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穿堂风(5)

 *师生 年龄差设定

(1) (2) (3) (4)


鼬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宇智波止水站在卡卡西的桌旁,两个人不知道之前在聊些什么,止水笑的眼睛都快看不到了,卡卡西撑着脑袋跟着一起笑。午后的阳光正好透过办公室的窗子落尽笑眼跳动的眉梢角。

太过于和谐了。鼬眨了眨眼,若不是从带土嘴里知道卡卡西有一位交往稳定的女朋友,他或许真的要以为眼前的这两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办公室恋情。当然鼬的这一种想法和他们班的小女生们无时无刻对于两个人总是出双入对的出现在每一个的地方的粉红色的幻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啊鼬,又来找止水啊?”卡卡西的视线的余光瞥到了站在办公室探着头看着他俩,皱着眉头,面色耐人寻味的鼬,“快去解决问题了,止水老师。”

宇智波止水闻言转过头,侧过脸正好看到鼬抱着练习册抿着嘴的样子。脸色如旧的点了点头,却也是收敛了一下刚刚放肆的笑,冲着鼬点了点头。

从鼬的角度看来,止水的方向逆着光,办公室的灯也从来不算多明亮。他看不清止水的表情,看不清他的眼角眉间是什么,是喜悦,或是平常,抑或是对话被打断的一丝不愉快。

“最近学政治倒是挺积极的啊,”卡卡西眯着眼看着鼬半垂下眼,在自己的胸前摊开书,手指熟稔的翻过一页又一夜,找到自己做过标记的地方。也看到自己话音刚落,果不其然的鼬一瞬间有些狭促的表情,“倒从来没见过你来找我。”

“啊……不是一直都是政治不好嘛。英语又没有什么问题。”鼬有点慌乱的抬起头,眼神里面有从他的眼里难以寻觅的慌张,语毕看着卡卡西没有再说的意思,抿着嘴低下头把题摊开在止水的面前,眼神带着些许紧张打量着止水在听到他和卡卡西对话后的表情。在卡卡西的调笑中,止水垂下眼没有什么焦距的看着自己的办公桌,嘴角一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怎么了?”

“啊这个……这个材料不是在强调主动创造性么,为什么是自觉选择性?”

办公室突然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

卡卡西低着头开始批改上节课收上来的听写,鼬低着头抓着办公桌的桌角看着止水,止水没有什么表情的看着题。

“嗯,”止水突然开口,转过头看了一眼鼬正好垂下头来看他的有些专注的样子,“你呢么说没有错,主动创造性确实也体现了,自觉选择性是体现在科学家去选择这些东西……”

止水在讲题的时候很少会看着对方的双眼,鼬也并没有成为那一个例外。鼬微微俯着身子,从他的上方正好可以看到止水棱角分明的侧脸和讲题时专注的眼神,鼬微微眯了眯眼睛,突然觉得止水的话在他的身边如同风一样哗啦啦地穿过,什么都没剩下,他只看到了止水正好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

“明白了?”

鼬有些后知后觉的迟钝的点了点头:“谢谢老师。”

止水看着鼬把书从自己眼前抽走,微微鞠躬,踩着正好响起的预备铃声,走出办公室,一个转身,就消失在自己可见的范围里。

“是吧,止水,你也觉得很奇怪。”卡卡西边说边把自己桌面上学生送来的苹果扔到止水的桌子上。外面嘈杂的说话声和女生们会有些刺耳的笑声渐渐消失,或远或近的此起彼伏的拖着调子的老师好在狭窄绵延的楼道里回响。

止水站起身,把办公室的窗户推开:“有什么奇怪的?”

“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呢,鼬最近几乎天天找你,啧。他连我的办公桌前面来都没来过。”卡卡西看着止水从桌子下的柜子里拿出烟,抽出一根扔给自己,“实在是太频繁了,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止水垂下眼把烟点燃:“或许吧,他就政治不好,虽然也没有拖低他的分,但是像呢孩子那么骄傲的人,心下总会过不去。”

“我倒是觉得呢孩子挺喜欢你的。”卡卡西接住止水扔过来的打火机,走到他旁边,看着窗外的操场上高一的孩子们的体育课,和上面蓝的有些过分的天空,“怎么讲,他看你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

止水低下头看着夹在自己指间正在燃烧的烟:“他只是喜欢学习吧,想什么呢。”

卡卡西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那就二班呢个小女生,你别给我讲你不知道我在说哪个,我这种一天到晚不记人的,都知道她了。就你什么想法?”

“啊,那个啊,我能有什么想法,”止水熟练的吐出烟,看着眼前烟雾缭绕,把窗外朝气蓬勃的样子熏的有些不分明,“现在这个年龄的孩子或许都会有吧。她只是见的人和事都太少了,以后大了就不会还有什么想法了。”

卡卡西转过头,打量着止水的表情:“你没什么想法吧?”

止水把烟在窗台上掐灭,看着卡卡西的表情仿佛看一个傻子一样:“我当然没有了。我能对一个孩子有什么想法。”

卡卡西转过身,看着止水走向垃圾桶,扔掉烟头:“呢你觉得鼬呢?是个孩子么?”

止水的动作突然卡住,停顿了一会儿,止水摇了摇头:“他不是,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TBC

评论(4)
热度(36)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