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2)

Chapter 2

    “诶,小鼬,你写完作业了吗?”正在鼬对着电脑发呆的时候门突然嘎吱一声被推开,止水的声音传了过来。鼬吓了一跳,拼命眨了两下眼睛,转过头,看着止水的头在半掩的门后伸了出来:“止水哥啊……写完了,在查流程……”

止水轻轻笑了一下,推开门,走了过来,右手顺手搭在鼬的肩膀上,微微弯下腰,看着电脑屏幕里的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流程:“其实小鼬你直接问我就可以吗,干嘛非要查,我肯定我给你讲的绝对比网上的资料更要好。我觉得我好歹作为木叶大学为数不多的大一就当上学术总监的人,还是有这个自信的。”说完以后站直了身,顺手揉了一把鼬的头发。

鼬合上电脑,转过身子,抬头,带着笑意的看着止水:“那我霸占着我们的老师给我一个人讲真的好么?”止水耸了耸肩,故作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在学校,我是你们的培训老师,在家里,我就是宇智波止水。帮你讲这个我作为一个哥哥还是义不容辞的。”

鼬抿起嘴唇,微微笑了一下:“那还真是麻烦你了,止水哥。”止水拉过旁边的凳子,从鼬的桌子上的架子里抽出两张A4纸,随手拿了一根笔:“小鼬我不太清楚你自己了解到哪一步了……我就先给你从头说一下,至于各种动议啊最后再讲。”

“那我看人家说,各个委员会的流程都不太一样……”鼬把挡住自己右边视线的头发轻轻撩了起来,别到耳后,看着止水一下子变得认真的侧脸。

“是啊,比如说欧规就和我们所理解的常规不一样,而且就算是常规,也会因为各个模联的要求不同而有不同。比如说有的SC1就会说开场提交DR2,然后全场就是讨论DR;对于文件的要求也各有不同,所以我在这里讲的是一个比较常规的,就是基本你参加美规的会议,当然现在国内基本都是美规的,一定会有的一个大的框架。我这么说你明白么?”止水一边说一边飞速的在纸上画了一条轴,把大体的流程写了上去。

鼬看着止水,有些走神,因为一起长大的缘故鼬对于自己这个堂哥真是再了解不过了。平常作为一个大自己四岁的人却有着如同三岁孩子一般的脑回路和思考方式,但只要对于一件事情认真起来做出来的成绩往往都是吓人的。毕竟是被称作天才的人。

鼬知道从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其实一直都在追逐着止水哥的脚步。在止水哥近乎耀眼逼人的光环下和来自他本人的温柔相待下从未放弃过一定要触及那个背影一定要和他并肩的决心。

“喂喂喂……小鼬,你在听吗?”止水无意间转头看向鼬,却发现鼬看着自己像是在走神的样子,“你要是今天太累了就算了,改天再讲就可以,至于你的PP你不用非要下下周交,你拖一拖或者不交都没关系,毕竟这只是一场都不算正规的校内模拟会,而且你也是新生。非要让你在两周内学完别人讲了将近一学期的内容还要交出来一份PP的确是难为了。”

“啊……没关系啊,止水哥,你继续讲吧,我刚才有点走神……既然我选择参加了,我觉得这就算是对我的能力一个考验吧,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交出来的……”鼬有些尴尬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瞥向桌子,避免与止水的目光接触。

“嗯……”止水耸了一下肩膀,“那好吧……大体流程你自己已经看过了我也没必要说了,就是在会议一开始的时候……”

窗外清朗的月光沿着窗棂爬了进来,一道又一道的温柔的落在地面上,窗外除过稀薄的几声蝉鸣只剩下寂静。

“小鼬你为什么会报模联啊,高一的时候都没有来……”刚刚说完话的止水因为口渴顺手拿起了鼬桌子上的水杯,直接喝了一口。鼬抬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水杯被送到止水的嘴边,有点无奈的撇了一下嘴,却也是始终没有出手把杯子抢回来:“高一的时候看见卡卡西就不是很想来模联了。”

“……其实卡卡西开会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止水沉默了几秒,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对着鼬一本正经地说,“他这次不是都要竞选主席么,应该就是他没得跑了。”

“大四的时候止水哥会当主席么?”鼬把止水刚刚用过的笔拿起,熟练地夹在手指之前,缓慢的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修长的五指显得格外好看。

