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OOC】噩梦

来自两个GN的点梗 @Divan   @Thomsoni 不知道我微薄的文学功底是不是让两个GN失望了Orz

这篇文从一开始确定方向我写好提纲到写出来其实有了很大的偏差,一开始我的打算让两个人都死的,然后觉得有点违背科学了【。 就像中了什么伊邪那美一样23333

然后改到现在这个样子,因为我是写一部分然后一直搁着没有动,所以可能会觉得有些突然,希望大家多多包涵QAQ

 @maosijunyo  @东篱 就是这个脑洞咯qaq 当时说要码好给你们看拖到了现在。

接下来要写的就是鸣佐师生梗的那篇咯√ 那篇我觉得我可能会飙字数√知道原因的都闭嘴√



                                                                                                               

    7:00

    宇智波止水起来了。他有点茫然,对于昨天的记忆完全一片空白。他看了天花板好久,最终翻过身,看着床边的闹钟。

   “我这是……在哪?”止水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完全陌生的床,完全陌生的门,和什么都没有的大脑,他犹豫了一会,撩起半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走了下去。对于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止水意外的发现自己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害怕,反而有一种不知道怎么说起的熟悉感。

推开房间的门,止水看着面前空荡荡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害怕了起来。“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么……”止水咬住了嘴唇,紧锁着眉头,向前走过去。看到冰箱上贴着的字条半是好奇的凑上去看了。

“止水,记得中午要按时吃饭。”娟秀的字体和说话的语气看来是来自另一个人,或许自己和那个人关系很好吧,也说不定。止水认真的想着。接着他拉开了冰箱,里面倒是有做好的饭。和一堆丸子。

止水皱了皱眉,又关上了冰箱。赤着脚走进了客厅。此时才突然发现在自己的房间旁边还有一个房间,门也是紧闭的。止水吞了吞口水,舔了一下自己因为紧张而已经干涸了的嘴唇,走到了房门前,手搭上把手,想了很久终于缓缓地往下按,直到门嘎吱一声被推开。

是一件很干净的房子。床被铺的平平整整,桌面上也没有几本书。

止水环顾了一下,看来房子的主人此刻并不在。放心的走到书桌前,上面摆着一本书。书的封皮上有着书的主人的名字。

字写得十分好看,宇智波鼬。

是谁啊…… 止水皱着眉头,自己空荡荡的大脑里对于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哪怕一点。接下来止水拉开了书桌旁边的抽屉,什么都没有,东西少到仿佛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只有没有落灰的书桌还桌子上还未彻底凉下来的水证明着人的气息存在过。

宇智波鼬到底是谁啊……他和我是什么关系啊……是兄弟么?看名字来说应该是一个男性……

止水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把所谓的宇智波鼬的房间好好翻一遍。或许自己会找到什么,也说不定。

止水把书桌上摆的为数不多的书一页一页的翻了过去,翻到《金阁寺》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看见里面加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话。

“小鼬,我前几天去书店把这本书买回来啦,你之前那本不是不见了么。我刚刚看完一遍,反正觉得没看懂,等你回来我们好好聊聊吧= ̄ω ̄=       止水”

我们的关系……看起来很不错么?

小鼬么……止水突然蹲下身,小鼬么?!

 

12:00

止水再一次醒来了。

他环顾了一圈自己身处的房子。

宇智波鼬……你在哪里……

止水飞快的跳下床,被子都有些拖到了地上。他拉开衣柜,飞快的拿出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好。下楼。

宇智波鼬……你在哪里……

止水走到大街上,车来车往的喧嚣让他猛地捂住自己的头,眼神里竟然有些恐惧的看着面前的车飞速的略过。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用着聒噪的声音讨论着并不好笑的事情,顿然产生一种怜悯的心态。

手死死的抓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的是地址,已经被手心里的汗有些打湿了。

止水心一横,飞速的拦了一辆出租车,跳了上去,告诉他手里的纸片上记下的地址。

就是今天……

我绝对不会……

并没有多远的路程,止水就到达了目的地。

当鼬看到止水的第一瞬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表,然后震惊的表情不言而喻,飞快地跑到止水面前:“你怎么现在出来了……快回去。”

止水似笑非笑的看着鼬,没有说话。

“快回去……有什么事情晚上我们再说。”

“我等你回去吧。”止水撇了撇嘴,说。

“算了,我请个假,我们现在回去吧。”鼬自从看到止水以后,紧张的申请不言而喻,飞快的拽过止水的胳膊,快步往出走。

止水皱了皱眉头,甩开了自己的胳膊:“你那么紧张干吗,我不过来找你。”

“走吧,回家吧。”鼬揉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可能上面是有淤青之类的东西吧,自己的动作幅度并不大,止水默默地想。

止水侧过头,看着鼬,没有说话,跟在他后面往家走。

回家所耗费的时间和来的时候差不多,鼬把钥匙摆在一进门旁边的筐子里。转过头看着刚刚换好鞋的止水:“你这么急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你吃午饭了么?”

