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四件套/OOC 慎入/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3)

上回说到,我哥给我上了人生中第一堂启蒙课。

所以现在我想想,我可能本来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然后在三观还不健全的时候目睹了那一幕,从此就走上了哲学之路。

当然我觉得这和我姓宇智波这种埋在血统里的东西分不开。

所以我来聊聊我家族,传说中的宇智波。

下面摘自街头采访:

Q:可以聊聊你心目中的宇智波么?

路人1:写轮眼?

路人2:没怎么接触过不太了解……就记得有个人满凶残的灭了全族。

路人3:团扇。

伪装成路人4的初代目:傲娇!而且普遍基因好,长得好。

伪装成路人5的卡卡西:嗜甜如命。

伪装成路人6的鸣人:兄弟情结,为了兄弟什么都干得出来。

伪装成路人7的真相帝:难道你看不出来姓宇智波的性向都有问题么。

 

我记得当时在宇智波老宅,吃晚饭的时候,我们正好在一起看这个。我拿着报纸,开始读。

读到第一条的时候,我一抬眼,对上六对明晃晃的写轮眼,对着六对三勾玉我默默的低下了头。万一那天我们内部发生争执与矛盾,woc,那就害怕了,一群高达,还各种颜色,举着不同的东西欢乐的如同阳光下的某种动物欢乐的跑来跑去,顺便带着天照啊,火遁啊,木遁啊,月读啊,木叶估计就被拆了吧。然后我看到祖宗脸上听到这个以后若有若无的笑意。

读到第二条时候有茶杯碎掉的声音。我看着我哥一脸淡定的捏碎了手里的杯子,我姐夫一脸受到了惊吓的表情。莫名有点心疼杯子。然后我小叔叔说:“明明是有两个人一起灭的族,怎么就一个人!”祖宗瞥了他一眼:“灭族你很骄傲咯?”小叔叔哼哼了两声,低头。

读到第三条的时候我还没抬头,我祖宗骄傲地说:“那是,这可是我们宇智波的标志!算这个人有眼色。”我转过头,看着满眼的团扇。想当年,我哥背着我路过警务部队,上面那个大大的团扇。我看了一眼我哥,我哥估计也想到了同样的事,和我交换了一个眼神。哼哼,我才不会说世上只有哥哥好。

读到第四条的时候又有一个杯子壮烈的牺牲在了祖宗的手里,祖宗一脸云淡风轻:“我弄死他。”其实我觉得初代目的话挺有道理的,尤其是最后一句。看看我哥,啧,我哥长的多好看的是吧,芳华绝代倾国倾城啊对不对。谁敢说不是,来撕逼?

读到第五条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反驳了。

……我捏着报纸,满脑子都是吊车尾的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不过貌似宇智波都有兄控和弟控这种癖好没有错,我当然不是说我,我怎么会兄控呢,哼哼,祖宗和祖宗的弟弟才是兄控弟控好么。那个控的多害怕的。我小叔叔默默的说:“当时我知道鼬为了佐助干了什么后我差点都被感动哭了,鼬在止水跳崖的时候都没拦,就是无论如何不肯对佐助下手。还有后来半辈子都为了佐助来杀了他。”之后,我把报纸砸到了我小叔叔的脸上。开了写轮眼,放了天照。

我祖宗眼疾手快,先拿走了报纸,把小叔叔一个人晾在一边,祖宗看着最后一条,刷的一下脸色就变了,咬牙切齿的把报纸拍在了桌子上:“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我去拆了他家。”

祖宗的弟弟好奇的拿过报纸,响亮的读了出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姓宇智波的性向都有……问题么……”读完以后,我们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他家在哪?”我轻松的问。

“这还不好办,跑去找报纸的主编,他揪不出来这个人就先拿他开到好咯。”祖宗说。

“主编是谁?”小叔叔爬了过来,翻开报纸。

赫然写着“岸本齐史”。

我们再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难道你们一脸正直的说要烧了他是因为你们都不是基佬么?”一直趴在门边偷听的初代目终于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话。后面的卡卡西和鸣人一脸正直的点了点头。

……

祖宗沉默了。

祖宗的弟弟沉默了。

小叔叔沉默了。

我哥沉默了。

我姐夫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然后过了几秒钟,从宇智波大宅顿时出现了一群高达。

蓝色的,紫色的,红色的,绿色的,格外好看。

TBC

我都要被我的敬业精神感动哭了x

评论(12)
热度(246)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