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5)

因为刷渣浪的时候有人提过把文名打成TAG方便大家搜索,于是就顺便打了个TAG……

Chapter 5

就在鼬看到斑的来电时,他可以说一瞬间抛弃了宇智波家历代传承的家训,同时也是之前不论如何都被他诠释的很好的家训,鼬整个人都傻了。宇智波斑可以算的上他们的老祖宗,当然是从辈分上算起。宇智波一家基本都是辈分来称呼各位的,宇智波斑正好就是现在他们之中辈分最大的。大到为了方便大家称呼斑自己都说就直呼名字就好。

而他们的老祖宗平常几乎不闻民间疾苦,自从鼬存了斑的电话号码以后几乎连动都没动过。而这次鼬居然接到了斑打过来的电话。

鼬在按下接听键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抖。

“鼬么?”斑的声音传了过来,鼬听完以后差点吓得把手机摔地上,看着面前两个人疑惑的眼神,鼬强装淡定地说:“是的。”

“哦,学校刚刚给我打电话说让你以后周天早上去上数学竞赛的辅导班。”斑的声音居然难得没有透露出不耐烦,反倒给人一种心情很好的感觉。

鼬长舒一口气,感觉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好的,我知道了。”

鼬的语音刚落斑立即按掉了电话。鼬的表情就如同刚刚去鬼门关走了一遭。面对着前面两张关心的脸鼬一瞬间恢复了冷静,一脸淡定地说:“我没事。”

 

第二天鼬坐到竞赛班的时候他看着那个自己就打过几次照面的老师走上讲台的时候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开始进入走神状态。

“……我之前带过一个学生,叫宇智波止水,他可以说是我教书这么多年见过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先不说他在竞赛班就非常出色的表现,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学生的性格,啊。这个学生我记得当时是拿了全国数学竞赛的一等奖,后来好像保送到木叶大学去了。

“我就记得当时这个学生坐在第二排,每次都笑得特别灿烂的看着我上课,然后每次我一出难题他就立马动手解题,几乎在别人都没多少思路的时候能把一道题做出来。

……鼬默默地听着,强装着一脸淡定,憋着笑。

鼬当然没有止水那么热情,坐在第二排笑的灿烂的看着老师,他虽然来的特别早但也只是坐在了最后一排偏僻的角落里。所以现在的鼬也敢大胆的把额头撑到桌子上,任凭头发落在桌子上滑了下来,从自己的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开始飞快的打着字。

“今天上竞赛班,老师一直在夸你。”

鼬打完字以后无奈的笑了一下,在收件人处选择了止水,点击了发送。然后把手机放在桌兜的最外侧,抬起头,看着那个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夸奖自己当年教的那个宇智波止水是多好的一个学生。

手机微微的震动了起来,止水向来打字都特别快,向来都是等不了多久就可以看到打了慢慢几行的信息发到了手机上。鼬默默的靠在墙上,拿起手机,垂下眼看着刚收到的短信。

“啊这样吗,那个老师人还是不错的,小鼬有什么问题可以去请教他啊。其实我当时上竞赛班老师就有夸我啊=。= 小鼬有没有觉得我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起来(づ ̄ 3 ̄)づ”

发件人:止水。

鼬无奈的笑了笑,空出左手把头发拨到耳后,两个拇指在屏幕上划动:

“完全没有。”

鼬在点完发送以后都可以想象的出来止水听到新信息时的雀跃的脸,开心的翻开手机和一瞬间垮掉的笑容,一脸幽怨的开始打字:

“啊啊啊啊啊小鼬怎么可以这样……话说小鼬好好听课啦,不要玩手机。”

鼬估摸着老师对于止水滔滔不绝的夸奖可能马上要停止了,飞快的回复了一个“恩”然后把手机塞进书包里。翻开刚刚拿到的新书,准备听课。

其实竞赛题对于鼬来说并不是多么富有挑战性的,在他刚开始上预科的时候,止水就曾经拿着他的竞赛题来给鼬讲过。

鼬就记得当时自己回家写完预科准备看书时,止水就鬼鬼祟祟的抱着竞赛书进来,满口说着“我相信小鼬肯定没问题的”“小鼬这么聪明”“多做点这种题其实你会发现还是很有意思的”不顾鼬有些无奈的眼神摊开了自己的竞赛书。止水的竞赛书里的空隙几乎全被他拿来当草稿了,鼬看着几乎都快看不清原图的图形和在旁边差不多把答案写出来的代数,瞥了一眼止水,懒得说话。止水挠了挠头,笑呵呵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鼬看着眼前崭新的书上面好多自己感到格外亲切的题,笑了笑,抬眼看了一眼窗外。足球场上有男生在踢着足球,旁边有成群结队的女生看着他们的比赛。蓝色的窗帘被微风徐徐吹起,窗外早晨的阳光正好,跳动在摊开的书本上,刻下时间经过的痕迹。

