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四件套/OOC,慎入/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1)

    我叫宇智波佐助。我有一个非常灵异的童年。

基本总结一下就是我有一个哥,他几乎杀了我全家。曾经我在仰望天空的时候我认真地思索过我家只剩我俩了,以我对我哥的了解他应该没有那个闲心娶个女人回家繁衍后代,那么整个宇智波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的艰巨任务就扛到了我肩上。后来我明白了,原来整个宇智波还剩下五六个人,不止我一个,同时我还明白了,就算只剩五六个人宇智波的血统也就这么灭了。

那天,我和我小叔叔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我小叔叔又被卡卡西,是的就是我的那个最不靠谱的老师,赶了出来。我和我的小叔叔就在宇智波老宅旁边的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突然,我和我的小叔叔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人生启蒙这个话题。我的小叔叔正在高谈阔论卡卡西对于《亲热天堂》的执念,然后当时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估计吓到了我小叔叔。他问我:“佐助你咋了。”我咬牙切齿的说:“没关系。”

事情大概这个样子的。

我哥,对,宇智波鼬,比我大。所以他从小就看着我,我就特喜欢我哥啊,周围也没个小伙伴,就我哥天天不嫌我烦和我在一起玩。而且我哥比较屌啊,周围那群人都没我哥屌,我就比较喜欢和我哥在一起玩。有安全感。

我哥这个人呢,比较温柔,长的也比较温柔。我就记得那头发简直都比妈妈的还要柔顺。我哥在我小的时候特宠我,弟控么,宇智波么,然后啥都记得我,都可以不写作业陪我玩。我当时真的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哥最爱我的人就是我了。然后我又认识了一个人,也算我哥,不过不是亲的咯,宇智波止水。止水比我哥还大一点,他俩比较玩得到一起去。所以当我有了自己的意识后,我发现我哥身边经常还有个止水。

当时我那叫一个嫉妒。我以为我哥真的最爱我了,没想到我哥对着止水哥那眼神那脸色简直就是止水哥的脸上写着大大的四个字“三色丸子”。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打心里感谢我哥,当然是我知道真相后,我哥幸好叛村早,在我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要是等我建立了三观后,天天看着我哥和止水哥,我觉得我可能都不用等写轮眼使用过度,我还没开眼就瞎了。

 

好吧,我们的故事可以开始了。

小孩子总是喜欢听故事的,我小的时候我哥就没少给我讲故事。我哥当然不可能给我讲白雪公主,灰姑娘,丑小鸭,你也不想想我哥是谁,宇智波鼬啊,那逼格。他就给我讲我们的祖先和初代目火影相爱相杀【误】的故事。

我到现在还能依稀的记得。在暖黄的灯光下,哥哥的头发半披在肩膀上,目光柔和的看着摊开在手上的书本。开始给我讲祖宗和初代目怎么年少相识,青梅竹马,相爱相杀,惺惺相惜。我当时一边听,一边给我哥说,尼桑等我长大了也想要这么好的朋友。

现在看着就住在我隔壁的祖宗和初代目,我都想一砖头拍死我自己。每天就是“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斑QAQ斑斑=w=斑斑= ̄ω ̄=斑斑n(*≧▽≦*)n”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你知道么,我觉得以前我哥在我心中给他俩树立的伟岸形象早都那去喂卡卡西的通灵兽了好么。

算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我第一次见止水哥的场景我肯定记不住,反正我印象中宇智波止水这个人第一次在我大脑中开始占内存是这么一个事。那天我哥还没回家,我跑到大门口等我哥。然后我看到我哥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老远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走回来,走到门口,我哥摸了下我的头:“佐助,这个是止水,宇智波止水,是尼桑的朋友哦。”

宇智波止水举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yo。”

我仰着我的脸,看着宇智波止水,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以后将会狠心的把我的尼桑从我的身边抢走:“止水哥好~”

TBC


评论(10)
热度(394)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