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鸣佐/OOC】喜欢

依然是点梗  @Divan 

这篇真的还是蛮OOC的【。真的是带入了自己的情感在里面。不管每一件事情都是自己的情感…… 这篇真的是我写过的最贴近生活的了……

 写到最后把我自己都快写哭了……

好了依然是希望GN们喜欢。 (づ ̄ 3 ̄)づ

 @maosijunyo  @东篱  @<厌-锦仄> 【。你们就别说啥了Orz看看就好Orz

 

——————————————————————————————————


漩涡鸣人是一个从来都不会正经的历史老师。

宇智波佐助是一心想学历史外冷内热的高材生。

鸣人一共带了四个班的历史,刚好佐助就在其中。平常鸣人总是带着一副憨憨的笑容,把半个身子撑在讲桌上,笑呵呵的开始上课。鸣人上课总是没个正经,动不动就开一下某个经常去上厕所的同学的玩笑,或者吐槽一下网管和空调的旷世爱恋,讲到正事也是如此,常常画一个大大的蛋,旁边加两条波浪线,中间点两个点,下面一道弧线,就说这个是蒙娜丽莎。然后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佐助其实刚开始对于这个历史老师好感并没有多少的。他坐在最后一排,历史课的时候总是埋下头干自己的事情,偶尔全班同学都笑翻了的时候他会抬头,看一眼在讲台上那个一点都不正经的历史老师,再低下头。

真的是,怎么看都怎么会让人觉得无奈的一个老师。

当他们的历史终于学到大萧条的时候,佐助终于有了上课听课的想法。鸣人在第一节课,用了一节课的时间来给大家讲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

佐助在这堂课上,几乎是出尽了风头。

其实鸣人在这之前,是对佐助这个人有印象的,只是不知道他叫什么而已。

在刚开始讲到新经济政策的时候,这个男生曾经在下课了以后跑了过来,问过自己一个很小的关于细节的问题,他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停下了脚步,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有推开的回答了他的问题。鸣人当时并没有多想。

可是在这节课上,每当鸣人抛下一个问题的时候,佐助要不然坐在人群中在大家还甚至不清楚刚才鸣人到底讲的是什么后就说出了原因;或者举起手,站起来,平淡的开始发言,鸣人就会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黑发的男生滔滔不绝的讲价值规律;又或者鸣人提到了市场的调节和自由放任的经济,佐助就会一瞬间反应出亚当斯密和国富论。

总之,鸣人没有办法不注意这个之前在他的课上从来不听课的只问过自己一次一个小问题的明明之前都没有存在感的男生。

他之前并未太在意过,毕竟在他的课上不听课的人多了,他也只是嘻嘻哈哈的继续开着玩笑,但是就这么一堂课,他看着那个男生站起来,一脸认真地开始分析问题,把这节课完全不当一节历史,全是拿着经济的角度完全不顾同学们的知识层面开始回答。全班同学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鸣人的眼光也从惊讶变为了赞许。

下课铃刚一打,因为鸣人从来不拖堂,所以他拿着书对着一群已经被这节课上晕了的学生们说了一句下课就转身出去了,他下课的时候周围班级还都在意犹未尽的继续着课堂,走廊还是带着寂静的。接着他就听到了脚步声。

“老师,我有些问题想问您,”佐助拦住了他,“老师,我想和您讨论一下关于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您在笔记上印的直接原因是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和人民购买力相对低下的矛盾,可是凯恩斯三大理论不是这么说的啊,那个说的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么,可是不仅是这个,还有资本边际效率递减规律和流动偏好规律啊,所以直接原因不能直说第一个啊。”

其实实话说来,鸣人一瞬间有些震惊,他教到这里的时候从来没有人会过来这么问他,明明都没听懂也没有人会问他到底为什么,更别说提到凯恩斯和他的三大理论,他一边听一边笑了起来:“啊你想想,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第一个不是么,他是因为人民的购买力下降了才会出现后面的情况不是么。”

“可是老师,你这么印不就说只是第一个了么……经济危机的爆发明明也有后两个原因啊……”佐助抱着刚刚发下去的关于经济危机的笔记,紧跟着鸣人走进了办公室。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是因为这里不会考,我能拿出来一节课讲也是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所以你不用太在意这些。”鸣人走到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师你这样子……可是老师你就算讲了一节课大家还是不懂,包括你看什么价值规律贸易壁垒,商品货币关系,大家都是不懂啊……”佐助有些无奈,看着面前冲他笑得开心的鸣人,叹了一口气。

“啊啊啊,没事,反正不会考你们这些,”鸣人挠了挠头,他虽然才教书没几年,但这真的是第一个会给他指出这些问题的学生,“还有你不要老想着凯恩斯的方法,毕竟他和罗斯福新政还是有不同的。对了,你叫什么?”

