是为你好,快去吧。”

带土撇了撇嘴,委屈的小表情不言自喻,揪着自己的卷子就往办公室走。

鼬看着带土走出去的身影,收回自己的目光回到面前摊开的数学作业上,想要下笔算第一道题时,却发现自己意外的烦躁。数字和字符胡乱的涌入他的脑海,他却理不清。

鼬叹了口气。

他是一直以来性情寡淡了些,虽然有着傲人的成绩,被各科老师捧在手心里,可鼬承认和各科老师都未有过什么深入的接触。

鼬清晰的知道老师们对他毫不遮掩的偏爱与欣赏,可是宇智波止水却成了第一个他琢磨不透对方到底是怎么看他的老师。

宇智波止水的办公桌前总有着走不完的女生围着问各种各样的题,上课下课只要他站定在一个地方,就一定有小女生偷偷的抬起眼或者故作不经意的扫过他,然后再暗自欣喜。这样的宇智波止水说来确实是没什么时间去单独找一个学生。也更别说偏袒哪一个学生了。

鼬问止水题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一次止水的态度都如他人一般平常,鼬从来没有从止水这里得到过鼓励也好认可也罢的东西。

鼬瞪着数学作业,深深吸了一口气,下笔。

等到带土从办公室回来的时候鼬已经把自己的数学作业扔在了他的桌子上,开始写起了英语。用余光瞥到带土没有意料之中的沮丧,反倒是笑的蛮开心。

“说什么了?”鼬故作无意,问到。

“哈哈没什么,止水就和我谝了会儿,还说到你了。”止水把卷子仍回自己桌兜里的卷子堆,一脸惊喜的看着鼬的数学作业,“鼬你真是我的小仙子。”

“老师和你说我了?”鼬敏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挑了挑眉。

带土翻开作业,奋笔疾书:“是啊,止水说你是个他不知道怎么带的学生。”

鼬眨了眨眼。


TBC

评论(3)
热度(43)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