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OOC 慎入】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4)

这个算有点正剧向了的感觉【。

今天下午考化学的时候开的脑洞【。

以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从四件套升级到了五件套【。


自带BGM:http://url.cn/Ua7hnO



今夜无人入眠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晚上也格外的漂亮。月朗星稀。再加上宇智波老宅本来就处于村子一角,再加上已经荒废了多年,更是一片宁静。屋子外面只有水流的声音和蝉喋喋不休的鸣叫声。偶尔还有飞鸟略过树荫的声音。月色透过树荫落在宇智波老宅的床沿上。

今天吃完晚饭以后,祖宗和初代目一起出去了。据说说是去终结之谷了。我不太理解他俩想干嘛,在那里一个人捅死了另外一个,难道这种难有的适合约会的天气他俩就打算在终结之谷坐在当年一个捅死另一个的地方,卿卿我我,诉说衷情。

比如说初代目深情的对祖宗说:“斑斑你还记得么,当年我就是在这里一刀捅了你。”

祖宗深情的说:“是啊,我一直都记得。”

我有点想象无能啊……

小叔叔也和卡卡西出去了。泉奈和二代目也出去了。成双成对的吃完饭连碗都不洗就走了。素质真的是已经低的令人发指了。

总而言之,现在整个宇智波老宅就剩下我,我哥,我姐夫。啥?你问我鸣人在哪?呵呵,那个吊车尾的自从当上了火影就比较忙,经常天天见不到人的,然后我一个人坐在四对脱团狗中间,那种分分秒想放火遁放天照的心情你们知道么。

不过就算如此,随便打开木叶的论坛,鸣佐永远比柱斑卡带扉泉止鼬任意一对甚至加起来多,就这一点还是足够让我在我的一群长辈面前抬起头。

我坐在餐桌前面默默地翻着今天刚出的木叶日报,先是什么共创木叶特色社会主义啊,特色主义核心价值观啊,实现木叶现代化啊,天天说来说去,烦不烦啊。那什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还用背么,走到哪都是好么。我上次听别人总结了一下木叶的发展史,一代植树,二代水利,三代工业,四代物流。顿时觉得好有道理,然后想了想五代和六代,就觉得木叶没救了。真的。

我哥特别淡定的在我面前收拾碗筷,我姐夫在旁边擦桌子。看着他俩我都想高唱“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田,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等下寒窑貌似不太对……这寒窑还真是……破……

接着我哥召唤出了一个乌鸦分身,让分身抱着一沓碟子走到水槽旁边,放下盘子,乌鸦飞了出去。默默的开始自己洗碗。我就不理解了,我抬起头:“哥,你能让分身抱着碟子走过去,你干嘛不让分身洗碗呢。”我哥系上围裙,特别好看的双手在后面打了一个结,右手把压在下面的头发拎了出来,从头到尾顺了一遍,甩在身后,没回头看我:“反正晚上又没事干,那就洗洗碗呗。”然后我姐夫拿着抹布擦完了桌子,特勤快的把抹布洗干净,挂在旁边的架子上等它晾干,凑到了我哥的身旁:“小鼬~我来帮你洗碗吧。”我哥侧过头,微微一笑,好看到我都愣住了:“好啊。”

我姐夫免起袖子,我哥稍微给我姐夫腾了一点地方,两个人并排站在一起,洗碗。我姐夫在小声给我哥说着什么,我听不太清,也没兴趣偷听,不过我哥听完了以后笑的特别开心,还顺便抬起了左手肘,狠狠地朝姐夫的腰部撞了过去。姐夫一脸痛苦:“小鼬啊,下手别这么重,万一我被你打出内伤了怎么办。”我哥哼哼了两声,转了过去,继续洗碗。

我低下了头,漫不经心的看着报纸,想着昨天半夜回来早上起来就没影了的吊车尾,要不是我对他太了解,我都会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有在外面找人的倾向了。然后我哥我姐夫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刺激我。

“佐助啊,”我哥叫我,“你要吃番茄吗,我给你洗。”

我哥的围裙没卸,双手上还挂着泡沫,我默默地说:“哥不用了。你们别这么秀恩爱就可以了。”说完我特别诚恳的看着我哥。

我哥耸了耸肩,拉开冰箱门,拿出了两个番茄。

世上只有哥哥好。最爱的人果然是哥哥了。

然后的一幕我差点瞎了我的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我看着我哥在洗番茄,我姐夫就从后面抱住了我哥,一头毛蹭了蹭我哥裸露在外的脖子。我哥回过头,说了句:“止水,别闹了,佐助还在那呢。”我姐夫答:“那又怎么啦,佐助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愤怒的把报纸拍在了桌子上。准备寻找汽油和打火机。

等下,我貌似会火遁。

我端着我哥给我洗好的番茄,默默地走进了我的房间。

话说今天天气这么好,祖宗有初代目,泉奈有二代目,小叔叔有卡卡西,我哥有我姐夫,结果就我一个人。当年是谁追了我那么多年还说佐助我要和你一起死的啊混蛋x

我不爽的咬着番茄,继续翻着手里的报纸。

木叶日报的第五页就是今天天气特别好,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天气。我向下瞥了一样,还说狮子座今天爱情运势五颗星,鬼信啊。我愤怒的用天照烧了报纸。

