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蛇精病/宇智波五件套】木叶好声音

你觉得我看起来正常么。

当然不。

有没有后续……看心情【。

————————————————————————————————


——演播厅

“欢迎大家收看木叶好声音,本节目由大蛇丸牌洗发水……冠名……播出,感谢【晓】的独家……赞助,我乃妙木山蛤蟆精灵仙素道人,人称蛤蟆仙人。自来也。同时我也是一个作家,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大名鼎鼎的亲热天堂哈哈哈哈……”

“我【哔……】这个节目是全年龄向!”神秘的画外音。

“…………那么我们的节目就开始了。”自来也瞅着画外音传来的方向。

接下来,自来也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张纸,开始念了起来:

“我们的评委是——千手柱间,”

柱间如同阳光下的那什么一样欢快的走了出来,笑眯眯的冲着观众挥了挥手,“你们好啊。”人群一片欢呼:“yoooooooooooooooooooooo初代目大人居然来啦!!!!!!”

“——千手扉间,”

扉间一脸嫌弃的看着柱间的背影,瞥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我本来以为会没人的。”人群又是一片欢呼:“yoooooooooooooooo二代目大人看这里!!!!!!!!!”

“——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一手拿着主持人的著作,一边走了上去,顺便和主持人寒暄了一下。自来也看见卡卡西手里拿的书,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心灵的沟通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人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六代目大人好帅!!!!!!!!!!!”

“——漩涡鸣人,”

“你们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漩涡鸣人哈哈哈哈的走了上来。…………“奶类头!!!!!!!!!!!!!!!”


——演播厅门口

“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某个女人拿着一把钱站在入口,“来来来赌一赌我爷爷我二爷爷会转几次来来来!”


——后台

斑看着电视上如同那什么一样的柱间,脸色一下子黑了起来,成功的捏碎了手里的杯子:“我就知道不该来的。”

“这个看起来比那个小樱和井野主持的每年大年三十不管换哪个台都在播的木叶春节联欢晚会看起来还能好一点。”佐助在旁边瞅着电视,看着鸣人一脸愉快,啃着番茄。

鼬在旁边默默的吹头发。黑色的发丝被风吹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优美的弧度,糊了他一脸。


——演播厅

四个人在各种折腾下,等到人群终于平定了下来,第一排晕倒的姑娘也被抬了出去以后,坐上了椅子,椅子突然转了过去。

“你们知道一会怎么办么?”小樱作为策划之一,担心请来的评委虽然听起来都很有名声,但是不靠谱,默默的溜到四个人下面。

柱间一脸诚恳掏心掏肺的回答:“不知道呀。”

“………一会就是有人来唱歌,你不知道是谁,如果你觉得他唱的好听,就按这个按钮就可以了。”小樱看了一眼柱间灿烂的笑脸,攥起了拳头,但一看斑上面贴的初代目,顺便又想了一想在自己还是一个小学生(划掉)的时候听说过的初代目是多么多么屌的一个忍者,还是不敢打,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指了一下椅子上面的按钮。


“那么我们现在有请第一个学员上场。”


——VCR

大家好,我是来自木叶的宇智波镜。【腼腆一笑】是的,我是一个宇智波。我同时也是扉间老师的学生。【手拉着止水走了进来】啊这个是止水,是我……我的孙子……哦不,子孙。啊虽然我平常不怎么唱歌但我还是很爱好唱歌的。【忘词脸】…………恩……呃……然后就没有了。


镜接过了自来也递过来的话筒,走上了舞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几个椅子,一脸淡定,一脸任他风吹雨打,我自闲庭信步。

“细风带雨湿透黄昏的街道,抹去雨水双眼无辜的仰望……”

——“这声音是镜……!!”扉间听到第一句以后一脸震惊的看着柱间。

    “谁……?!”柱间一脸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我学生……!!”扉间说完以后毫不犹豫的按了椅子上的按钮。

