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清凉一夏之鬼气森森】《前生今世》 BY Gracesting

联文:

瑟兰迪尔站在窗边,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窗檐,右手举着一杯红酒,认真地盯着深不见底的黑暗。而眼睛里却无神,如同死去的傀儡一般。

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没人猜得出来他多久都没有动过。

终于一阵轻微的响铃的声音从遥远的彼端传来,越来越响,越来越响。黑暗中突兀的亮起白色的光,从飘渺的一点到点燃了越来越多的黑暗,最后变成刺眼的一边光晕,瑟兰迪尔却依然不为所动。

身后的门被拉开,刺耳的一声“撕拉……”听起来很是恼人。

瑟兰迪尔终于有了反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声音惹恼了他。

“你终于回来了。”瑟兰迪尔开口,整整一天没有说过话的喉咙却没有显得喑哑与低沉,“埃尔隆德。”

“是的,我回来了。”埃尔隆德取下自己的帽子,挂在旁边的衣架上,因此引起了一阵灰飞扬起来,细小的微利在空气中缓慢的散播着。

“你走了多少年?”瑟兰迪尔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的戏谑,“一百年?还是一千年?时间久的我都已经记不得了。”

说完,瑟兰迪尔缓缓的转过身,身上堆积的布料随着这动作摆动,甩出了不知道攒了多少年,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灰尘,最外一层的金色的丝绸已经被虫子蛀的生了多少个洞。全身的骨骼因为这动作而发出互相碰撞摩擦的声音,瑟兰迪尔转过头,左半边脸都腐蚀的只剩下筋骨与肌肉,甚至连有的地方连白骨都显露了出来,可是仅凭露出来的右半边脸,也不难猜出他是如何艳压众人的。就这样的他,那一头金发却依然晃眼,柔顺的令人心生羡慕。

埃尔隆德笑了笑,走了上去,木板发出刺耳的呻吟声,轻轻的摸着瑟兰迪尔完好无损的右脸,温柔的说:“可是我不还是回来了么。”

瑟兰迪尔伸出了舌头,红的吓人,慢慢的舔了舔自己的唇:“也是,你可算回来了。”

埃尔隆德吻上瑟兰迪尔变的鲜红的唇,毁掉的半张脸似乎在他眼里就如最初时一样美好:“我会多留几日的。”

“下次外出和我一起吧。”瑟兰迪尔如同柴骨一般的手指插入埃尔隆德的黑发中,指甲长的吓人。

“那也好,”埃尔隆德的手也纠缠在瑟兰迪尔的金发中,“不过你倒是要答应我必须易容。”

“嗯……”瑟兰迪尔闷声答道,“那也好,听你的便是了。”

 

埃尔隆德仍然清晰的记着他第一次遇见瑟兰迪尔的情景。

他与格洛芬德尔,林迪尔一起去荒野探险。他们正准备扎帐篷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一个破旧的小屋,几个人满心欢喜的推开门,发出的声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细成一条缝的要命的女生的尖叫声,传到耳边刺耳的可怕。

“看来这房子的主人是遗弃房子很久了。”埃尔隆德抬起眼,环顾了一下这个突兀的耸立在荒野的凋敝的房屋。

“哎,”格洛芬德尔笑的灿烂,走上前几部,突然转过身,面无表情,阴森森地说道,“你们有听说过这种房子里多半是由冤魂在么,他们会俯身到人类的身上,杀光所有人。”随即露出了一个凶狠的笑容,疯了一般的扑到林迪尔身上。

“金大花,别闹了啊。”林迪尔猝不及防的扑倒,惊诧了一下随即笑的很开心,准备推开格洛芬德尔,“这种俗套掉牙的鬼故事你都信啊。”

格洛芬德尔笑嘻嘻的爬了起来,伸手拉林迪尔站起来:“你就这么淡定啊,万一我真的被鬼附身了怎么办?”

“撒盐。”林迪尔轻快地说道,“埃尔隆德,我们上去吧?”

