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7)

我都忘了多久没写了x

其实是打算在考试前都不更的结果还是手痒……

我今天手速快的我自己都害怕√

这一张大概就是过渡了…… 下一章就不会太少女了√

是的我要开始虐了√


Chapter 7

其实时间总是过得比想象中快的。什么白驹过隙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平常听到是听多了,等到自己真正意识到哦都已经过去了才真正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

如同夏日的午后,黑板上刚刚被用水沾湿的棉布擦过一遍而沾上的水珠,在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久已经悄悄蒸发掉了。也或许会像角落里的那个倒计时,擦掉再写上时才惊异的发现原来二三十天已经过去了。

来不及感慨什么,当鼬从带着最标准的微笑的止水手里接过Best Delegate的奖状的时候他才猛然意识到原来这么久已经过去了。

从第一次止水站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说欢迎加入的时候到现在原来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止水照例给了鼬一个拥抱,或许是一个主席对BD,或许是一个堂哥对堂弟,或许是其他什么。当止水的指尖触到鼬披在身后的发梢时他自己微微扬起了嘴角:“小鼬晚上如果不和他们出去吃饭的话,我们一起去吧,这可是小鼬拿的第一个BD,可得好好庆祝。”

“你不去么……”鼬不动声色的把还拿着奖状的手搭在止水的后背上。

止水不顾整个社团投射过来的目光,用自己的脸蹭了蹭鼬的头发,压低声音:“小鼬不去的话我也就不去啦。”

鼬微微侧了一下头,但很明显不带反感的表情止水并没有看到:“恩。”

弥彦一边看一边用着欢快的语气一脸轻松的说道:“主席不公平吗……为什么我们都是抱一下就好了,就唯独抱鼬那么久……”

止水轻轻拍了一下鼬的后背,然后终于松开了手,佯作一脸认真的看着弥彦:“因为小鼬是BD,你是OD啊。下回你拿BD我抱你这么久也没问题啊。”

弥彦一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表情呆滞在了脸上。

“看来是被人挑衅了啊, 弥彦。”小南轻笑一声,撑着脸看着弥彦。

“下次只要我们在一个会场,BD就一定是我的。”弥彦半带着认真的冲着鼬说。鼬听到这句话以后先是愣了一下,用余光瞥了一眼很明显正在看好戏的止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你们都先回座位吧。”止水撇着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我把会议总结一下就可以走了。”

“这次大家表现都非常不错,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暑假会议的选拔可能下下周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我会根据你们本场会议的表现评估你们的能力,和到时候选拔时的临场发挥能力综合,希望大家可以努力,继续加油。”

 

“会议就这么结束了啊。”鼬走在止水旁边,微微吧领带送了一点,的确是进入夏日了,燥热的环境下论谁裹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三件套都受不了。

“是啊,小鼬是不是想感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话说这次小鼬拿了BD,我们去庆祝一下好了!”止水直接把外套脱了下来,领带也取了下来,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鼬用余光看着,发觉这样的止水他才比较熟悉,那个穿着合体的西装用着优雅的措辞发言的止水仿佛就是他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一样:“明明是有止水哥的个人感情在里面,我自己都觉得拿的很不好意思。”

“哪有啊,小鼬这次表现的真的出乎我的意料,而且你又是第一次参加模联,展现出来的东西不亚于在场的每一个人,你看,最后把BD给你大家都心服口服。”止水笑呵呵的揉了一下鼬的脑袋,鼬并未说什么,却也是微微的笑了。

虽然家里面给的零用钱并不少,但是鼬和止水都是从父母的事情走过来的,他们早都已经学会了自理,学会了节约。虽说是庆祝两个人也只不过去了家附近的一家小馆子,随便点了几个菜和一大瓶可乐就当做庆功宴了。

“话说小鼬还不能喝酒吗,那我就陪着小鼬喝可乐好啦。”止水拿过杯子,拧开可乐,发出刺啦的声音,然后倒了进去。

鼬拿着杯子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口气,把杯子推到止水的面前:“我不喝汽水……”

