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OOC 慎入/欢脱恶搞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7)

迟到的情人节贺礼√



情人节快乐

今天早上的气氛就非常不对。怎么说,我 早上去暗部的时候看到路边的超市的门口都摆满了打火机和汽油,各种诡异的身影穿梭在超市里,鬼鬼祟祟的给巧克力专柜里面塞东西。我揉了揉眼睛,不太理解这个疯狂的世界到底怎么了,默默的走开了。

下班回去的时候也感觉气氛不太对,周围卖花买花的突然多了起来,整个街道感觉一下子变得粉粉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一头雾水的走回家,快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我姐夫在等我哥。

“姐夫好。”我说。姐夫看了我一眼,笑了:“佐助晚上好啊。”

我姐夫肯定是在等我哥,我哥在十五天三个小时零七分钟前出任务去了,据说今天晚上就回来了。正在我默默地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身后突然炸开了一朵烟花,我有些惊讶的转过身:“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我问姐夫。

“今天是小鼬回来的日子呀。”我姐夫认真的回答我。

……算了我还是不要问他比较好。

拉上门,一半人大概都已经回来了。“晚上好。”我冲他们打了个招呼,“你们有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不知道。”祖宗特别高冷的摇了摇头。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外面突然多了一群拿着火把的人……”小叔叔一边把晚餐端到桌子上一边对我说。今天轮到小叔叔做饭来着。

“佐助!!我回来了!!”从外面传来嘹亮的一声嚎叫,我僵硬的转过头,看着鸣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我皱了皱眉,瞥了一眼鸣人:“你怎么今天回来的怎么早?”

“我不知道啊……他们一直把我往家里推,把所有工作都抢走了,说什么平常无所谓今天一定要早点回家……话说,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鸣人提出了一个非常有难度的哲学问题。

我们互相看着,突然有一阵尴尬的沉默降临。还好这阵沉默被我哥和姐夫拉开门的声音所叫停。

“尼桑!”我欢快的叫着,“尼桑你回来啦~”

“佐助,好久不见啊,”我哥笑着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其实本来任务还有几天的,但是他们说无论如何我今天一定要回来,说什么我不在任务肯定完成,然后他们继续去执行任务了,我莫名其妙的被赶回来了……你们知道今天什么日子么?”

这个问题又来了……

我们再次沉默的看了看对方。大家都坚定的用眼神表示不知道。

“不管今天啥日子……先吃饭吧……”初代目眼巴巴的看着摆在桌子上的晚饭却不能吃,弱弱的说了一句。

“吃饭吧。”基本上决定了我们的生杀大权的泉奈默默地开口,然后祖宗一脸义正言辞的【我才不是因为弟弟说要吃饭就吃饭而是因为真的大家要吃饭了】的拿起了筷子。

我们宇智波一家别的不说,吃饭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和谐的,一对一对的坐在一起,小声的说话,有一种肃穆的感觉。因为没人知道吃完饭以后我们还能否活过明天早上。

“佐助今天外面有好多卖花的,本来我想说给你买的,结果我一掏兜,一分钱都没有,而且今天玫瑰花买的比平常贵得多,我还是明天给你买好了。”鸣人低头扒拉了一口饭,还没咽下去就含糊的对着我说。

我喝了一口水,想了想今天满街都是买玫瑰的:“没必要。”

“说真的,斑斑,今天到底啥日子啊,我觉得一天大家都跟过节一样的……”初代目看着旁边的祖宗,满脸都是笑意的问。

“看下电视呗,看看最近有啥事么。”二代目在旁边随口回答道。

哦,自从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后,木叶也跟上了时代的潮流,发展科技,紧跟时代潮流。然后祖宗就拿着初代目一家子这么多年打拼下来的积蓄去商城买了一个最大的电视回来。有的时候没事干我们就坐在一起看《火影忍者》《海贼王》什么的。直接导致鸣人在一段时间特别认(zhong)真(er)地说:“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然后初代目看了一眼大家,乖乖的去开电视了。

现在刚过七点,反正不管是啥台都在播新闻联播。

“……因为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木叶的各大主要街道都出现了买玫瑰花的小贩的身影,当然也不排除有部分人在今天大量购买汽油与打火机,高举火把喊着烧死情侣走过街头,请各位上街的时候注意保护措施,最后带上会水遁的忍者……”

……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今天是情人节啊?”卡卡西从来都不吃饭,他只是坐在小叔叔身边,然后看着我们吃饭。我曾经认真地听到鸣人问我小叔叔卡卡西到底需不需要进食。

“怪不得他们让我早点回来……”鸣人挠了挠头,有点没反应过来,憨笑了一下。

“你们打算怎么过?”泉奈开口,然后我看到祖宗一脸【老子要过情人节】。死弟控。

“哇啊啊,不知道啊,”小叔叔开始各种抽风,可能他今天起床的时候选择搭载了名为阿飞的程序,“情人节……为什么要过啊……”