     柱间看着自家弟弟都按了,也不甘示弱的按了,一脸好好玩啊转了过去。

     鸣人看着初代目也转过去了,也一脸开心的转了过去。

“再次泛起心里无数的思念,以往片刻欢笑仍挂在脸上……”

——“………………”泉奈散发出来的低气压把斑都吓到了,赶紧转过去看着自家弟弟。

   “……”鼬把头发扎好,默默地瞥着满脸写着生人勿扰的泉奈,顺畅的往嘴里塞着丸子。

   “哥,你看过小时代没。”佐助一脸神秘的凑到鼬耳边,低声问,身边。

       “听说过。”鼬继续顺畅的给嘴里塞着丸子。

       “一会撕起逼来你帮谁。”佐助顺便把自己的一碗番茄抱了过来。

       “…………镜?”鼬沉思了一下,问,“泉奈不需要我们帮。”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那可爱面容,挽手说梦话,像昨天,你共我……”镜看见扉间转了过来,微微笑了一下。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那可爱面容,挽手说梦话,像昨天,你共我……”其实镜在看到扉间转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他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炸了!他觉得天边最美的那一朵烟花八成就是自己了。手紧紧地篡住了手里的话筒,声音突然有一些发抖。

“好!”镜唱完以后全场掌声雷动,“哦哦哦!!!!!”“哇哇哇!!!!!!!!!”

卡卡西缓缓的转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镜。顺便又瞥了一眼扉间。

“那么,你就先来介绍一下你自己吧。”柱间拿着小樱刚刚从下面塞上来的纸条,一脸认真地仿佛小学生一样,读。

“……嗯,我是宇智波镜,是扉间老师的学生……”不知道因为是刚刚唱歌唱得比较high还是什么,脸微微发红。

“……镜,唱得挺好的。”扉间默默地说。

“谢谢老师……”镜笑了,特别温柔的那种笑了。

哐当——————————

“后台怎么了?!?!?!”自来也一脸震惊的飞了过去。

然后佐助探出了一个头:“没事,你们继续,我们能解决。”

——回到演播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有什么梦想么!我看他们都这么问!”鸣人一脸开(sha)心(bi)的问。

“嗯,我的梦想,就是村子可以和平吧。”镜握着话筒,一脸认真的说。

“好梦想。”柱间拍手。众人跟着拍手。然后柱间拿起了小樱又塞给他的一张纸条,认真的读了起来,“那你想来谁的队?”

镜微微一笑,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扉间老师。”

——恭喜扉间,开门红!收获了以一首喜欢你震惊全场的宇智波镜。


——插播一段广告

——大蛇丸牌洗发水,用了有保障。还你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广告上的佐助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乌黑亮丽。

——“其实大蛇丸刚刚让我拍广告时我是拒绝的。因为我觉得,你不能让我拍就拍。”佐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翘着二郎腿,一脸大爷的开始回答采访,“第一,我要试一下,我又不想说,一个广告拍完后加上很多特效,那头发duang,很黑,很亮,很柔。我拍出来以后我祖宗肯定会骂我,因为我祖宗就没用他家的,人家那头发不照样,啧”

——“但是后来,大蛇丸告诉我我哥就用的他家的洗发水。我一听就乐了,我哥啊!我哥那头发要多好有多好真的就是和广告一模一样,duang,然后我就和他拍广告去了,可能拍的时间比较长,就大概拍了几年吧,我家隔壁那漩涡鸣人一直找我,其实我就是拍广告去了而已。后来我遇到了我哥,我哥告诉我他不用他家的洗发水,大蛇丸骗了我,我一怒之下,就捅死了他。”

——………………其实大蛇丸牌洗发水用了真的好! 

——兜拿着一盒洗发水认真的说。


——国外代购太慢?聚XX品等不及?找波风水门,没问题!一秒到货!

——当然如果找不到波风水门也可以找宇智波止水。


——回到演播厅

“this is the voice of muye!!”

“好了,恭喜扉间刚刚收获了第一个学员!那么我们现在有请下一个!”


