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3)

Chapter 3

下课铃刚刚打完,老师都还没走出班门口,整个班就如同炸了一般,睡了一节课的各种奇珍异兽全部苏醒,各种喧闹声一时间顿时传开。什么“下楼啊,要帮忙带东西么”“快快快今天数学作业写完了么?”“帮我带瓶可乐钱明天还你”都出现了,涌进鼬的脑海里。鼬看着课表上还有着三四节课,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身体向前倒下,侧过脸,紧紧地贴着桌子上的书本。

直到课桌内突然传来的震动在耳边无限的放大才把鼬已经出窍了的灵魂拉了回来,鼬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止水哥轻轻的笑了。拇指划过屏幕,看着短信框里面止水发来的“小鼬如果周末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图书馆调研吧。”微微地笑了,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移动着。直到“好啊,止水哥,周末一起去吧。”的后面显示了发送成功才含着笑合上了手机。飞快的再瞥了一眼课表:“真是无聊啊……”

最后一节自习鼬早早就写完了作业,把竞赛题摊开在自己面前,用笔撑着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喂,鼬君,”身后的鬼鲛默默地用笔戳了一下鼬,“鼬君你写完数学作业了吗?”鼬被鬼鲛这么一说算是回神了,眼神一瞬间的慌忙还是出卖了他从刚才开始心就没有在课堂上的事实:“啊,写完了。”

鼬低下头抽出数学卷子,卷面整整齐齐的都不像一个这个年纪男生该有的卷子,递给身后的鬼鲛。鬼鲛结果卷子以后趴在桌子上,看着鼬笑的开心:“鼬君,你和模联新来的老师很熟吗?”鼬被问及止水的时候微微一愣,侧过头微微笑了一下:“止水是我的堂哥啊,我们都是一个家族的,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的。”鬼鲛可以称得上是鼬为数不多的朋友,鼬的性格本来就内敛,再加上比同龄人都早熟不少的性子,周围和他谈得来的人几乎都没几个。鬼鲛正好是为数不多能和鼬谈得来并且被鼬称之为朋友的人。

“啊,那鼬君就不用担心PP交不出来了……我本来还想说鼬君不了解模联,这学期才加入,需不需要我帮忙什么的。”鬼鲛耸了耸肩,把右手搭在脖后,笑了笑。“那真是谢谢你了,不过没关系啦,我和止水哥毕竟都住在一起,所以有什么问题问他都比较方便,就不麻烦你了。”鼬把挡住视线的头发撩起来别在耳后,嘴角又往上翘了一点。“啊,这样真好啊,鼬君有这样的堂哥真是好啊……”鬼鲛一边感叹一边撑着桌子坐直了,揪着鼬的卷子就开始飞快的抄了起来。

鼬转过了头,继续发呆。直到下课铃的打响才把鼬的灵魂再一次拽了回来,鼬低声轻轻长舒一口气:“可算放学了……”身后的鬼鲛把桌子上的书随手往书包里一揽,也不顾卷子都皱成了一团:“鼬君走吧。”鼬把不用的书抱到书柜前,整整齐齐的放好,转身看了一眼鬼鲛乱到看不下去的书包,不动声色的默默叹了一口气:“走吧。”

鬼鲛和鼬并不顺路,两个人基本走到学校开外的第二个路口就要分开。鼬本来从一开始都是自己走回家的,自从鬼鲛知道这件事以后不由分说的每天和鼬一起走。鼬有的时候也打从心里感谢自己有这么一位朋友,虽然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基本是鬼鲛从头说到尾,鼬几乎不说话,只有偶尔会说一两句。

鼬安静的听着鬼鲛给他讲着模联社团的种种,比如他们的社长平常多中二结果一到开会的时候是怎么虐翻全场的。比如社长和另外一个叫做长门的人的双代只要出手就没拿过除了BD以外的奖项。比如高中模联的学术总监是一个叫小南的女生,算得上是全模联的女神,学术,文件,发言,长相,要啥有啥。最后鬼鲛在分别的路口略带认真的说:“鼬君,欢迎你加入模联来……虐场。”鼬听完以后有些无奈的笑了,逆着阳光看不清他的五官到底是什么模样,却只看的出来那被染了金黄的笑意跃在眉梢:“别这么说啊,我会好好努力就是了。”

和鬼鲛分别后,鼬一个人转过身往家里走。本来家里可以有车接送的,但因为放学的时候正好撞上下班高峰期,坐车回家的时间肯定够走回家,再走到学校去,所以宇智波一家都保持着低碳生活的优良传统,能不开车就不开车。