鼬感到心情格外的好。

其实两个小时的竞赛班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鼬默默地收拾着书包,看着手机屏幕上并没有新发来的短信,微微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接着他就听到了老师喜出望外的说:“呀,止水你怎么来了?我刚刚还跟这一届的学生夸你呢。”同学们听到老师的话把手中正在收拾的书包放下,跑到前面想看一看老师口中传说中的宇智波止水到底是何方神圣。

鼬在听到老师的话时一瞬间放大了瞳孔,动作一下子就停滞了,然后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用着愉快的音调说:“这不是来看老师您了吗。”以后笑了出来。看着同学们一瞬间把止水围成了一个圈以后鼬也没有去和他们挤在一起围观就住在自己隔壁的人的想法。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拿出刚刚装进口袋的手机。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你要来。”收信人:止水。

鼬明晰的听到了止水的手机新信息传来的消息,止水一听就知道是看完短信后的笑声。

“老师我是来接我堂弟回家的啦,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老师一瞬间有些惊讶,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一眼大家:“诶?止水的堂弟么?”

“是啊,小鼬不就在那里吗。”止水耸了耸肩,指着一直安静的坐在角落的鼬,“老师我给你说,我们小鼬真的可厉害呢,好好栽培一下绝对没问题。”

“止水……”鼬揪着自己的书包顶着大家的注视走到了止水旁边,“你要来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

止水挠着头笑了笑,习惯性的把手搭在鼬的肩膀上:“老师,那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单独来找您。”

老师笑的眼睛都眯到了一起:“那好,有时间记得来,顺便给你的学弟学妹们也分享一下学习经验什么的,要是没个人都能像你这么优秀做老师的得多开心啊。”

“好,老师,有时间我一定来。那老师再见咯。”止水就这么在一群仰望着他的学弟学妹中间搭着鼬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还并没有到中午最热的时候,不过阳光却是非常好的。温柔又不会太躁动,笼罩着还未到深绿色的几排大叔,学校里并没有多少人,走廊略显得有些安静,甚至可以听到从好远的那头传来的在观看球赛的叫好声和口哨声。

“话说你真的会是那种上课的时候认真的看着老师听课,下课的时候一有时间就去找老师问题的人么。我怎么不太相信。我一直觉得你会是上课坐在最后一排睡的昏天暗地的。”鼬默默转过头,看着止水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没有说什么,却感觉是微微的笑了一下。

“其实在我刚开始的上竞赛班的时候我不怎么听课……后来有一次走神被老师逮住了……老师说我再不听课就给家长打电话……你知道他只能给斑打……然后从那天起我就开始好好听课了……”止水略带着痛苦,回忆着自己的往事。

鼬没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音,眼睛里面都流淌着微微的笑意:“这招还是蛮狠的。”

“所以嘛,从那天开始以后我就改过自新了。”止水撇着嘴,收回了搭在鼬的肩膀上的手,把手搭在自己的脖子后面,“话说小鼬,你调研的怎么样了?PP写完了么?下周三就开会了。我可期待着你去虐场呢。”

“啊,这个。”鼬无奈的耸了耸肩,“还好吧,PP写倒是写完了,就是感觉写的比较……怎么说,反正特别差的感觉……调研的话,只能说是大概了解了事情,主要的解决方法也想了一些,就是还没有特别细的措施。”

“那你回家把你的PP给我看看吧?我帮你改改,毕竟你本来也就不用写么。调研的话,如果你已经有大致想法了,我建议你在参会前就写好一份WP的大体框架,到时候上会,你只用和其他代表讨论细节,如果大家都觉得你的方案可行你们就往里面添东西,如果不行的话直接删去就可以。你到时候有个这个东西和其它代表也好交流。”止水微微侧过头,看着鼬认真的表情,突然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某名的成就感,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好,我今天回家就写。至于文件,还是等我提交了以后你以老师的身份给我再说问题好了。毕竟是我的事情么。”鼬望向止水盯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慌乱地别过头去,低下头看着脚下的路。

“那也好,毕竟你自己都这么想咯。”止水微微一笑,“话说还真是怀念啊,在这里上学的日子。”

止水突然停住脚步,看着一片干净的蓝天上面随意的飘着几朵云,下面是两排种在一进学校大门的大路旁边两排高大的树木,还有些许的鲜花开在树木旁边的花坛里,颜色格外鲜艳,止水带着温柔的笑看着自己的母校,怀念了一会转过头看着和自己在一起长大,一起生活了十几个光阴的鼬。鼬的头发被微风吹起,一双温柔的眼睛微微抬起来,和止水的目光交汇。然后在鼬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TBC


评论(7)
热度(36)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