——VCR

我是漩涡水户【笑】,我是初代目的媳妇,柱斑爱情故事的见证人【接着笑】。我来自木叶。【和纲手走了进来】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唱歌,是他们非要我来,说有戏剧效果,说什么我来了收视率肯定上去了,说斑肯【突然黑屏——】


接着水户接过自来也的话筒,走了上来。

水户默默的瞥着一看到她都没了声音的人群,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不爱我,牵手的时候太冷清……”水户唱歌还是蛮不错的,歌选的……也挺好的。

——“妈呀水户!!!!!!!!!!!!!!!!!!!!!!”柱间听到声音以后二话不说看在自家媳妇的面子上直接按了按钮,然后扉间,鸣人,卡卡西一一起投来了意味不明的目光。

“我看到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他的电影,他不爱我……”水户看着柱间转了过来,默默的替他祈祷了一下,继续唱了下去。

“好!!!!!”柱间站了起来,开始鼓掌,“唱得好!!!!!!!”

哐当——————————————

“后台又怎么了!!!!!!!!!!!!!!”自来也跑到了后台去。

“没事,我们能解决。”鼬探出一个头,认真地回答。、

接着一个杯子擦着鼬的脑袋飞了出去。


——回到演播厅

“你来介绍一下自己吧……或者不用,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是谁。”扉间看着自己的嫂子,顺便想了想刚才后台闹出来的动静,认真的想了一下这里会不会被拆。

“……我是漩涡水户,柱间的媳妇。”水户看着柱间,沉默了一下,回答。

哐当——————————————

“……你还是直接选队吧。”卡卡西比较有眼色,深吸一口气,说。

“那就柱间咯。”水户一脸淡定。

柱间开心的跑了下去,抱住了自己的媳妇。然后旁边的人倒吸一口冷气。

哐当————————————————

“怎么了?”柱间看着自家媳妇下去的背影,一脸疑惑的问扉间,“小樱给我的纸条上是这么写的。”

扉间看着自家大哥,一脸悲天悯人,南无阿弥陀佛。


——演播厅门口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来来大家赌一赌我的爷爷能不能活过今天”一个女人手拿着一把钞票,一脸彪悍的开始问。


——后台

刚刚还一脸生人勿进的泉奈一脸小心地戳了一下自家哥哥:“哥,你淡定。”

止水瞥了一眼已经停下给自己嘴里塞丸子的鼬,默默地凑了过去,把鼬的手握住,放在了自己的手心:“小鼬,下一个就是我了,一会要是出什么事的话你记得快点跑。”

鼬一脸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止水:“我会记得带上佐助的。”


——演播厅

自来也不放心的看着后台的方向:“那就下一个学员咯?”


——VCR

大家好,我是宇智波止水。【开心的饶了一下头,笑】恩,我还是一个宇智波。【继续笑】哦,我没小鼬那么凶残,我也就是单手挖眼面不改色心不跳而已【突然黑屏——】【过了几秒】刚才突然黑屏了…… 反正我这次唱的歌就是给小鼬唱的,恩。

止水接过了自来也上的话筒,走了上去。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就能轻易地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止水一边唱着突然有个小屏幕开始直播鼬的表情。鼬在听到的一瞬间放下了手中的丸子,带着略震惊的眼神看向电视。

——“这是佐助的姐夫么QAQ”鸣人悄悄凑了过来,问卡卡西。

    “对啊……止水……”卡卡西对于自己这个曾经的战友还是很有好感的,然后按了按钮。鸣人二话不说看在佐助的面子上也按了按钮。

“人们说的天空蓝,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我望向你的脸,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止水的表情格外认真,甚至卡卡西转了过来他都仿佛没看见一般,只是认真的抱着话筒,唱歌。

鼬一脸震惊,旁边的佐助凑了过来,戳了一下鼬:“哥。”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化;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止水唱完以后缓慢的放下了话筒,周围沉默了一下,然后爆发了掌声。

柱间就快哭了的表情看着止水:“唱得真好。”

——鼬终于从死机中恢复了过来,一脸卧槽的说:“是他把眼睛直接抠下来给我的好么!!!!我当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我是被强迫的!!!!!!”

