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四件套/OOC,慎入/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2)

貌似上面扯得有点远,我先来说下为啥我听到人生启蒙脸就黑了。

我的人生启蒙的老师不是别人,就是我哥。在一个非常不适合的情况下以一种非常不适合的方式给了我人生中第一堂非常不适合的启蒙课。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哥出任务,大半个月没回家。我在家里等的心急如焚,等到最后就差点一哭二闹三上吊。就在我因为对我哥思念成疾差点两腿一蹬直接西去的时候,我爸给我说:“佐助啊,明天你哥就回来了。”

你知道那种感觉么?那种饿了鸣人半个月突然给他了一碗一乐拉面,那种烧了卡卡西的亲热天堂半个月突然送他了一套新的亲热天堂的感觉。我觉得我的人生在一瞬间就亮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第二天一天都是在飞。飞着去上学,飞着回家,就连那个吊车尾的在那天都没那么讨厌了。可是我真的是万万没想到,我一进家门,我的人生从此发生了转变。

我把鞋一踢,就跑去我哥的房间。我满心欢喜的站在我哥房门口,吸气,吐气,用尽全身的力量推开了房门:“尼桑!!!!!!!!!!!!!!!!!!!!!!!”

然后我看到了令我此生难忘的一幕。

其实我不是很想描述。

好吧,为了满足你们可怜的好奇心。

我就看到止水哥把我哥压在墙上,两个人亲的难舍难分。

我突然有点心塞,不太想继续说了。

对于六岁的我,我哥的存在简直就和神一样。我觉得我哥就特别……怎么说,就特别高高在上冷清啊什么的,尤其是对其他人的时候,结果我看到了我哥在另一个邻家哥哥的怀里面色潮红头发半披衣衫不整,还双手紧紧地搂着止水哥的脖子。

你知道么,新世界的大门就这么对我打开了。

然后我哥和止水哥听到我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吼都吓住了,我哥一把推开了止水哥,右手迅速抹了一下嘴唇,把衣服领子整理好,一脸强装淡定的对我说:“佐助,出去。”

我有点蒙。但是我还是听话了,我默默地关上了我哥的房门。

你们要知道,对于一个六岁的还天真无邪的孩子来讲,这一幕已经超过了他所可以理解的范围内。我坐在我房间里,CPU高速运转,迅速消化着我刚看到的一幕。

“他们或许只是在玩”我这么想,“或者这就和拥抱差不多一个意思。”

六岁的我这么肯定的认为着。

再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这代表着什么后,我真的……我真的……真的我有点接受无能……当时的我一直正直的认为这应该是异性之间做的事情。然后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哥要和止水哥这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从小所有人都告诉我宇智波鼬是我哥,不是我姐,我和我哥洗澡的时候也能证明这个。如果我哥都是男的了,那么止水哥那种糙汉子一定也是哥了。那他俩都是男的啊。最后我放弃了思索,我觉得这种哲学问题应该不是七岁的我可以驾驭的。

再后来,我和吊车尾的就……当时我就炸了。

 

我有点心塞。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TBC

评论(12)
热度(222)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