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 慎入】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4)

止水没有刷存在感的一章【。 


Chapter 4

“鼬君,门口有人找啊。”一下课就处于走神状态的鼬听到了同班一个自己死活都想不起来名字的女生清亮的声音把他拽了回来,鼬心里有些小小的惊讶,但是宇智波血统里面的东西让他特别淡定的冲着那个女生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一脸淡定的走了出去。

接着鼬在班门口看到一头明晃晃的金发先是瞳孔微微的放大,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张如同暖阳一般明灿灿的笑脸,紧接着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迪达拉总是这么一副如同最灿烂的阳光一般的模样,毫不吝啬自己最明亮的笑容给所有人,而现在,迪达拉一副自来熟的把手搭在鼬的肩膀上,毫不介意鼬被他触及肩膀时的那一下微微的闪躲和皱了一下的眉:“鼬桑,我们周六一起出去玩吧。”

“诶?为什么找我……”鼬更加不解的看着迪达拉,在他心里迪达拉是那种在一个班里可以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的男生。“因为看到鼬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和鼬桑是同一种人啊……”迪达拉把自己一贯放肆的笑容收敛了一些,瞳孔认真的盯着鼬,里面全都是让人不忍心拒绝的干净,接着迪达拉微微地靠近鼬,在鼬的耳边用这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看得出来鼬桑和我都是一个人长大的。所以就觉得鼬桑和我一定是同一类人呢。”鼬在迪达拉的声音刚落时轻轻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微微侧着头,用目光一直追随着迪达拉站直身体,又换上了那个放肆的笑容才停下:“周六么?我应该没事。”

迪达拉听到鼬的回答后和一个孩子一般开心的大叫了一声yes,明晃晃的金发在空中晃动着,耀眼的令人都有想要轻眯住眼睛的下意识的反应:“那我和鼬桑说好啦,我周五晚上再给你打电话,我先回班啦,鼬桑我们周六再见”迪达拉说完以后不给鼬留下任何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跑回自己的班级。鼬看着迪达拉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嘴角却微微的上扬起。

周五晚上鼬正在写PP的时候手机在旁边微微的震动起来,平常鼬几乎都不会用到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的一般就两个人,止水和佐助,偶尔鬼鲛忘抄作业也会打来电话,所以当电话响起的一瞬间鼬还有点懵,手指搭在手机壳上,皱着眉看着手机亮起的光,显示着有人来电。鼬皱着眉思考着到底会是谁给他打电话,止水和佐助都在自己的隔壁,两个人不会闲到明明就隔着不到十米的距离还给他打电话,自己的数学作业都已经被鬼鲛背回家了所以也不会是他,正在思索着的鼬突然想到了那一天迪达拉和自己的约定,恍然大悟的拿起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鼬桑是在干嘛啊,这么长时间都不接听手机。”那边迪达拉传来了略有些吵闹,好吧,聒噪的嗓音,“鼬君明天早上我们在哪里见面啊?”

鼬面无表情的把手机往外拉了一点,让听筒和自己保持了一定距离:“你打算去干什么?如果不是特别远的话就在学校门口好了。”“那好,我们早上十点见面吗?”迪达拉聒噪的声音依旧不减,吵得鼬有些想把手机扔到地上然后明天见面去手刃了迪达拉的冲动,就算这样,鼬还依然保持着自己作为一个宇智波的修养“好,明天见。”然后鼬果断的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到桌子上,仿佛那里面关着什么妖兽一般的,自己再用一会就全都摇着大旗叽叽呱呱的跑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鼬还不到十点的时候就来到了学校门口,他向来有早到的习惯,出乎他的意料,那一头扎眼的金黄色头发已经在学校门口了。迪达拉看到鼬的一瞬间有些欣喜,“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鼬看了一眼迪达拉,不打算说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其实还有将近二十分钟。迪达拉看着鼬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说下去:“鼬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他也是模联的呢,而且很厉害呢。”

鼬微微侧过头:“是木叶大学的么?”