“恩恩?”止水听到鼬这么问,一下子有点懵,左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止水哥大四的时候,会当社团的主席么?”鼬并没有看止水,反倒是认真的盯着自己手指间的笔,耳后的头发滑过耳朵的轮廓,把鼬的侧脸遮住了几分,所以止水看着鼬,鼬的表情一下子显得有些模糊,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应该……会吧。”止水不知道怎么了,手抬了起来,把鼬滑下的头发别到他的耳后去了,温柔的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看着鼬猛然转过来,对上他有些震惊的眼神,笔落到桌子上清脆的声音让止水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缩回自己的手,“诶……小鼬,看着你头发……”

“没关系的,”鼬的耳根微微的红了起来,声音突然提高了不少,看着止水被自己打断有些尴尬的表情一下子转过身去,“如果是止水哥的话……没关系的……”

这算什么……止水觉得自己心里仿佛有一万匹宇智波带土,不对,草泥马疯狂的碾压过去,对自己的堂弟下手我是不是太变态了一点啊……止水的大脑疯狂的旋转着,无数条信息如同刷弹幕一样飞了过去。

止水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台性能特别好的计算机,结果一遇到宇智波鼬,就死机了。

“尼桑~”佐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尼桑,你现在有事么?……啊,止水哥也在啊。晚上好啊,止水哥。”佐助从一出生就一堆人把他捧在手心里宠着,比如鼬,比如止水。

“晚上好啊,佐助。”止水的大脑终于重启成功,缓慢的继续旋转起来,“佐助怎么了?有题不会么?前几天听小鼬说你报名参加数学竞赛了呢。”

“参加数学竞赛不是宇智波家的传统么。”佐助抱着竞赛题走了进来,把书摊开在面前两个学神级别的哥哥面前,指着最后一道压轴题的最后一问,“就是这道题……”

“止水哥你要是没事先回去做你的事吧,我给佐助讲完题再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再找你好了。”鼬把佐助的书拉到自己面前,转过头,看着止水如同邻家大男孩一般温暖的侧脸,温柔的笑了。

“诶诶诶,小鼬不要赶我走吗,我顺便看看现在的初中生都在做什么样的题吗,更何况也想看看讲题的小鼬是个什么样子呢。”止水毫无顾忌的笑了,仿佛刚才的尴尬都不存在,自觉地站了起来,让佐助坐在自己刚才坐的椅子上,倚在鼬的书桌上。

“止水哥……好吧……”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出自己的笔,看着佐助的题:“这道题啊……其实你看看你第一问和第二问的方法第三问你就要这么思考……你看从这里做一条辅助线……”鼬轻握着笔,轻轻落在纸上,手腕再一用力,带动这笔画出一条线。

“等下小鼬,你这么做的确是用了前面的方法,不过很明显你用的不是最简单的。”止水一手搭在佐助旁边,另外一只手从佐助和鼬中间的空隙伸了过去,把笔直接从鼬手里拿了过来,在图上画了第二条线,“你看,这样子做就简单的多了。你那样子想的话最后方程列出来太麻烦,而且还要多证几步。”

“可是你这么连这两个角证不出来啊。”鼬皱了皱眉头,从文具盒里拿出第二根笔,在图上标了出来。

“可以……你看,”止水飞快的在旁边的草稿纸上写下了式子,“这样子这几对角都能证的出来,这个公式在竞赛里可以用的,我们当时学的时候就讲过。”

“那你这个式子就不是通法么,它只能这道题用啊,”鼬侧过头,看着止水。

“但是在这道题这就是最简单的方法……”止水挑了挑眉,“小鼬你就不要抵抗啦~这个我说的就是比你简单啦~小鼬想要虐我还是需要几年的哦。”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忽视我的存在。”佐助满脸我要去找汽油和打火机的插了一句,“不过止水哥……你说的那个方法我们还没讲……你确定是初中讲的?”

“……我记得是初中讲的啊……”刚刚还一脸得意的止水一下子如同被人揍了一拳的表情,“……等、等下……可能是你们还没学到吧……”

“所以嘛,止水哥,还是我比较厉害哟。”鼬笑的格外开心的看着止水满脸挫败感。

止水默默的揉了揉鼬的头发:“好吧小鼬比较厉害。”

鼬抿着嘴笑了,转过身摸了摸佐助的头发:“佐助快去睡觉,现在都这么晚了。”

“诶……”佐助撅了撅嘴,“每次尼桑都不睡觉还非要让我睡觉……好吧,那尼桑也早点睡,止水哥也是,晚安。”

“晚安,佐助。”

看着佐助走了出去,止水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鼬:“如果小鼬这几次校内会都开得很好的话,明年寒假有去HMUN的机会,我们就双代表吧。”

鼬仰起头,看着灯光下的止水,耳根再一次微微红了起来:“好,止水哥。”

TBC


注释:

1,SC:security council 安理会

2,DR:Draft Resolution 决议草案,投票通过成为决议案


评论(6)
热度(4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