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N件套/主 柱斑/轻松&zhiyu】扉间的辛酸日常5

真的没想到我能看到婧婧的END好感动

婧婧更文速度真的让我双手献上膝盖

看到最后一大家在一起吃饭甜甜的www【等下你一直这么写的好吗!

ww

maosijunyo:

我们暂时放下那个一读就明白是谁的笔名【红色涡旋】——她的手迹能流传到今天也是神了。

关于刚才炸裂的泉奈君,我表示一定会抢救无效——不能抢救的是我才对,没被打死就是万幸——因为我以神奇的手速带他飞雷神离开现场惹,以此避免路边上出现惨案然后第二天的报纸标题变成:

#木叶恶小姑技能全开为哪般#论写轮眼的N种应用#惊!五战导火索将是八卦?!#火遁·烧毁八卦之术!#……

呵,我都被自己舍生取义的雷锋精神感动了……明明我的任务是阻止八卦而不是制造新的,但是差点背道而驰。

我快速转移到终结之谷附近的森林里,像丢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远远扔开了泉奈。幸好飞雷神的坐标在空旷无人的地方放过一个,不然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火遁·豪火灭却。”意料之中的攻击在我落地的同时打了过来。泉奈整个人处于愤怒状态,今天大概是无法和平解决——不过我们也没和平解决过,至今从未结过和解之印。

“……水遁·水阵壁。泉奈,先冷静一下!”回答我的是泉奈的各种火遁。

这次又得打到什么时候哟……为自己点蜡。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当我和泉奈各回各家各找各哥的时候,泉奈仍旧青着一张脸,下一秒可能就会开着须佐上街毁灭木叶的八卦大道。真的须佐不能当变形金刚开,他为什么就不明白……

上天保佑他别再遇见导火索了。

但世界注定和我有仇。我回家后发现了我哥写的“=ω=扉间~来宇智波族地找我哟”的纸条,然后忍着砸烂面前桌子的心情,走向那个黑森森的、与我气场不和的家族。紧接着,我看到泉奈又给点燃了。尼玛明明已经到了家了有木有!奔向你哥啊死兄控!干嘛要在家门口燃起来啊!连消停一会儿都做不到吗!只比我们年轻了一点,为毛能冲动成这样?!宇智波田岛怎么教的娃啊!养出一群报社分子要不要这样伟大!还有说好宇智波一族是爱的一族,爱呢?你们的爱是火遁掉世界才对吧!

眼疾手快的我正对着扔过去一个水龙,正庆幸着还好赶上了,然后只见我的水遁和他的火遁全都轰到了一截非常有存在感的木头上。

……

哥,我的亲哥,我谢谢你啊!

至于发生了什么,你们其实能猜到。本来可以和火抵消的水全都倾洒到宇智波族地外围的大街上,毁掉了这被八卦染黑的街道。大水像瀑布一样一路蔓延过去,各种尖叫声让我报社的心情越来越严重——发大水时为啥还会有人喊“我可怜的柱斑扉泉R18漫画啊啊啊啊啊”,啊?!——等等就是这个人引燃泉奈的是吧……

沉默在三个罪魁祸首中蔓延。我哥迅速地用木遁挡住了越奔越远的水,但是还是有一部分街道难灭被淹没。

泉奈第一个从沉默中脱离,他冷笑了一声,一脸阴暗崩坏地转头离开。

我哥将他那张写有{非战斗状态·傻逼ING}的脸转向我。

“收起你的笑脸。别消沉了我不会像斑那样吼你的……还有后续交给你处理了,我现在没有心情。”

我哥于是就顶着一张怨妇脸把路上的一片汪洋收拾掉,接着瞬间恢复原本的欢脱,蹦过来拉住我:“扉间啊,我今天就待在宇智波族地了,你要不要也过来~”

“……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呃~被你发现了啊。斑这一家人做饭其实都……一般,所以我想着也许你可以来帮忙。”

真是受够了这群人。我转身准备离开。

“扉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在后方,是斑,他语气竟然很轻松,“你最近在研究的那个术,挺有趣,但是我想如果烧了它你也不会介意吧。”

自从泉奈复活之后,斑还是那副讨人厌的目中无人的样子,但是对我的杀气倒是少了点。相对应的,他采用了比以前更胜一筹的方式……来对我进行压迫。真想不明白,既然是一个可以扶起路边摔倒小姑娘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一身坏毛病改一改,吓到了扶起的小姑娘完全是他活该。

但是不得不说他采用了正确的方式。“快放下那个卷轴!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们做饭的……”

↑  嘿!我才不是那么低级的人!你们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拯救一个有利世界的新术而忍辱负重而已!


餐桌边。

“砰——”我重重地放下手上的蘑菇杂饭和豆皮寿司,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问出了压抑在心的一句话:“谁·给·我·一·个·对·这·群·人·的·解·释!”

只见一个极大的桌子边上围绕着一圈人,除了我哥、斑、泉奈,还有各种预料之外的人,比如带土、止水、鼬、佐助,更比如乱入的六代目火影和七代候选人。哈,我低估了我哥刚才说的“一家人”的范围。

泉奈习惯性地跟我呛声:“怎么,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不行吗?”

啊……一家人啊……什么叫一家人!那两个人什么时候嫁进来的!!卡卡西就不说了他本来就是过来照顾带土的玻璃心的,鸣人怎么也莫名其妙来了啊!

像是看穿了我内心的吐槽,鸣人欢快地向我打了个招呼:“二代目大人好!我是陪佐助回娘j——”

鸣人句子还没说完,旁边的佐助就伸手将他的脸砸到了桌子上。“没人让你说话,吊车尾的。”

怎么看怎么像欲盖弥彰。

最近各种成双成对的人类都在欺负我这个单身狗。四战后莫名其妙出现的CP潮和八卦潮真的是让人非常不爽。

收到击打的鸣人缓缓从桌上爬起来。可以看出佐助下手是收了劲的,鸣人脸上基本上看不出来被桌面袭击的痕迹。不过鸣人的血真的是很满,他恢复活力的速度可能我哥都比不了。他碎碎念了几句然后像是发现什么重要事情一样大声叫了出来:“诶?说起来今天没有拉面啊……嗯,也没有佐助喜欢的番茄和木鱼饭团呢……”

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对待小孩子要温和。“厨房有番茄,我现在去做。饭团现在还没好,一会儿就拿出来。不过拉面真的是没办法。”

“谢谢二代目大人啦~佐助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呢~”这是仍旧欢快的鸣人。听到他的话,佐助的脸偏转了一点角度。

那时我还没意识到,从这一天起,我的日程上被迫加入了【给宇智波们及其家属做饭】这一项。


除了谢谢这个恶意的世界,我还能做什么?

不过终于能结束这多彩的一天,真是太好了——这样想着的我目前处于睁着眼睛睡觉的状态。我哥和斑真的神烦……我一定要尽快把能隔绝声音的结界弄出来……

今天我也被这两个老混账折腾得悲伤逆流成河。

——

又见题外话:不知道火影里有没有隔绝声音的结界?——放着这个BUG吧

还有注意  ↓

【(伪?)END】

嗯?什么?你说木叶的八卦狂潮怎么办?——放着它吧,柱帝都说了【直·到·他·死】都没停过嘛,而且,水户友情衔领,止不住的o(=︿=)o

评论(2)
热度(95)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