    佐助忧心忡忡的看着哥哥:“哥……”

“自我介绍吧。”鸣人默默地说,顺便吸了一下鼻子。

“恩……我是宇智波止水。我也来自木叶……”止水揉了一下鼻子,“当时我死了是因为团藏抢了我一个眼睛,我没办法,把另一个眼睛给了小鼬……所以其实这首歌是唱给小鼬的啦。”然后止水笑了。

“真感人。”柱间感慨。

扉间瞥了一眼旁边的柱间,真的,一脸,嫌弃。

“那姐夫你愿意来我的队吗?”鸣人一脸真诚。

“?!?!?!姐夫?!?!?!?!”止水被问的莫名其妙。

“对啊,你是佐助的姐夫,也就是我的姐夫吗。”鸣人理所应当的回答。

哐当————————————

本来自来也以为后台终于能安静的存活一首歌的时间,结果他发现自己错了,然后他心累的不想去看了。狼来了也不就两次么。

“姐夫你来我的队吧!”鸣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一脸豪情的说。

“止水SAMA……”卡卡西默默的发言。

“那我去卡卡西那里吧。”止水丝毫没有犹豫,说完以后发现自己貌似有些果断,看着鸣人快哭了的表情,走了过去,顺了顺毛。

然后顺手抱了一下卡卡西。

哐当————————————

——鼬叼着丸子看着带土:“你冷静一下。”


“那我们就有请下一位学员……”自来也一脸我的心好累。


——VCR

大家好,我是宇智波泉奈。是的, 我还是一个宇智波。恩,我哥哥就是大家都知道宇智波斑,我姐夫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千手柱间。【和斑一起走了进来】我这次来是因为好像周围的人都来了所以我就抱着来玩玩的心态,恩【灿烂一笑】

泉奈散发着低气压接过了自来也手上的话筒,黑着脸面对着背对着自己的四个椅子。感觉就是下一秒就要放火遁。

咬着牙开始唱歌:

“Is it too late? Nothing to salvage. You look away, clear all the damage........”

——“这个是泉奈吧!”柱间转过头,看着自家弟弟。

     扉间扶着头,按了按钮。

“we used to love one another, give to each other, lie on the covers, so are you friend or foe...”泉奈看着扉间转了过来,脸上的黑色稍微缓和了一点。

“love one another,live for each other,so are you friend or foe,cause I used to know.”

泉奈唱完以后,大家鼓完掌后,一时间四个评委都沉默了。

泉奈的脸色虽然有所缓和,但还是一脸不爽的看着扉间。

——镜看着电视,一脸高深莫测。

“…………自我介绍……”柱间第一个站了出来,说。

“宇智波泉奈,斑的弟弟。”泉奈的发言比较简洁,低气压震慑了全场。

“泉奈你直接来我的队吧……”扉间清了一下嗓子,说。

泉奈瞥了一眼扉间:“好啊。”周围的观众一脸仿佛得救了的表情。

然后扉间走了下去,比较主动的抱住了泉奈。泉奈的低气压终于被缓和了。


“下一个…………”自来也又出来刷存在感了。


——VCR

大家好,我是宇智波带土。是的,我还是一个宇智波。我在还是一个小学生的时候爱上了我们班的女神,只可惜女神爱上了其他人…………(十分钟过去了)…………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故事。至于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节目,我也不知道,我已经好多天没吃药了。

带土接过自来也手上的话筒,一脸我不高兴的走了上去。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她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

——“带土啊Orz”卡卡西一脸卧槽。

——“带土……”来自天堂的琳,“…………卡卡西会转的,绝对。”

——琳说完以后卡卡西就转了。

“我爱的人,她已有了爱人,从他们的眼神,说明了我不可能……”带土一边唱一边愤怒的指着卡卡西,“每当听见她或他说我们,就像听见爱情永恒的嘲笑声。”