“嗯。”埃尔隆德并没有因为刚才格洛芬德尔的恶作剧而感到开心,反倒是因为他的举动脸上笼罩了一阵阴霾。

破旧的楼梯摇摇欲坠,上面悬挂着不知几世都没有动过的丝绸,早已被虫子啄的千疮百口。楼梯发出沙哑的摩擦声,听的人心中很不是舒服。

埃尔隆德推开了面对楼梯口的一个房门,床的基本形状都完好无损,只是被褥早已不能再用,他抒了一口气:“看来我们只用带来的睡袋就可以了,也别乱碰其他东西,早点睡吧,明天起来就好。”

“嗯嗯,埃尔隆德,我们就在你隔壁。”说完,格洛芬德尔和林迪尔就分别去了两个房间。

埃尔隆德环顾了一下房间,想必房间的主人曾经肯定家财万贯,应该是后来闹饥荒才不得不丢下家业逃跑才成了如今的光景。但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埃尔隆德立刻眉头一皱,不敢再想下去。立刻从背包中拿出睡袋,准备立刻入睡,能打磨一些他心中的恐惧。

窗外传来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埃尔隆德因为劳累了一天很快就入睡了。到午夜,或许3,4点的时候,他并不清楚时间,他突然惊醒。看着眼前一团黑暗,心中的不安骤然扩大。

突然门的尖叫声再次响起,埃尔隆德拼命抓住睡袋的边缘,从声音判断是门开了又关上了,埃尔隆德咬了咬牙,从睡袋里出来,推开房间门准备下楼看个究竟。

摸索着走下了楼梯,环视了一圈,却没有见任何人影,埃尔隆德几乎是要惨叫出来了,猛地一回头,却发现有个人趴在楼梯上,对他笑的恐怖。

埃尔隆德借着月光看清眼前的这个人金发披肩,柔顺的滑过脸庞和肩膀,一双眼睛妩媚的盯着埃尔隆德,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而那一张脸更是倾国倾城。

“你……”埃尔隆德松了一口气,“大晚上的。在这荒郊野岭四处游走,不怕出事?”

“我?”面前的站了起来,活动筋骨般的伸了一下手臂,“我不过是来这边探险,方才找到这间屋子而已。”

“那看来我们是一样的,我也是和朋友来探险,在这里借住一晚罢了,上来吧,应该还有多余的屋子。”埃尔隆德放宽了心,对着眼前人温柔地笑了,“我叫埃尔隆德,你呢?”

“瑟兰迪尔。”瑟兰迪尔走向埃尔隆德,准备上楼。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走上前去,拉住了瑟兰迪尔的手,冰冷的可怕,“你的手怎么了?!如此冰冷?!”

“不必太过担心,我自小体寒。”瑟兰迪尔虽被吓到了,但是还是没有抽回手。

埃尔隆德笑了笑:“我是医者,说不定可以帮你些什么。“

瑟兰迪尔瞪大眼睛看着埃尔隆德,看了好长时间:“好吧……那还多谢了……”

埃尔隆德走到每一个房间面前推开门,都是一片空荡,他心里莫名感到疑惑,怎么就恰好有三间屋子里有床,他又走到了格洛芬德尔的房间门口,推开门,发现格洛芬德尔也是睡在了地上,才放下了心:“那你既然没有带睡袋的话,睡到我房间吧。里面倒是有床,只是被褥都破了些,我这里有些毯子倒是可以给你,不过你得勉强勉强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瑟兰迪尔幽幽的盯着格洛芬德尔的房间门口好长时间,随即才转过头,微微一笑:“好啊,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埃尔隆德拉着瑟兰迪尔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把自己的睡袋从床上移了下来,从包里掏出了毯子,细心的扑上:“你就这么将就将就吧。”

瑟兰迪尔细长的手指绕上金发,缠了好几圈,歪着头盯着埃尔隆德,如同灵魂出窍一般过了好久才缓缓的笑了:“好啊,不会嫌弃的。”

埃尔隆德点了点头就钻进了自己的睡袋,背对着床深深的睡去了。所以他自然没有看见瑟兰迪尔眼里散出幽冷的光,坐在床上一直在盯着他。

等到天亮的时候,瑟兰迪尔的脸上才微微透出一丝疑惑。

埃尔隆德睡起来的时候发现瑟兰迪尔已经起来了,瑟兰迪尔背对着他站在窗户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窗檐。

听到身后的动静,瑟兰迪尔转过头,笑了笑:“你起来了啊。”

埃尔隆德站了起来,把睡袋和毯子折了折放进自己的包里,抬起头微笑的问着瑟兰迪尔:“你睡好了么?”

