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6)

终于放了上来Orz

中间写英文写的我心好累,如果有单词拼错或者语法错误就无视掉无视掉……
我没给翻译的原意是因为我懒【。 而且看不懂没关系,不影响剧情

这么说其实这一章就是在拖剧情是吧Orz



Chapter 6

星期二的晚上。

鼬轻轻敲了敲止水的房间门,然后拉开了房门,止水的西装放在袋子里,扔在他的床上,而他本人正对着Mac,满屏都是英文。鼬走了过去,好奇的俯下身看了一眼止水的电脑,止水正在看联合国出过关于跨国公司的相关决议,拿着鼠标刷刷的标记着重点。

“如果我把你的电脑偷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些,我是不是肯定可以拿BD了。”鼬笑着坐到了止水的床上,看着止水把自己希望会议的发展方向噼里啪啦手速飞快的打在旁边。

“那也未必啊,就算我希望这么开我也最多是一个引领作用,”止水转过身看着鼬,耸了一下肩膀,“小鼬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西服准备好了么?”

“差不多了,你上次让我写的文件之类的也都准备好了,”鼬咬着嘴唇,微微皱起了眉头,“就是不知道开会议后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随机应变吧。西服的话,我就那一身,也没什么可挑的。”

“……小鼬那一身你居然还穿得上。”止水一脸惊恐。那一身西服是在两年前,鼬刚刚初中毕业的时候家里面有一个比较隆重的聚会,他们的老祖宗,斑,领着一家熊孩子去了专门定做西服的地方,特别壕气的甩下了一张信用卡,说我还有事就走了,留下他们一群熊孩子面面相觑。平常都不正眼瞧人的店员笑靥如花的凑上来说:“你们好,宇智波先生说直接给你们定做就好。”当时止水在心里默默地感慨宇智波斑的气场已经成功的攻略了店员么。

鼬看着止水诚恳又夹杂着惊恐的眼神,沉默了一会:“可以啊……”

“小鼬你有没有试过……”止水依然不可置信的瞪着鼬,他觉得自己的堂弟在过去的两年里不管怎么样都能长一点吧。

鼬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止水,不想说话,推开门就走了。

走的时候恶狠狠地留下了一句:“1米8了不起啊。”

然后终于反应过来的止水回味着自家表弟的表情,突然大笑了起来,整个人因为笑的太夸张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动静大到把佐助都引过来了。

佐助推开门看着已经笑得蜷缩在地上的止水,满脸认真的问了一句:“我刚才看见我哥一脸杀气腾腾的走了过去,他是不是把你谋杀了?”

止水抬头看着佐助,眼泪都笑出来了:“没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没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佐助认真的盯着止水,如同看神经病一般,眨巴了一下眼睛,关上了门。

最终在地上一个人默默笑了三分钟的止水强忍着肚子痛,爬了起来,打开了推特,把自家表弟刚刚那个萌到哭的反应发了上去。

鼬看到了以后黑着脸转发,顺便附了两个字,呵呵。

 

第二天当鼬换好西装以后他心里突然忐忑了起来。

他们的主席当然是止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会议,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会表现成什么样……在那个人面前。

鼬在很小的时候,在自己的父母还没有出事之前就对宇智波止水这个名字熟悉到不行。不仅是因为两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缘故,而是无论鼬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宇智波止水这个名字。

止水很聪明,完美的继承了宇智波这个姓氏几代下来背后所赋予的含义。而鼬在才刚刚开始学ABC的时候,拉着他的父亲,富岳的手走到亲戚家时,几乎每一个亲戚都会摸一摸他的头,再加上几句一定要向你的止水哥哥学习。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吧,宇智波止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了鼬心里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鼬从小到大都是在拼命地追逐着他的步伐。

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开水龙头,略冰凉的水一瞬间涌泄了下来,落在手上激起了小小的水花。鼬有些心烦气躁,抬手把水龙头关掉。狠狠地甩了一下挂在手上的水珠,转过身,走进模联的培训室。

止水因为是主席,来得比大家都早一些。鼬一推开门就看到了换上了西服的止水微微倾下身,挡住了些许倾泻进来的阳光,略带着认真的对着旁边的人说道一会开会后该怎么记录。右手的手指轻轻敲击在电脑的屏幕上,外套的口子并没有扣上,随意的敞开,任凭黑色的领带自由垂下,落在键盘上。倒是里面的白色衬衫平平展展,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被小心的系上。袖口的扣子也是,没有遗留下一颗,全部都细心地扣上。

