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OOC 慎入/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5)

这张写的比较神经病。就这样。



祖宗干了一件我不太能理解的事情。

他拿着初代目的钱给宇智波老宅按了一个唱歌的机器,俗称卡拉OK。

这个机器被安好的一瞬间,整个宇智波老宅就炸了。吃完饭以后,祖宗一脸义正言辞的说我们去唱歌吧。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可是你倒是去反对一个试试看。我强忍住翻白眼说小学生的欲望,微笑,好啊。

然后我度过了可以列入我最不堪回首的记忆之一的一个夜晚。

 

先是祖宗唱歌,其实凭心而论,唱的还不错。祖宗抱着话筒,忘情的唱着:“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抱着支架就跟抱着那扇子一样,晃来晃去,我看着我周围的人都默默的开了写轮眼啊,运转起了查克拉啊,随时地方那个支架会甩过来。

我真的被那个气势震撼到了。你想想,我祖宗啊,就跟砍人一样的撕心裂肺的唱着死了都要爱。我用余光瞥到我姐夫准备喂给我哥的丸子都被吓得扔到地上了。不过看起来初代目似乎收到的震惊比我们更大。整个人就傻了,你知道么,就傻了。

然后祖宗唱完,初代目二话没说就上去了。

初代目唱的歌前奏一出来我就把谁喷出来了。我承认这么做挺不雅观的。

初代目唱的也挺撕心裂肺的,虽然没有把支架甩来甩去,初代目深情的抱着支架,看着祖宗:“你是风儿我是傻!!缠缠绵绵到天涯!!”我当时摸着黑握住了吊车尾的手,我害怕我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们当时都没敢说初代目跑掉了,害怕祖宗直接开须佐。

终于等初代目唱完以后,泉奈和二代目上去,他俩比较温和,唱的拔剑神曲。我说他俩唱的比较温和,不是唱的歌比较温和。不过一边唱一边拔剑而已,还好最后唱完得早,我都觉得二代目都最后都有放大招的趋势。

至于卡卡西,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一个看小黄书的人,居然有这么一颗柔软的内心。抱着话筒,开口:“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我的天啊……把我们下面的人愣是给听的快哭了,一下子全都安静了。小叔叔整个人都呆在原地了,看着卡卡西,我都觉得他眼泪都下来了你知道么。然后唱完以后大家都沉默了,卡卡西挠了挠头,走下来,把手搭在我小叔叔的肩膀上:“带土,我唱得好不好。”

既然卡卡西都开大招了,我姐夫当然不能虚,结果没想到我姐夫这么绝。我姐夫唱的歌直接把我哥唱哭了。唱。哭。了。

姐夫沉默了几秒,开口:“但求越吻越吻的深,为你哑忍退让礼遇体贴热情尽责守护与关心,不想你有泪流下染污一生,就期待三十年后交汇十指可越来越紧,愿七十年后倚梦浮生比青春还狠,然后不改装修格局情调,长住旧居,平静的过日,来怀念完美戏份。”“唯愿终此生所建立成就,全都是你相关戏份。”

我真的,我真的,我觉得我姐夫选歌能力max。直接别天神啊。这歌唱的我觉得我都要泪崩,我旁边的吊车尾都开始抹眼泪了,我哥更是看着我姐夫,那眼泪就下来了。

你们敢不敢不这么虐QAQ你们看祖宗开的头多好,怎么画风到你们这里就不对了!

所以我就把转变画风的任务交给了鸣人。鸣人果然不负重望,虽然选的歌和我想象得有些偏差。鸣人开口就是:“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尽在你眼中,相逢不晚为何匆匆,一曲高歌千行泪,情在回肠荡气中。”

……虽然鸣人把画风掰回来了,但是我觉得好丢人怎么办。

接下来……比较羞耻……我不是很想说……

好吧你们非要听……

祖宗拉着泉奈,小叔叔,我哥,我一起唱了一首歌。

我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也不知道放出去会什么反应,反正下面的五个人已经跪了。

“唯独我天姿国色,不可一世,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颠倒众生,吹灰不费,收,你做我的迷。”虽然这种奇奇怪怪的选歌只有祖宗干得出来,但我觉得,吗,就这样吗。

“怕你什么,称王称霸,来臣服我之下。”然后下面全都跪了。全都。跪了。

唱完这首歌以后,我哥放大招了。

是真的大招。

真的。大招。

我本来以为以我哥的性格他就会唱唱什么Demons啊,warriors啊这种逼格特别高的歌曲。虽然我哥选这首歌逼格也不低,但我万万没想到我哥开口就是:“You’re toxic tongue slipping mine with the taste of your poison paradise, I’m addicted to you”我姐夫差点当场失血过多,卡卡西走了过来,沉痛的拍了一下我姐夫的肩膀:“没事,不哭,不就是情敌多了一点么,不怕。”我姐夫表情简直耐人寻味。

最后在扭捏中,我小叔叔终于上去了。我小叔叔成功的把画风带的更偏:“我向你飞,雨温柔的坠,像你的拥抱把我包围,我向你飞,多远都不累,虽然旅途中有过痛和泪。”我小叔叔唱完以后还不过瘾,接着来:“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欠下的风流债,啊哈哈哈哈哈。”

卡卡西默默地把面罩往上又拉了一点。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们他不认识台上的这个人。我们也不认识他。

我知道你们想问我唱什么歌。

我神经不太正常。

……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

据我哥说,我唱完以后,鸣人忘情的喊了一声:“我!!!!!!!!!!!!!!!!!!!!”

据鸣人说我唱的……特别忘我……

 

不过没事。

后面还有卡卡西对着小叔叔高歌:“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在买不回来。”

二代目对着泉奈引吭高歌:“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浮浮沉沉的在我心里~”

我哥对着姐夫唱:“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我祖宗抱着支架吼了一句:“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作为今晚的结尾。


评论(35)
热度(385)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