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厨房,看着冰箱上贴的纸条,是自己早上出门刚刚写下的,拉开冰箱,看着里面的东西几乎没有动。

“你等一下,我马上做饭。”

把原先就已经做好的午饭放进了锅里,准备热一下。然后鼬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被翻乱了的书桌和旁边的抽屉里的东西几乎全被扔在地上,没有说什么,走过去一本一本收拾。再一本一本摆好。

“没什么意外情况吧?”鼬有些紧张的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止水,“还是你遇到什么让你心情不好的事情了?”

“得知你依然活着就是让我心情最不好的事情。”止水说完了以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紧紧地关上了门。

鼬叹了一口气,低下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然后习以为常的叹了一口气,走到厨房,把热好的饭放进碗里,放到客厅。

“止水,饭好了,你要吃就过来。”

一个下午都沉浸在沉默中,只能听到脚步声与开门的声音。

“我真想知道你怎么还不死,”止水在6:07的时候推开了鼬的房门,看着鼬的注意力成功的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快步走到鼬的面前,“当年你就是以这么一副表情害死了我父母对吧,然后我懦弱到还是不敢杀了你。”

止水提起鼬的领子,他的记忆里全都是那一天下午,鼬站在旁边,似乎还略带着微笑的看着面前一辆车飞驰而过撞向另一辆,止水的父母就从那天开始永远的离开了他,止水只记得满目都是血,然后他把鼬狠狠地撞向后面的墙,手死死地掐住鼬的脖子,止水明确地知道自己想杀了眼前这个人,可是他也明确地知道自己爱着他,以最疯狂最谦卑的方式爱着一个间接地害死了自己的父母的人。

鼬的手死死地抓住止水的手臂,在越来越模糊的意识中看着挂在自己房间最中央的表,看着秒针一点一点的转动,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看到秒针指向了12,然后他倒在了止水的怀里。

 

6:09

止水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看见鼬倒在了自己的怀里,脖子上是一圈被人死死抓过的痕迹。

止水仿佛当头一棒,慌乱的抱住鼬,然后看着鼬几乎下一秒就要停止呼吸。

“小鼬你没事吧……小鼬?!”

 

鼬躺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的时候脖子上的疼痛几乎一瞬间遍布了身体中的每一条神经,每天晚上总是有一种自己被拆了一遍的感觉。

鼬习以为常的拿出抽屉里的药,开始给自己几乎是遍布了淤青的身体上药。

——坦白来讲,鼬早都已经习惯了。他知道自己完全可以趁着止水睡觉的时候远离这里,远早高飞,但是他就是走不了。就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他其实喜欢止水已经很多年前就知道的事情了,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他发现他对于曾经的那个止水也只仅限于喜欢了。而对于每天下午会狠狠地掐着脖子质问他为什么害死自己的父母的那个止水,他是彻彻底底的爱上了。

——其实这些事情鼬从来没有给止水,无论哪一个止水说清楚过,所以在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鼬总有一种在偷情的感觉。他其实有的时候挺尴尬的。

——无所谓了,就算有一天死,也是死在他的手下。

然后鼬这么想着,打开了门,看着止水正坐在客厅,神情有些不安。

“小鼬你醒啦?”止水看到鼬出现,迅速的起身,然后看着鼬脖子上过于明显的痕迹,有些不安,“是他做的么?”

“啊,止水,”鼬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触碰到的一瞬间又迅速的移开手指,“你不用在意太多啦,我会注意伤口的。我去做饭,你等一下……”

止水看着鼬转身走进厨房,神情里一瞬间闪过不甘。走进自己的房间。

拉开抽屉,里面是他和宇智波止水的对话。

 

他其实早都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其实这样的日子让两个人都觉得跌进了无穷的深渊,每一天都像一个无穷无尽的噩梦一样,可是却无法逃脱。

一个人伤害在自己的最爱的人,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能阻止,一个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承受着。

END


评论(18)
热度(1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