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N件套/主 柱斑/轻松&zhiyu】扉间的辛酸日常4

我不太理解你这个女人写个文都要提考试相关是和学渣多大仇Orz

以及我真的被你的高产吓到了

……我顿时觉得我更文太慢了Orz

maosijunyo:

每当我心塞的时候,总能发生一些更坑爹的事情——我真的不懂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孽导致于我的人生一直浸泡在悲惨世界中。


终于一路赶回我哥现在住的地方,隔着大老远就感应到那俩为老不尊的家伙的查克拉正腻歪在一起。真是够了。同样发现这件事的泉奈奔向那里的速度直接飙升了一个梯度。

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泉奈的心理活动有些许相似,都能感应到一股相当强的力量推动着自己去拆开自家哥哥和他的……对象(想到这个词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也许正是因此,我和泉奈刚才在街上迅速穿行的时候,曾清楚地听到有两个姑娘窃窃私语着;“看,是那两个【木叶恶小姑】诶~”

WTF。

好了不提【恶小姑】称号我们还能做朋友。接下来继续八我哥和他……对象……

木叶初期的某段时间里,我哥和斑就处于几乎形影不离的状态,跟传说中的热恋期似的,直接导致我每天回去都能看见水户一脸“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各种“偶遇”,各种“有要事需谈”继而双双失踪;大街上总有一个黑长直和黑长炸散步,旁边的山崖上总有一黑一白在谈人生谈理想,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再从人生哲学探到自然科学(等等我的画风好像被什么附体了)。于是有一次我找不到我哥的时候,条件反射地去感应斑的查克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我的心情……唉,百般滋味在心头……

“扉间啊……”我哥打断了我对往事的思考,成功解救出回忆过去回忆得快一口血喷出来的我,“刚才有个暗部过来说村子里的八卦风已经爆棚了,大街小巷尽是充满歪风邪气的书刊画册,让木叶的旅游行业收到了翻倍的好评的同时遭到各种差评,但是对前来观摩的大名一家制造了极大的惊吓,希望我和斑能帮忙处理一下。扉间,你怎么看?”

去TM的你怎么看,你们当我是元芳是吧!咋啥事都能扔到我这儿来!

旁边泉奈正各种向斑卖萌撒娇,缠着斑和他回家不要再待在我哥这里——我不小心扫到一眼然后迅速撇开了脸——别人家的兄弟爱啊……再看看我和我哥……同样是兄弟差别咋就这么大?难道怪我哥和我的发型发色差别太大吗!?

“嘛嘛,不过我想着这事儿你当年也处理过——说起来真怀念呢这类事情上一次遇见还是从千手和宇智波联合初期一直延续到我死都没结束——所以扉间~”欢脱的语气让我觉得自己的耳朵已聋,同时有一种糟糕的预感,果然他补上了下一句意味很明显的话,“谢谢啊~”

艹,结果真的撂给我了啊!顺手的有点过分你难道感觉不到吗!?我到底是什么?每天给你们送温暖的优乐美吗!!!55℃杯都不能这么用的啊!

怀着一颗累感不爱的心,我又一次走向了一度伤害我脆弱心灵的木叶八卦集中地。


“我说泉奈,”我一回头就看见离我不远处的团扇·兄控·宇智波泉奈,“你为什么跟着来了。”

泉奈一边东张西望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扔过一句话:“暗杀你——不,我是来处理掉敢于玷污我哥光辉形象的那群胆大包天的人的。”

目的刚刚暴露了啊……不过带着他的话……木叶的商铺不会被全部火遁吧?

虽然说我也偶尔会闪过“这万恶的八卦杂志全都被水遁掉好了”这样的念头,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样不但会拉来越来越多的仇恨,还会遭到一群女忍声嘶力竭的魔音贯耳,而且当年查到最后水户竟然也在参与让我着实震惊了一把——怪不得这风气愈演愈烈气焰嚣张屡战屡胜,竟然有这么大一个后台……水户八卦我哥倒是毫无压力,果然我哥和斑的友♂情为她开启了奇怪的开关吗……

纵使脑内的记忆阀门一直关闭不能,我仍旧是一脸平淡地锁定了一处喧嚷的店铺,那里正围绕着一群兴奋至极的女忍。

走近之后听见那边竟然有一个音响正播放着与四周热烈氛围很不符的背景音乐。

“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再拖延

“可惜谁有没有爱过不是一场七情上面的雄辩

“匆匆那年我们一时匆忙撂下难以承受的诺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呲……这歌配合着今天的八卦头条cp还真让我想到了那俩的相杀故事了呢……不过适合那两个老神经病的应该是“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这样的吧——得,那边还真有放这首的。

我哥和斑难得被配上这么文艺的歌曲,以前在大家眼里斑根本就是个冷冰冰的天天黑着脸的人,直到越来越多的爱恨情仇被爆出来——听说一切都是在我哥开启回忆杀之后变得轰轰烈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所以这事儿的起因其实是我哥啊……为何负责处理的还是我……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

背景音乐持续播放着,竟然有几个人边听边看手里的小书然后开始抹眼泪了……我说,虽然那两个上一次相见真的是“红着眼”相杀的,但是以他们的厚脸皮红着脸是个什么鬼啊。而且你们给他们创造的谣言真的从木叶初年一直传播到现在,真是把谣言给刻下了啊……好吧如今已经不是谣言是真事儿了,突然胃好痛。

嗯?等一下,泉奈呢?

我迅速在人山人海中找出了泉奈,生怕一不小心把事情闹大,但是晚了。我飞雷神过去的时候,只见他的表情被笼罩在阴影里,正在放下书刊的手微微颤抖,而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红光——尼玛真的要烧啊你!敢不敢这么玩天照!

于是我又做了一件让我后悔良久的事——我一把扯住泉奈的胳膊把他拉了出来,然后他手中的书掉在地上,纸页是翻开的,入目是需要被全篇打上马赛克的那种漫画的一页——在我捂住自己瞎掉的眼睛的同时,我意识到上面画的是我哥和斑,作者“红色涡旋”的名字是如此熟悉到让人心脏抽搐……

评论(3)
热度(7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