“拖你的福,很好。”瑟兰迪尔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去看看我的朋友。”埃尔隆德转过身,瑟兰迪尔想了想幽幽的跟了出去。

推开格洛芬德尔的房门时埃尔隆德几乎尖叫了出来,里面空荡荡的,一点都没有昨夜有人借住过的踪迹。他疯了一般的推开每个房间的门,结果一个人都没有。

埃尔隆德几乎吓疯了。

他跑回自己的房间,看见瑟兰迪尔站在房门口在等自己,他刚想开口说什么,瑟兰迪尔的食指放在了他的唇边:“不要说话了。”

埃尔隆德开口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瑟兰迪尔的手轻轻一挥,整个屋子一下子变了一个模样,一看便是这所房屋没有凋敝前的样子:“你那两位朋友并没有出事,我只是送他们回家了而已,但是你不能走。”

瑟兰迪尔拽着埃尔隆德的衣领,把他推到了床上,自己坐了上去。

含着笑开始解埃尔隆德的扣子,埃尔隆德的眼里全是惊吓,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不久,埃尔隆德就被瑟兰迪尔脱的一干二净。

瑟兰迪尔的眼里全是冰冷,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你还记得么,上一世,你就是这么把我拖进了不老不死的深渊中,你自己却懦弱的选择了去死,你把我囚禁在这里,只有你开心的时候我才可以走出这间屋子。”

瑟兰迪尔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开始亲吻埃尔隆德:“只要你回来,我每也都如此的讨好你,你走的时候却依然连我看都不看,我在这个屋子里甚至忘记了时间,我不知道你到底囚禁了我多久。我只知道有一日我终于可以走出去了,那时候却发现你已经死了。我只找到了你的遗物。”

瑟兰迪尔把埃尔隆德的手绑在了床头:“所以你知道当我这世发现你的转世的时候我有多激动么,我要让你也尝到堕入无穷无尽的囚禁中的滋味,我要让你也知道成日对着黑暗的感受,让你也感受那不老不死的无尽的深渊给你带来的绝望。”

瑟兰迪尔的双手一路摸索到下,握住了埃尔隆德的性器;“埃尔隆德,这本是你欠我的,我的半张脸为了你,毁了,我的这一辈子因为你,毁了。当时的我为了你付出的所以一片真心被你玩弄在手中,在上一世的你的眼里看着,只是一场玩笑对吧。你就是想满足你自己那黑暗的心思吧。”

瑟兰迪尔连开拓都没有的直接坐了下去,一瞬间的疼痛把他拉扯到上一世埃尔隆德转换自己的场景:“这只是报复而已,报我上辈子的仇而已。”

埃尔隆德一开始难以置信的看着瑟兰迪尔,他以为瑟兰迪尔不过是在表演节目,当他看到瑟兰迪尔因为疼痛而冒出的冷汗,明白了或许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瑟兰迪尔不顾疼痛的开始运动:“埃尔隆德,我有多恨你,我也有多爱你。”

在瑟兰迪尔近乎疯狂的面貌中,埃尔隆德高潮了。

瑟兰迪尔怔怔的看着埃尔隆德,解开了他手上的束缚,看着埃尔隆德瞳孔的迅速变化。

瑟兰迪尔孩子气般的笑了。

埃尔隆德突然翻身,把瑟兰迪尔压在身底下,温柔地笑了笑;“想我了么?我亲爱的瑟兰。”

END


评论
热度(18)
  1. Gracesting联文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