佐助撇了撇嘴,暗暗地想凯恩斯可是他除了自己的哥哥外唯一崇拜的人:“恩,宇智波佐助……谢谢老师,那我先回班了。”然后佐助转身出去,黑色的头发略有些翘。

一旁的卡卡西好奇的探过身:“你带的学生啊?挺厉害的嘛。”

鸣人笑着点了点头:“连国富论都看过,以后肯定是要学经济的啦。”

卡卡西把小黄书放进了口袋里,一点都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话说他是宇智波佐助吧?好像是鼬的弟弟,我以前听鼬提起过。当时我带鼬的时候那个孩子就是,讲经济危机的时候直接上来替我讲完的……我在旁边都听愣了,然后我就一直拿我是个教历史的不是教经济的安慰我自己。”

“那得是有多厉害能让你的这么觉得,我一直觉得你讲经济危机应该是咱们学校老师中最没问题的啊,虽然你平常挺不正经的。”鸣人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卡卡西。

“啊那个孩子,现在应该在学经济,哪个学校的我忘了……”卡卡西半眯着眼,努力的回想着前段时间自己以前的学生回来看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当年那个把他赶下讲台自己讲完一节经济危机的宇智波鼬现在有多厉害,“看来佐助还是以他的哥哥为目标吗。”

鸣人耸了耸肩,听着上课的预备铃打响:“去上课了。”

 

后来佐助碰到邻班的樱,樱是邻班的历史课代表,她们班的课刚好是佐助班的下一节。樱对佐助说:“那天漩涡老师对我说,佐助君的经济很厉害哦。”佐助听完以后先是一愣,然后发现自己竟然有一些莫名的开心,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不一样了。

其实佐助会对经济这么上心完全是因为他的哥哥,鼬是经济高材生,从初中的时候就被家里的长辈如此夸奖着,一直追逐着鼬的身影的佐助便偷偷买来几本基础的经济学原理偷偷的看,其实他什么都看不懂,每次都要查很多的东西但是隔两天就会忘掉。

后来佐助终于长大了,那些一开始都不懂什么意思的词汇他也渐渐明白了。

 

就在学经济危机,罗斯福新政的这一段时间,佐助几乎保持着每一节下课就跑去找鸣人的频率,然后给他抛下一堆关于经济的问题,而鸣人到最后看到佐助敲门进来就直接给佐助腾出一个地方,让佐助坐着和他一起讨论问题,再也不是最初的一问一答。

然后听到上课铃了,佐助会说一声老师再见,跑回班里。

鸣人看着佐助的背影会愣愣的笑笑,然后拿着杯子和讲义去下一个班上课。

 

不知道从那一节课开始,当鸣人再次走进佐助的班里时,他会发现佐助不再干自己的事情了,而是抬起头,充满认真的注视着他,听他开始讲课。

从佐助的视角看台上的鸣人,正是在柔和的白色灯光下,两条胳膊搭在浅绿色的讲台上,往前一趴,面前摆着是印好的笔记,然后鸣人就开始讲课。滔滔不绝的讲。天南海北的讲。一边讲一边还要关注着坐在最后一排的网管,和网管前面的男孩子,咧开嘴开一下玩笑。

“那谁谁谁你要是在把头转过去你就和网管去空调后面滚床单。”——明明是为人师表还是这么不正经,这可是在上课啊喂,你对着的可是祖国的花朵啊喂,佐助无奈的皱起了眉头,但是嘴角却扬起了一个几乎不可见的弧度。

鸣人在吐槽完了以后转过头,继续讲课,无意间抬头看见佐助撑着头,并没有看笔记,反倒是略带着几分认真的看着他。愣了一下,然后接着低下头,继续讲课。

 