“这首歌唱给琳。”带土唱完以后意犹未尽,加了一句。

——“………………”琳看着电视,竟无言以对。

卡卡西有些后悔自己按了按钮,实在是……太不冷静了。

“那啥,我是宇智波带土,恩。”带土还没等人家问,自己就先回答起来,“这首歌我只想唱给琳一个人,虽然琳喜欢的是卡卡西,但是我还是会喜欢她的。”

卡卡西愤然离席,鸣人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卡卡西:“卡卡西老师你别走!你是评委!你走了这节目就没法做下去了!小樱肯定就和我们急…………总之老师你别走!!”

卡卡西试图甩开鸣人。

“多重影分身之术!!!!!!!!”一群鸣人扑了上去,死死地按住了卡卡西。

混乱中鸣人跳了出来:“呆兔来我的队吧!!!!!!!!!!!!”

“其实本来我想去卡卡西……”带土看着卡卡西被一群鸣人抱大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耶!!!!!!!!!!!!!!!!!!!!!!!!!!!!!!我也是有学员的人啦!!!!!!!!!!!!!!!!!!!!!”鸣人跳了起来。

然后鸣人在卡卡西的目光的注视下跳到了带土的身上。

……


“那我们就下一个好了………………”自来也出来打圆场。


——VCR

我是宇智波佐助,我还是一个宇智波。其实我的人生也蛮多灾多难的,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哥有一天突然想不开,拎了把刀小淑女一样的砍完了我所有的家人。【旁边的鼬停下了吃丸子的动作,看着佐助】然后我家就只剩我一个了。接着大蛇丸找我去拍广告,我就跟他去了。后来知道他在骗我我就捅死了他。捅死了大蛇丸以后我去报我家的仇,我刚弄死了我哥我就知道我受了欺骗,再加上那个时候我比较中二……好吧我说太多了。总之就是,唱歌这种事情吧,之前打仗的时候也没心情,后来也……反正我就来了。

接着佐助接过了自来也手上的话筒,走了上去。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你要走吗,viavia,易碎的,骄傲着,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撒死kei!!!!!!!!!”鸣人听到声音以后激动地眼泪都快出来了,按了按钮,站了起来,和那群小女生一起挥手。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越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家属有什么想说的么?”自来也看着鼬说。

    鼬一脸神秘莫测的微笑。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时间无言,如此这般,明天已在眼前,风吹过的,路依然远,你的故事讲到了那。”

“撒死kei!!!!!!!!!!!!!!”鸣人拍着桌子激动地喊了出来。

佐助看了一眼鸣人,翻了一个几乎不被人察觉的白眼。

“啊没想到佐助唱歌这么好,来我这里吧。”卡卡西挠了挠头。

“不不不不来我这里,”鸣人激动地喊了出来,“佐助怎么能去卡卡西老师那里!!!!!!!!!!!!!!!!!!”

“那你的选择?”一直没说话的扉间终于出来刷了一下存在感。

佐助瞥了一下四个评委:“那就鸣人吧。”

“撒死kei!!!!!!!!!!!!!!!!!!!!!!!!!!!!”鸣人开心的跳到了舞台上,抱住了佐助。

“你们的重点就不能放在歌上,”自来也终于忍不住了,出来说了一句话,“这好歹也是一个唱歌的节目。”

“…………佐助的歌选的不错。”柱间认真的说。

…………

“还是下一个吧。”自来也深知这群人没救了。


——VCR

我是宇智波鼬。怎么说,我其实是被老大逼过来的。大家都知道,我们晓作为一个成熟的艺人组织,其实不需要通过参加这种节目刷存在感,但是老大非要让我来,我就来了。

鼬穿着一身黑底红云的长袍,接过话筒,走了上去。

下面的观众一看到衣服都惊呆了:“卧槽啊!!!!!!!!!!!!!!!!!”