“不是。”迪达拉回答的倒是格外爽快,“旦那他……好像现在已经不去上学了。”

鼬听了以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却也是没有说什么。

迪达拉一路轻车熟路,带着鼬走到一个充斥着小孩的欢笑声的广场。鼬顺着迪达拉的目光看到站在人群中,有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和长门的发色不同,他的红色好像会更亮一些。

“旦那!”迪达拉隔着人群开口,看着那个男孩转过头,目光在人群中交汇时兴奋地挥了挥手,随机转过头看着鼬,“鼬桑,那个就是旦那。”

鼬看着迪达拉欢快的跑向前去的背影微微叹气,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追了上去。

“宇智波鼬么?我听小迪说过你,”蝎微微转过身,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温柔却又不像迪达拉那么张扬,“我是蝎。”

“呃……你好……”鼬有些尴尬的回复,他不知道此刻说些什么才好。

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冲着鼬微微一笑。鼬当时就觉得或许自己还真的可以和这个蝎相处到一起去。

迪达拉一边喊着一个街区的一家餐馆有多么多么好吃,然后非要拉着鼬和蝎一起去。整个路上就听着迪达拉从头说到尾,从旦那你看那个看起来很好吃诶到鼬桑我们要不要去哪里啊。然后鼬和蝎被点到名字以后就会很无奈的看一眼喋喋不休了一路竟然都不觉得累的迪达拉,一句话都不说,再转过头去。

虽然想来这三个人的气场是蛮奇怪的,一个人从头说到尾,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但是他们三个很明显非常享受于这种气场。

“喝!艺术就是爆炸!”迪达拉猛然这么喊了一句,惊的一直在走神的鼬突然被吓到,转过头看着迪达拉。

“艺术是永恒之美。”蝎冷不丁的在旁边接了一句,十分认真。

鼬有些惊讶于蝎的反应,侧过头看着蝎。

“啊啊”迪达拉跳到两个人面前,转过身,金发在空中优雅的飘起,“旦那你不要再和争论这个问题了好吗。我们每次都要吵来吵去。”

“可是艺术就是永恒之美啊。”蝎的嘴角微微扬起,略带着一些欢快的回答道。

“不,艺术就是爆炸!”迪达拉如同炸毛了一般的小动物一样,音调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引得周围人都转过头看着迪达拉。迪达拉在大家的注视下也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微微低下头快步走到蝎旁边,不吭气。

“你们俩这么争执有什么结果吗……”鼬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争执的场景如同自家弟弟小时候幼儿园和同学吵架一般,不禁笑了出来。

“那……鼬桑你说……你觉得艺术到底是爆炸还是永恒。”迪达拉扒着蝎的胳膊,眼睛巴巴的望着鼬。蝎也微微转过来,歪着脑袋略带认真的打量着鼬。

“……”鼬一时语塞,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应对才好,这种问题简直就和小的时候一到过年就会有大人当着父母的面问你你是更喜欢妈妈还是爸爸,私下里都好说,但两个人都在就略显尴尬了一些。

“我觉得吧……这种东西还是看每个人的喜好……毕竟大家喜欢的东西不一样……”鼬看着眼前的迪达拉和蝎,斟酌着语言慢慢的说道,“艺术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一句话一个词语可以概括全的……全在个人偏好吧……”

“鼬其实可以不用顾虑那么多,随便说一个就好,我和小迪不会太在意的。”蝎听完鼬的话先是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温柔的笑了。

“啊不……我个人真的是这么想的,我觉得你们两个说的都不是艺术本身吧,艺术不是爆炸或者永恒就可以概括全的……”鼬本带着认真的开始给自己解释,越说他觉得自己说的就越有道理,说完以后还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鼬桑其实就是把我和旦那的想法都否定了吗。”

“啊……我……其实……”鼬看着迪达拉嘟着的嘴和蝎认真的注视,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我真的是……”

“好啦,小迪,你也不要难为鼬了。”蝎摸了摸迪达拉金黄色的头发,看着乱了手脚的鼬无奈的笑了,“这种问题你问鼬,就是在难为人家么。”

鼬看着帮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的蝎,长舒一口气,感激的笑了。

“诶,我发现你们两个很奇怪诶,”迪达拉听到蝎说的话时候撅了一下嘴巴,然后放开蝎的手臂,再一次跳到两个人的跟前,“我跟你们两个刚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样,特别不好相处,结果你们两个一见面倒是很自来熟啦?”

蝎和鼬被迪达拉这么一说都微微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倒还真是这个样子。

“鼬看起来人很好啊,感觉和他相处。”蝎挑了一下眉,双手插在口袋里耸了一下肩,“看起来比小迪你要好相处多了。”

“诶诶诶?旦那你说什么啊!”迪达拉不服气的跳了起来,整个人趴到蝎身上,“旦那你怎么能这样……”

就在鼬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打闹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鼬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人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宇智波斑。

TBC


评论(1)
热度(26)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