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N件套/主 柱斑/轻松&zhiyu】扉间的辛酸日常3

婧婧你个高产帝我真的给你跪了………… 你要不要这么高产…… 止鼬刷存在感了好开心! 开学请你吃饭么么哒!

maosijunyo:

地点:木叶村某条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危机。这一切是如此玄幻导致于我没能躲避开一个更大的危机。

“二代目大人出现啦——”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声惊天咆哮,然后一群人呼啦啦围了上来。立刻入耳尽是“二代目大人请问初代大人和宇智波斑的真正关系是?”“您好我是木叶日报八卦版的记者,请问您对您的新嫂子以及这组CP怎么看?”“胡说斑柱CP才没有被逆推二代目大人请告诉我您还是小舅子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斑大人嫁出去了啊嫁出去了啊你不是拆CP小能手吗为何没拆成!!!”“楼上的滚啊柱斑党今天终于崛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边的蛇精病全都给我退散——二代大人请问作为住在他们隔壁的人柱斑CP真的发展到最后一步了吗他们做了多久一夜多少次!?”“对了还有&%¥#@……”

卧槽今天什么日子还有说我是小舅子的有本事站出来!为何连小舅子都出来了他们的八卦才爆出来多久啊!斑听到了先烧的不是你而是我你们造吗!

正当我感觉自己的脸色一层层黑下去的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天使般的声音:“阿诺……请大家暂时放过扉间吧……”

谢天谢地救星终于来了!

“等我们的私·事处理完后你们想怎么样怎么样,而且我哥就算跟柱间那家伙搭上了也必须是攻!给我记住!现在麻烦大家让一让,被火遁波及就不好了~”这声音略耳熟,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抚额。“我说……泉奈请至少别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开打成吗……”

一个微笑刺伤了我的眼睛。好的我知道了,果然不行,这世界对我的爱我是感受到了。

“抱歉等一下……”新的声音加入了对话。我转过头,看见了非常熟悉但并不一样的一张脸。

“……镜?”

“呃……我是宇智波止水啦……天哪原来我的存在感和辨识度竟然这么低下还大众化还有我和他的脸真的一模一样吗这怎么可能啊一切果然是英年早逝的错啊不是AB的错嘤嘤嘤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喂喂喂,这个人就这样自己碎碎念这么一长串下去是什么情况!?消沉癖跟谁学的啊!

一只手搭上了止水的肩膀。

然后是非常温柔的声音,允许我文艺那么一秒钟,那声音像是今天温度适宜的阳光一样柔和温暖。“止水,正事还没说出来……嗯,算了还是我来。泉奈sama,斑大人有事找您。二代目大人,斑大人让我通知您尽快到初代目大人那边见他,并且说明请您在开会结束后尽快到达否则对于您房间里的一切正在研究的术的笔记的下场不予负责。”

又是那么一长串的话,怎么一口气说出来的啊你要和刚才那个人达成cp吗!然后仿佛是呼应我的心情似的,这俩很自然地拉手走了,拉着手走了……那个脸上有八字法令纹的小子你把话先表达清楚再走!边啃丸子边含糊地说出来真的大丈夫——虽然我听懂了但是我完全不想懂那一句又一句威胁啊!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事实上他们的乱入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只见原本围在周围的打鸡血似的记者们疯狂地随着那两个小子去了。四周传来各种各样的尖叫声。

“切,我哥在找啊……这样就不能愉快地打下去了呢……”泉奈一脸惋惜。

我说翻来覆去单方面虐打我这么多天你不累吗!你不累我心很累啊!

“唉……”最近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总是一把一把掉头发隐隐有秃顶的趋势,这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真的是要把我玩死。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归的老牛是我同伴~白云——呸,什么跟什么啊这是。

既然现在比较闲,那么我们来开一下回忆模式。上次讲到我捅了斑他弟,就是现在正和我同路去见斑的这家伙。(PS不用飞雷神是因为泉奈一脸煞气地给我说:“比我先到的话……哼……”)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我天真而愚蠢的大哥试图再次拉着斑结盟,当然,被泉奈干扰了,他濒死也要阻挡哥哥被骗走——这一家兄控弟控真的神烦。

然后,紧接着的一场战斗中,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已经得到了泉奈瞳力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的斑,出手皆是杀招——我那时就明白,我跟斑结的梁子永远都消不了了。

当然斑还是那个斑,失去弟弟并没能让他一蹶不振,但是,他鲜红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中,有什么东西永久地破碎了。

宇智波一方的局势节节败退。后来的一次战斗后,斑头一次躺在了地上。

我那时已准备好在这大好时机结束他的生命——并不是什么恶毒、恶意的事,而是对立的两个家族互相残杀的本能。双方都失去了太多,敌意如此深刻,而且,斑在求死,基本上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好吧也许除了我哥……

我哥神经病似的第二次要求和宇智波结盟,然后就是那个自杀or杀弟弟的选择题。

当时全场都默了,所有人的想法都是:你确认斑没疯?!

然而我哥不是那么想的,他果断选自杀。我当时就给震住了:艹,我说哥你脑子有问题不要再这时候发作啊,生死攸关的时候你要不要这么神转折!还有你认真的吗!这种斑一句话就能为他死的节奏不对啊!

但是我没动,没阻拦,放任我哥自杀。现在想想我那时也是够有病的竟然啥都不干,但当时我就是干看着我哥现场自杀,因为他做出的决定十个尾兽都拉不回来。

斑跟有光控感应似的从地上弹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拉住我哥的手……上面的苦无(→请允许一个被闪到的人先这么理解)阻止了一场自杀惨案。

让我们理一理。

我哥的神逻辑给出的回复是:“斑他认真地给了我这个选择,一个不杀弟弟而解决一切的选择……”

……哥我给你跪下成吗你的脑回沟哪里有问题快去治啊……或者说你对斑的感情已经深刻到可以脑神经病变了吗!又不是宇智波一族的哲学系人类,你到底干了啥才能把这事儿绕到这个角度啊!

于是我第N次坚定,斑一定是超强电磁继电器,可以随随便便指挥我哥智商的开关甚至流动速度。

斑他……竟然就这样被感动了……你们不懂,斑是一个多么神经搭错的偏执狂,这样一个人被我哥感动了……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奇怪的磁场连宇智波一族的火核都不信啊!

接着就是结盟、成立村子、选火影、斑出走、终结之谷、我哥扑街……

嗯?你说我略过了我前任嫂子漩涡水户?呵呵,这件事我当年费了好大心力……我哥那时他对斑有种朦朦胧胧的感情,不过按照我的观察,还是友情,不过友情真的满格了。我哥后来对水户很好,但是没有很深的感情,只是当家人——水户也不在意就是了,反正只是联姻。

我哥一开始不同意。但是后来……大家都知道——我哥不但智商动不动有毛病还情商低。漩涡一族的强烈要求以及各方面的压力下,他最后同意了。

我哥和水户婚礼那天,我感应到疑似斑的查克拉在不远处停留了许久,那个距离我哥刚好没法察觉。

这两个人……

评论
热度(9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