鼬一瞬间有点懵,这样的止水和他印象中的那个一点都不一样。

止水听到门被推开的动静后习惯性的抬眼扫了一下,看到鼬站在门口,然后停下了准备再次低下的头,也同时停下了正在说的话,向身旁来帮忙的学生抱歉的微笑了一下,跳下台阶,走到鼬的面前。

“小鼬你穿的真是……”

“闭嘴。”鼬心里刚刚萌生的那一点对止水莫名的好感被他自己完全抹杀掉,一点都不剩,“……我去看资料,你别和我说话。”

“……小鼬。”止水一脸委屈,“小鼬我只是作为你的表哥关心一下你的身体发育……”

鼬不想说话,连看都没看止水一眼,走到了座位上掏出一沓A4纸,顺便从文具盒里揪出了一根笔,把笔盖拔下,笔杆捏在手里,开始看自己准备的资料。右手还会时不时的勾画出一些重点,看自己发言的时候能不能用上。

止水冲着向自己投来半目光的弥彦耸了耸肩,再次走回讲台上,确认着细节。

会前的时间大家基本都会交流一下自己的主要看法,看一下大概和那些人可以组成bloc,那些人是需要自己去游说的。鼬在把自己的PP和首轮发言稿看完一遍以后放下了手中的笔,把刚刚解开的外套扣子再次扣上,起身。走向身边的人。

止水在准备的时候一直用余光看着鼬的表情和动作,看到鼬走向其他同学交流议题的时候微微笑了一下,挂上了自己的主席牌。

社团活动开始的铃声在喧闹的活动室里面打响,止水扫了一眼,基本所有人都回到作为以后他走到了主席台,微微倾下身子,右手按在椅背上,拉开凳子,坐下。

“So..... Hello, every delegates, I’m the chair of today’s conference, I will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welcome the freshmen, and I hope that all of you can enjoy this conference. To my left is the Director, he is ......”止水的手搭在桌子上,带着最标准的微笑,靠近摆在桌前的话筒,开始缓缓的说。

“OK,let’s start roll call. The delegate be called please raise your card, and say present.”

鼬听着坐在会议指导从Australia开始点名,一个接着一个,身边的同学们在听到点名后也会自信满满的举起牌子,答一声Present,心里莫名多了些紧张,手紧紧地攥着国家牌的边角,看着上面的Germany,微微咬住了嘴唇,听着一声声或高或低的present。

忐忑中鼬抬起头,正好对上止水看过来的目光。止水冲鼬一笑,是那种真的发自内心,掏心掏肺的笑。让旁边的正好的阳光竟然都有些失色。鼬看着止水,听到了Germany,带着微笑举起了自己的右手,Present。

“So, today we have 27 delegates here, the simple majority will be 14, the two thirds majority will be 18.”

“Are there any points or motions on the floor?”止水微微往后一靠,手搭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带着完美的微笑,把所有人打量了一遍,发问。

几乎一瞬间半个会场的人都飞快的举起了牌子,鼬转过头,看着几乎每一个人都没有打算从一开始就手下留情,每一个人都是认真来开会的。

“Australia”

“Australia motions for opening the speaker’s list.”鼬微微转过头,看着那个顶着一头耀眼的黄色的头发的人用着流利的英文说出来,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他承认,迪达拉一直给他的印象就是不正经。

“This motion definitely passed. Now, we will set up the speaker’s list, the delegate who want to speak please raise your card.”

鼬在第一瞬间犹豫了一下结果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牌子,鼬透过密密麻麻的手臂,看着迪达拉也丝毫不怯场的高高举着牌子,微微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国家牌也举了起来。

“.......Germany......”止水在看到鼬举起牌子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点了鼬,然后一脸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无视掉了弥彦注视着他的目光。

弥彦是第一个发言的,他一上去就唾沫横飞的一脸义正言辞的批判着发达国家在全球化中是怎么占尽优势,制定规则,India曾经发生的博帕尔事件让弥彦一上来就揪住了这件事情不放,开始大肆宣扬争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鼬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一脸漫不经心,但是右手拿着笔在空白的纸上记下弥彦发言的重点,和他提出来的解决方案。

弥彦完了以后没割多久就是鼬,鼬听到AD点到Germany的时候站了起来,把手里的资料放下,什么都没有拿走上了台子。在这过程中边走边系上了自己的扣子。

“Honorable chair and distinguished delegates, this is the delegate of Germany,”鼬站定了以后,稍稍停顿了几秒,才微微的开口。

宇智波一家的英文都说的很漂亮,所以鼬刚开口第一句话就收获了大家略带着惊异的眼光,止水在旁边微微转过头,仰起来。鼬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微微刻意的挺直了身子,带着认真的神情看着前面的人。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take advantage of lesser-developed nation’s lenient or undeveloped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s to produce waste and pollution......United Nations has established U.N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nd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and U.N Center on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in 1974...... Germany realizes the importance of this issue. Therefore, germany would like to assume this duty and hammer at solving this issue.....EOCSOC enact a emissions load to limit every MNC’s subsidiary corporations in host nations.....”