佐助在回家的路上无意见经过了一家书店,看着书店的大门想了一会,走了进去。虽然他的成绩一直都保持着第一,但是他的政治单科成绩一直都不是特别好,佐助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哥哥当时全科第一的傲人成绩,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政治和历史的辅导书摆在一起,佐助看了看,然后果断的拿了一本历史,交了钱。

其实佐助的历史成绩根本不差,完全不需要做多余的题来补充,凭借他的历史成绩绝对不会是影响他总分的。所以刚把书买回来的时候,佐助只是扔到了一边,甚至连翻都没翻过几次。

直到最后在一次写完作业以后实在无聊的情况下,佐助瞥见了被自己扔在那里都快落灰了的书,拿了起来,随便翻开一页,开始做题。

纵使是佐助也会碰到怎么想不通的题,看着莫名其妙的答案,佐助皱了皱眉,把书角折了起来,打算明天下了课去找鸣人问一下。其实说真的,在佐助的房间的隔壁,隔壁的隔壁,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随便敲开一间走进去,里面的人都会很乐意给他讲清楚这道题,比如自己的哥哥,鼬,比如自己的堂哥,止水,而且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比漩涡鸣人差的。

可是他就是想找自己那个一点都不正经的老师。

 

第二天下了历史课,佐助拿着自己的书,用着和平常一样不疾不徐的步子走在鸣人后面,鸣人从一开始就看到佐助跟过来的声音和他踩着走廊上的脚步声,佐助下课走来问题的脚步声仿佛都是一个节奏一样,鸣人之前就发现自己可以准确的辨认出来了。鸣人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自顾自的拉开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在门还没有完全闭上的时候,佐助拉开了门。

真是好久都没有来问题啦,今天怎么突然来了……鸣人有些疑惑的想到,却带着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莫名的欣喜。鸣人撑着脑袋笑呵呵的看着佐助把手里的教辅翻得哗拉拉的响,最后佐助终于翻到了,把书递到鸣人眼前。

“老师你看这道题……答案上写的是经济危机,我觉得不对啊。他问的是原因是什么,可是股市崩盘就是经济危机的表现,不应该经济危机是股市崩盘的原因啊。”佐助略带着几分认真,抱着胳膊,开始说了起来。

“那你觉得应该是什么?”鸣人一双蓝色的眼眸仰起来,看着站在沙发前的佐助。

“我觉得就应该是生产力的下降啊这些。”佐助的眼神无意间扫过鸣人金黄色的头发,真是灿烂的黄色呢。

“你说的没问题,到时候考试的时候你都一写就可以了,因为你也不知道人家到底怎么规定答案的。两个都说得通。”鸣人把佐助递给自己的书合上,冲着佐助灿烂的一笑,“有什么问题就及时来找我啊。”

“好的,老师。”佐助在自己都还没发觉的时候,扬起了嘴角,抱紧了手里的书。

鸣人的办公室后面有一扇占据了半个墙的窗户,正好对着阳光投射的方向。而此刻,第三节课刚刚下,正是阳光最好的时候,透过窗户倾洒下来,包裹着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鸣人和站在沙发旁的佐助。佐助有一瞬间的晃神。

 

“佐助,怎么最近开始对历史感兴趣了?看你一直在做历史题。”鼬,是的,就是佐助那个天才哥哥,拿着一碗番茄走了进来,放在佐助的书桌前,顺便倾下身子,看着摆在佐助面前的书和佐助正在写的题,

“啊,尼桑,”佐助微微侧过头,正好看见自己家哥哥完美到或许令女子都会嫉妒的侧脸,“恩……就是最近觉得历史比较有意思吧……”

鼬站直了身,微微一笑:“是吗,佐助喜欢历史真是太好了。话说佐助的历史老师是谁啊?想当时我的历史还是卡卡西带的呢。”

“漩涡鸣人。”佐助咬了一下嘴唇,用着自己都并未发觉的欢快的语气说出了那个名字。

“诶?我倒是没听说过,可能是刚来的老师吧。”鼬摸了一下佐助的头发,顺手翻了一下佐助正在做的题,看着佐助用红笔圈起来了的题号,“诶?这是你不会的么?怎么没见你来问我或者止水?”