鼬无奈的耸了耸肩。

“I am what I am……”鼬一开口下面就安静了。

——远处的晓组织。

“哦哦哦哦哦哦终于到鼬了!!!!!!!!!”迪达拉看着电视上熟悉的人叫了出来。

“……我们都在看,不用你说。”蝎瞥了一眼迪达拉,无奈的说。

电视机前挤了一群人,清一色黑底红云。

不用说,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艺人组织——【晓】!

“你们觉得鼬会去哪里?”小南顺口问了一句。

“卡卡西么,还用说。”绝一口咬定。

“为嘛?!”飞段略带疑惑的问。

“你们看,那个止水,八成就是鼬的老相好……”

“晓の一枝花终于嫁人了……诶……”佩恩撑着下巴,略带惆怅的说。

“晓の一枝花原来是鼬哦。”小南瞥了一眼佩恩。

“南爷是血情男儿!!真汉子!!!!鼬他太娇弱了……”

“南爷赛高!!!!!!!”

“等下,鬼鲛你淡定一点……不就是看到鼬的老相好了么。”迪达拉看着鬼鲛扛着胶肌一脸杀气腾腾的走了出去,“万一你把鼬惹急了给你放天照怎么办。”

“你们就不能安静的听鼬唱歌啊!!”佩恩把电视声音调到了最大还是听不清,一脸不爽的冲着旁边的人吼,“神罗……”

一瞬间全安静了。

——演播厅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花,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多么高兴,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鼬唱的还是蛮认真的,充分的展现出了晓组织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艺人组织的。

“鼬你为什么选这首歌啊。”被提醒了这是一个唱歌节目后,柱间比较机智,立刻问道。

“哦,我随便选的,这不是一个字么,刚好在最前面,我就选了。”鼬一脸诚恳的回答。

“……”

“唱的真好。”鸣人由衷地赞叹,“来我的队吧!!”

“鸣人你不是人已经满了么,所以鼬桑还是来我这里吧。”卡卡西认真的说。

“…………貌似我也没得选。”鼬想到下一个唱的人是谁,叹了一口气,选了卡卡西。

“哟西,那就下一个!”柱间八成是猜到下一个是谁了,比较激动地说道。

“……抢我台词哦?”自来也拿着话筒,看着柱间。


——VCR

【一个黑长炸出现在了屏幕里】我是宇智波斑。【黑长炸消失在屏幕里】


然后斑杀气腾腾的走了上来,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中央,沉默了一下,才让音乐开始响起。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斑一开口柱间就转了过来。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朋友,你试过将我营救;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曾经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保留直到永久,别人如何明白透,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即使相处到有个裂口,命运决定了再无法聚头,但说过去,却那样厚……”

“是敌与是友,各自也没有自由,位置变了,各有队友问我有没有,其实也没有,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为何旧知己,到最后,变不到老友……”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却没人像你,让我眼泪背着流,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有没有,确实也没有,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为何旧知己,到最后,变不到老友,不知你有没有,挂念这旧友,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总好于那日,我没有,没有,遇过,某某。”

斑语音刚落柱间就飞到了舞台上,死死的把台上的斑抱住了,话筒掉在地上透过音响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斑斑QAAAAAAAQ”

台上的三个人都看傻眼了,一脸不可思议。

“斑斑QAAAAAAAQ”

“………………你先放手。”斑本来因为被水户刺激了,都打算放须佐了,然后被柱间这么一熊抱,整个人又圣母【划掉】了。

“斑斑QAAAAAAAAA”柱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斑。

“………………好吧我原谅了。”斑看着柱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斑斑你唱的真好。”柱间掏心掏肺的说。

“恩……”等下,那个黑长炸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是闹哪样Orz

然后柱间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拉着斑就走了。

………………

“反正我们这一期也结束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四位导师都找了自己的学员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下期再见”

“顺便亲热天…………”自来也还没说完话就被不明人士拖走了。

【(伪)END】


评论(19)
热度(335)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