躺在床上,随便揪了一本书就开始看。看了一半越想越胸闷,把书丢到一边,翻了个身。此刻如果你让我用一首歌来形容我的心情,“开了灯眼前的模样,偌大的房寂寞的床,关了灯全都一个样,心里的伤无法分享”,等下我没这么非主流,你们别误会了。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小时,最后太胸闷,我决定去找我哥谈一谈人生。

走到我哥房门口的时候,我深深得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推开了门,推开了一条缝我瞄了一下,看来两个人没干什么限制性的事情,我就光明正大的推开了门。

我哥看起来刚洗完澡,我姐夫看起来也是,至于他们两个洗澡的时候干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就瞎猜吧。虽然你们猜的什么我也都知道。反正现在,我姐夫在给我哥理头发。然后我义正言辞的清了清嗓:“哥,我想和你谈一谈人生,聊一聊感情。”

我哥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我,然后对我笑了,站了起身:“好啊,佐助。”

我哥关上了门,默默地和我走到走廊,坐了下来。就和小时候一样。

“怎么了?”我哥转过头,笑着问我。

“哥,最近我有点心塞。”我认真的说。

“因为鸣人么?”我哥就是机智,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掏心掏肺的点了点头。

“这样啊,”我哥把耳边的碎发拨到耳后,“鸣人是个很好的人呢。从一开始就一直没有放弃过你,一直相信他一定可以带你回来。所以我也才会在死之前放心的把你交给他呢。”

我撇了撇嘴,没说话。

“你是不是觉得,鸣人为了木叶,最近忽略你了,可是佐助啊,当年止水为了木叶,可是二话没说的都没给我拒绝的余地直接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呢。”我哥笑着对我说。

然后我就呆在了原地,认真的思考一下,初代目为了木叶弄死了祖宗,二代目也是,卡卡西为了木叶要弄死我小叔叔,我姐夫为了木叶直接从我哥面前跳下去了,这么一想,貌似那个吊车尾的对我够义气的了……

“佐助啊,”我哥笑着戳了我额头,“一段感情里面总是要有包容和谅解的,或许你和鸣人虽然彼此纠缠追逐那么多年,让你们真的生活到了一起才会发现其实还有很多事情你都未曾了解的。所以呢,你也不要太在意啦,毕竟我们都是过来人咯。”

“尼桑,”我摸着我的额头,“你和止水哥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我们啊?”我哥双手撑到身后,仰望着天空,“当时不是刚去暗部么,有一次出了一个比较危险的任务,和我一起去的同伴有的出事了。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就看见止水站在村门口,一言不发的冲了过来抱住我,说‘宇智波鼬我喜欢你,我,宇智波止水喜欢你。我不想再体验一次这种以为你要永远的离开我的感觉了’。然后就这么在一起了吧。”

我哥说完轻轻侧过头:“诶,这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起码现在我们都觉得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认真地想了想,看着我哥,笑了笑:“是啊。”

然后我和我哥就坐在那里,开始聊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之后我和我哥又提到了打兜的时候的事,我一脸认真的告诉我哥:“哥不管你咋说,你在我心里永远是完美的。”我哥无奈的一笑,把差不多晾干的头发扎了起来。

这个时候小叔叔和卡卡西回来了,两个人小手拉着小手,简直就和刚热恋的小情侣一样,腻腻歪歪,难舍难分。泉奈和二代目也是说说笑笑的就回来了。

我和我哥目送着她们走进房间。

我哥站了起来,拍了拍腿上的灰:“佐助,不早了,睡觉吧。”我看着我哥走到他房间门口,拉开门,姐夫揉着眼睛睡眼惺忪走了出来,摸了摸我哥的头,抱着我哥走进房。他们房间的灯一瞬间就灭了,暖黄的颜色消逝的干干净净,月光透过树影斑驳的照在上面。

我长舒一口气,走回自己的房间。顺便碰见了回来的祖宗和初代目。祖宗的那张脸温柔的吓人,简直就和圣母一样散发着柔光。

祖宗笑着对我说:“佐助啊,还没睡?”我答:“现在去睡,晚安。”初代目满眼带笑的冲我点了点头:“晚安。”

我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吓了一跳,灯居然开着,我记得走的时候关了灯才对。而且应该没人有这个胆私闯宇智波老宅的才对……

带着疑惑推开了门,结果看见一头熟悉的金发在茶几上。

“吊车尾的……”我皱了皱眉头,却轻轻地笑了。

鸣人的睡姿差到要命,半张脸搁在茶几上,张着嘴,流着口水。听到我的声音后惊醒:“佐助!你回来了啊,我晚上翻墙进来的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结果你没在,我就等你,没想到睡着了。”说完鸣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我拉着鸣人走进了卧室,顺手关上了灯:“下会别等我啊,自己先睡。”

“那怎么行,佐助还没睡觉。我怎么敢睡。”鸣人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抱过我,准备睡觉,“晚安,佐助。”

“晚安,吊车尾的。”

 

     如水一般的月光笼罩着宇智波老宅。


评论(9)
热度(22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