“啊这个……我问过老师了……”佐助在说完以后有些心虚,没敢看自家哥哥的表情。

“这样吗?那也好。”鼬向来是敏感的,佐助今天一系列的反应让他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再一次揉了一下自家弟弟的头发,就拉开门出去了。一出去就奔向在自己隔壁的止水的房间里。

鼬和止水的关系家里都是知道的。本来鼬是打算承受自己祖宗,父亲,母亲等等等等三姑六婆的斥责,甚至做好了被赶出家门的心理准备,结果令他没想的是,听到自己大儿子废了的富岳只是淡淡看了他们一眼,说了一句止水对我们鼬好一点,这个孩子很温柔的就没说什么了。鼬和止水当时都惊呆了。至于祖宗那里,祖宗就坐在他们都认识的千手柱间怀里,丝毫不遮蔽自己脖子上留下的痕迹,瞥了他们一眼,说了一句好好过。

“小鼬怎么了?”止水看着鼬拉开了自己的房门,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觉得佐助可能喜欢上他的历史老师了。”鼬一脸严肃的对着止水说。

“…………老师?!”可见止水的修炼还达不到鼬的境界,还没有练到鼬那个处事不惊的层面,一脸我收到了惊吓。

鼬忧心忡忡的看着止水:“万一他老师五六十了,头发都白了,还是个秃顶,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正在家里备课的鸣人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第二天,当鸣人上完课了以后,又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熟悉的脚步声,他微微一笑。

第三天亦是如此。就和当时那段学经济的时候一样。

甚至有的时候一天都没有历史课,佐助都会挑一个课间,抱着书走到鸣人的办公室,礼貌的敲开门,走到鸣人的面前。

偶尔佐助放学的时候,看到在自己的不远处鸣人闲逛,刚好往自己的方向走来。其实以佐助走路的速度两个人绝对不会碰到,佐助默默放慢了脚步。正好有一辆车开了过来,佐助走到了旁边,停了下来。

然后就看似十分顺利成章的碰到了鸣人。

“老师好。”佐助微微一笑。

“恩恩。”鸣人也同样笑得灿烂。

 

佐助是毕业班,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毕业了。而即将面临的升学考试让佐助自寒假后也几乎没了单独去找鸣人的时间。也就只有上课的时候,佐助会坐在最后一排,歪着头看着上面的鸣人。很认真的看着。

 

佐助也终于是等到毕业的这一天,当站到一起拍毕业照的时候,佐助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鸣人,突然有些伤感,为什么我不是在刚一入校的时候,就碰见了老师你……

在大家和老师互相留合影的时候,佐助抱着自己专门带来的相机,一步一步走到了鸣人跟前。而鸣人也站在那里,目光穿过众人,汇聚到佐助身上。看着佐助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老师可以和我留个影么?”佐助强打起微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老师知道自己这一份违背了伦理的感情啊……

“好啊。”鸣人很快的就答应了,顺手搭在了佐助的肩上,冲着镜头笑的格外灿烂。

佐助其实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有点想哭,但是他还没那么矫情,马上他就要背着书包走出这扇校门,再也回不来。

再也不能上课看着老师发呆,再也不能在老师的课上侃侃而谈,再也不能抱着专门为了老师写的辅导书去找老师问题,再也不能和老师坐在一起讨论经济,再也不能调整自己的步速想尽办法就为了可以创造一个看起来合理的遇见老师的机会,再也不能……

“佐助君真的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呢。”照完相以后佐助并没有立即走的想法,鸣人也没有,两个人站在原地。仿佛谁都不愿意第一个离开。

“老师……”

“佐助君以后回来看老师的吧?”鸣人笑着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会的。”

“……”

下课的铃声悄然打响。佐助马上就要离开这里。

“老师,我真的很喜欢老师。”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在周围同学都哄笑着三三两两结伴走出去的时候,嘈杂的环境里佐助突然说道。

鸣人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佐助。

“会给老师带来困扰吧……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会消失啦。”佐助看着鸣人惊讶的神情,咬了一下嘴唇,最后微笑。转身离开。

鸣人一把拉住了佐助的手腕,然后突然抱住了佐助。

 

六月的阳光很好。


END

评论(5)
热度(51)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