止水脸上的笑意所有人都能看得很清晰,接着止水拿起笔,随意拽出一张纸,翻到背面,把鼬的发言大概记了下来,一边记一边在旁边写下类似于More Details之类的话。

“......Thank you for your listening.”鼬一笑,微微的弯下身子,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鼬的发言给全场的人几乎都带去了不小的震撼,起码让他们明白即使是新进来的社员,也照样有着虐翻全场的实力。

所以当鼬一落座的时候,几乎不少人都开始拽出意向条齐刷刷的开始写。而止水也微笑的举起了右手,把自己刚刚记录下的东西递交给了鼬。

鼬在接过志愿者手里的东西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的,然后抬头对着很明显没有在听旁边的代表发言的止水略带着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

止水在旁边写东西并不多,就是一些希望鼬可以在会后的调研中主要钻研的方向,也略微提了一下鼬在第一次发言中的面临的很明显的不足。

“......Are there any points or motions on the floor?”本来正在看止水递给自己的东西的鼬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自己的国家牌,举了起来。

“......India.”止水的眼神扫过鼬举起的牌子,犹豫了一下,点了弥彦。

“India motions for unmoderated caucus, and the total time is 10mins.”弥彦站了起来,一头橘黄色的头发在灯光和阳光双重照耀下有些耀眼,一开口就让人有一种他一定会是一个leader的感觉。

“OK. Are there any points or motions on the floor?”止水侧过头,看着大屏幕上把弥彦提的motion记录完了以后转过来问,看着下面没有人举起牌子以后止水还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很明显有着举牌子的想法的鼬。鼬的手紧紧地抓着国家牌,他也在犹豫此刻要不要举牌,的确,他也需要一个unmoderated caucus来组成自己的bloc,但是之前准备的moderated caucus也是自己想要讨论的问题。止水看着纠结的鼬,微微的等了一会,然后才开口:“let’s start vote. All in favor?”

几乎全员都举了牌。

“OK, the motion absolutely passed,now, delegates, you have 10 minutes.”

在刚一通过的时候鼬准备去找止水在商量一下,结果在去的路上就被人拦住了。

“Germany! I think we need to discuss about your suggestions.”

鼬看着迪达拉横冲直撞的过来,顺便几个欧盟国家的代表也走了上来,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和他们认真的讨论起来。

“So... You do not think so that we should set up a new group or organization.”

“Absolutely it’s meaningless. We already have so much group, we just need to enhance their managing scope and title. Set up a new organization just is helpful in writing working paper.”鼬略带着几分认真的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正好经过他们的止水听到鼬的话了以后冲着鼬满意的笑了笑,正好用余光瞥见止水的鼬看见了止水的笑容以后什么也没说,甚至没什么反应的转过来继续讨论。

其实一节课的时间根本不算长。至少鼬是这么以为的。

在他听见身后的Netherland说道“Netherland motions to suspend the meeting”的时候他愣了一下,抬起左手看着手表,发现社团活动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接着,下课铃就打了起来。

走完正式程序以后止水并没有立刻放大家回去的想法,反而自顾自的开始说了起来:“恩,怎么说,大家这次表现得都非常不错,看得出起码有部分人回家认真的做了调研。但是希望没有发言的人在回家以后再好好调研一下,下周的会议我希望你们在座的所有人至少可以上来发言一次。同时已经有了雏形的bloc也可以开始继续调研细节问题了,我希望这是一场成功的会议。哦对,你们的PP在一会麻烦都提交上来,没有提交的人记做违规。”

止水一边说着一边含着笑意的眼光扫过所有人。鼬在看着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止水已经给自己写好了的希望的调研方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刚刚高度紧张的神经现在终于放松了一下来,在趁着止水讲话的时候,鼬唯一的想法竟然只剩下穿西装的止水哥还是蛮不错的嘛。

TBC


评论(7)
热度(2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