逐渐步入夏天的街道树木长得葱葱郁郁,尽管绿色还没有达到最深的样子却已经是一排绿意盎然了,紧紧地包裹着车来车往的道路。阳光紧紧地抓在天边的最后一角,投射出无比温柔的金色的光芒,笼罩着这个大地。鼬的心情今天格外的舒畅,面容上都尽是喜悦与温柔。看着街上刚刚放学的学生成双成对的一起走,貌似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拉着她的男朋友从鼬的身边走过,女生走过的时候还笑的开心的给鼬打了一个招呼,眼睛弯弯的,睫毛也格外长。鼬先是一愣,然后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鼬就保持着意外的好心情一路走回了家,一拉开家门就看到了有一头银色的毛在客厅,格外显眼。鼬放下书包,无奈的走了过去:“卡卡西桑……真是好久不见了”带着面罩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向鼬挥了挥手:“啊这不是鼬君么,听止水说你加入高中的模联了,看来高中的模联又多了一张王牌啊。”鼬撇了撇嘴,走到茶几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到听说你要竞选大学模联的社长,看来大学模联离玩完已经不远了啊。”“喂……鼬君你不要这个样子…”卡卡西有点无力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不少的宇智波家的孩子,觉得自己这长辈的身份真是白当了。

止水在旁边看着面前两个人的互动笑的格外开心,走了过来,一把搂住鼬,然后挑衅的看着卡卡西:“卡卡西我觉得吧,以我们小鼬的实力来说虐翻你绝代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卡卡西满脸挫败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止水你别这么肯定啊喂,我好歹也是拿过一堆BD的人。”鼬侧过头,看着止水笑的如同孩子一般的侧脸,不禁跟着笑了起来:“止水哥你们先聊,我去写竞赛的题,顺便为明天做个准备。”

“诶诶诶,明天你们要干什么?止水你不会要对自己的堂弟下手吧,你们可不要犯罪啊。”卡卡西一脸认真的看着止水,满眼都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和爱护。止水默默地一拳就上去了,看着卡卡西捂着眼睛的样子,止水不屑的挑了挑眉。

“那小鼬你去吧,明天早上一起去图书馆好啦。”

就这么一句话搅的鼬几乎整整一个晚上都心神不宁,做什么都做不下去。晚上十点早早就爬上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含着笑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鼬和止水都是很早就起床了。两个人都不属于会赖床的人。在伴随着清晨还新鲜的空气和还有些冷意的阳光就踏上了前往图书馆的路。

“小鼬你这次这个会议我把india分给了弥彦,你知道,就是你们的社长,他的实力我们都非常看好,所以这次他肯定会抓着所有发达国家不放的,你也知道,多少国家都把子公司1开在印度,然后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所以小鼬你要好好的想一想对策呢。”因为图书馆里宇智波一家的住宅并不远,两个人就决定步行。星期六的早上,街上并没有多少人,整个大街显得有些空荡,只能偶尔看到背着书包的学生匆匆的前往补课班。

“是吗……”鼬皱了皱眉,抱起了手臂,“那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啊……如果像你所说的弥彦真的是在这个社团里面有几乎别人无法触及的实力的话,那正常会议就肯定会把他主导,最后出的文件肯定都是保护发展中国家利益。”

“所以么,这不是有小鼬么,”止水笑着摸了摸鼬的头发,“就看你能不能把弥彦主导的会议的主动权把握在你手上,我可是非常看好我这个堂弟哟。”

“止水哥……”鼬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说,“弥彦不管怎么样,比我的经验要多很多,我怎么跟人家比么……”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宇智波,我相信我们小鼬肯定就是上场三下五除二虐翻全场的那种代表。”止水略带些认真的看着鼬,笑意在嘴角绽开。

“诶……这不是老师么?”突然从背后传来熟谙的声音,鼬和止水一时间回头,就看到那一头标志性的橙发出现在视线里:“诶还有鼬君?老师你帮着人家新同学调研什么的太不公平了好吗!这下子BD肯定就是鼬君了吗。”

止水看着弥彦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耸了耸肩:“我没有啊,我是在给我的校内会做准备啊,我们大学又不是不用开会了。”

“老师你这么说你当我会相信吗?真是的,看来我得更加努力了,要不然不能让一个新来的同学第一场会议就把BD从我手中抢走了吗。”弥彦笑着走到鼬跟前,拍了拍鼬的肩膀,“宇智波鼬,我可不会轻易把BD交到你手上,想要比过我你可要好好努力呢。”

鼬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看着弥彦:“好,我可等着从你手中抢过BD。”

弥彦在阳光下冲着鼬挑了挑眉,然后转过身,把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红头发的男生叫了过来,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对了鼬君,这是长门,也是咱们模联的,他的文件水平可以算的上是高中模联最棒的那一个。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哟。”

鼬侧过头,看着长门,点了点头。长门相较于弥彦很明显安静了不少,看着鼬也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弥彦看着两个人都不用说话的交谈,撇了撇嘴:“好了,我们快去调研吧,我可是已经和宇智波同学立下战约了呢。”

止水耸了耸肩,带着很明显的欢快的语调说道:“看着学生在会前就有这种气氛我作为老师真的是很开心呢。那么,弥彦,小鼬,我可是见证了你们的战约的人,你们都要加油哟。”

“然后老师说完以后就二话不说的带着鼬君去调研,帮他改文件什么的么?”弥彦撇着嘴拉着长门就往图书馆里走,“不过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输得哟。”

看着弥彦拉着长门走了进去,鼬侧过头看着止水:“止水哥,我们也进去吧。我可不会认输,这一次会议我一定要发挥出我的最好水平。”

TBC

 

评论(2)
热度(2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