“和三色丸子过。”我哥淡定的拿出了一包丸子,开始吃。我装作没有看见我姐夫满脸都是【我的心好冷,等个人来疼】【空虚寂寞冷】【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三色丸子】【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的关心,明明是两个人和一串丸子的电影,我却一直不能有姓名】【回头吧不要走,不要这样离开我,恨太多没结果我不如三色丸子】【从背后抱我的时候,期待的却是丸子的面容,说来实在嘲讽,你不太懂偏渴望我懂】【得不到的总是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还是蛮心疼我姐夫的。

“小鼬QAAQ”我姐夫终于发话,看来我姐夫终于意识到了我哥还是很抢手的,起码拿出去绝对不愁嫁的,想要开个后宫什么的还是分分钟就可以解决的,所以姐夫决定证明自己的正宫地位,“小鼬我还不如一个三色丸子么QAAAAQ”

“不如。”我哥回答比较干脆利落。我喜欢。

……我都想给他们开始放分手快乐了。

“斑斑= ̄ω ̄=我们干什么啊= ̄ω ̄=今天情人节呢”初代目双眼发着光,问祖宗。

祖宗略一沉默,比较认真的回答:“情人节难道不应该是和泉奈过的节么?”

初代目和二代目的表情都如同收到了会心一击一般。

“尼桑~”泉奈微微一笑,冲着祖宗甜甜的叫了一声。然后我看着祖宗笑的特别灿烂,灿烂的跟一朵春天盛开的菊花——等下前面那句话应该没有问题——的和泉奈走了出去。剩下半死不活的初代目和二代目。

我当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哥哥了不起啊?哥控了不起啊?刺激单身狗啊?等下不对,有哥哥就可以肆意妄为啊?真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哥控我最讨厌了好吗,变不变态啊,连自己哥哥都不放过啊。

“尼桑~”我扑到我哥身上,挂在他胳膊上,“尼桑我们一起过节吧。”

真是的,哥控什么的真的最讨厌了。

“佐助你何苦呢QAAQ本来就有一个三色丸子压在我头上了QAAQ你为何这么对我QAAQ”我姐夫看着我哥满脸笑容的放下了丸子,摸了摸我的头,一脸我要去死你们别拦我生无可恋的说。

“佐助……佐助我现在去给你买花,你等着。”鸣人一脸悲痛的用了影分身,影分身拿着钱就冲了出去。

“你们就不能不把我们当人肉背景了。”小叔叔幽幽的说了一句,然后小叔叔一秒变画风“鼬前辈真是太讨厌了。今天老大不还说有活动么,本来还奇怪老大平常那么抠的今天怎么会突发奇想办活动,原来是情人节啊。鼬前辈我们要不要回去参加活动啊。”

“恩,我也听说了,”我哥略一颔首,“昨天在路上还碰到鬼鲛了,他给我说今天能来的话最好来。”

“什么?!昨天那个鲨鱼找你了?!”我成功的看着我的姐夫炸成了天边的一朵烟花。

“那鼬前辈我们一起去吧~”小叔叔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那个难看到哭的面具,带上。我哥轻轻侧过头,抿了一下嘴:“好,走吧。”我哥就这么和我小叔叔说说笑笑的回到了狼窝,不,晓。

“鸣人,我们走吧。”我看着两个没人要的单身大男人,决定不和他们在一起不醉不休,一边抱着哭一边唱什么你把我灌醉的,“我们去木叶随便走走吧。”

“好!”这个时候鸣人的影分身跑了回来,鸣人把一大束玫瑰塞进了我的怀里,“一起走!”

“啊,情人节快乐,姐夫,卡卡西。”我在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掏心掏肺的。

 

 

番外【止鼬/OOC/第三人称√因为是给一个本命是止鼬的GN的生贺√】

止水和卡卡西孤独的抱在一起唱完【你把我灌醉】后孤独的看着身边的情侣走了过去,感受到了世界对单身狗的恶意后,孤独的走回了家。

孤独的洗了个澡,孤独的换上衣服,孤独的躺在床上。孤独的想着自己的小鼬跑去狼窝和一群情敌过情人节。

正在止水思考人生的时候,开门的声音突然把他的魂叫了回来。

“……小鼬!”止水的眼里一下子就蹦出了光,“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要明天才会回来……”

鼬走到止水面前,轻轻低下头,在止水的唇上印上自己的唇:“止水,情人节快乐。”

“我们结束的比较早,我就先回来了……”鼬轻轻一笑,成功的看着止水的呼吸加速。止水拉过鼬,反身压在自己的身下:“今天可是你先主动的哟,小鼬~让你好好享受一下情人节吧~”

【拉灯!哔………………】

 

“宇智波鼬……你就算突然改主意也不要把我一个人扔在人生地不熟的树林里吧……”带土看着错综复杂的树林,一脸卧槽。




评论(9)
热度(186)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