“诶诶诶,今天可是你的庆功宴,不就是汽水吗。”止水一脸义正言辞的把杯子塞回了鼬的手上,“听chair的话。”

“…………”鼬突然有一种抬手腕把可乐全泼到对面的人的脸上的冲动。

止水拿起了杯子,突然站了起来,带上了几分严肃几分笑意的看着有些惊讶的抬头望着他的鼬:“怎么说小鼬,很开心你会选择在高二的时候加入模联,我不说别的,光凭借一个Muner的身份对你讲,这真的会成为你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段经历。在这一个多月里面,我不仅作为你的堂哥,作为你的老师,作为你的学长,作为你的chair,我都可以看出来你的努力和你为这场会议所做的努力。尽管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加入模联,但是这一个月的时间你却和他们并无太大差异。好像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但是小鼬,能够作为见证你的成长的人,我真的很开心。不管是这一个月的成长,还是从过去到现在。能作为你的堂哥一直在你的身边,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鼬听完了以后一贯平静的脸上泄露出了一丝感动和诧异,有些慌乱的拿着杯子也站了起来。略一沉吟也开始说了起来:“既然止水哥都这么讲了,我也很开心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了这么多。不仅仅是知识上的,更多我也很开心可以认识非常多优秀的人。止水哥虽然平时有点不太可靠,不过一直以来止水哥对我的照顾和关心我都明白,我也非常感谢这么多年止水哥一直在这里,一直都是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人。”

“小鼬你这么说我真好感动。”止水一脸陶醉。

……然后鼬就后悔自己说那么多话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于鼬而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不少。

第一次参加了模联,第一次开了一场会议。而且难得的是自己通过这些和迪达拉,弥彦,长门他们都成为了不错的朋友。经常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了都会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聊天。鼬坐在旁边听着他们吐槽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不顾形象不顾地点的哈哈大笑也会跟着无奈的笑笑。

的确是,认识了这群人以后日子过得比以前倒是快乐了不少。

 

当社团活动的铃声打响的时候鼬有些慌乱,他正在竞赛班的老师办公室里面说起这次竞赛的事项。他的初赛过了,马上就到了复赛。老师有不少事情需要叮咛和嘱咐。

老师也察觉到了铃声响起的一瞬间鼬有些着急的表情,了然于心的点了点头:“那今天先说这么多吧,你们不要忘了周天还要来培训。有社团活动的快去吧。”

“老师再见。”尽管着急,该有的礼仪还是不能忘。出了办公室以后鼬快步的先走向班里,把东西一收拾匆匆忙忙的赶到社团活动室。

结果他没有想到,里面的人很明显没有在开会,止水直接坐到了同学中间和他们聊了起来。鼬迟疑了一下,虽说偷听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那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不知道是谁突然这么问道。

鼬一瞬间有些紧张,攥紧了手里的书。小心的听着止水的回答。

“啊,没有啊。”止水也没有遮掩什么,爽快地回答了。

活动室里一片哗然。

“为什么啊老师?是没有人喜欢吗!还是喜欢人的不接受老师呢?”人群中又有人发问。

“倒也不是……感觉大家都说上了大学时间会宽裕一些,但我感觉反而刚忙了,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了……”止水带了几分认真的笑着回答。

鼬想到了的确好像止水并没有经常和同学出去玩什么的,就算出去也都是和带土卡卡西他们一起。虽然自己并没有过多的打听止水在大学里面的事情,但是或多或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比如这周的学生会竞选啊下周的模联啊,隔一段时间又有什么文化周啊各种事情。

“那老师如果遇到特别喜欢的人会主动追求吗?”

止水愣了一下,不知怎么的他突然一瞬间想到了自己家的堂弟,然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反正到目前为止没有碰到过特别喜欢的人。”

鼬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里的书,看着旁边都被捏出了痕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老师有没有喜欢的女生的类型?”

“这个吗……”止水拖长了语音,鼬一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是有的。”鼬愣住了。准备进门的步子也停了下来。

“我会比较喜欢短头发,性格外向开朗一些,无论何时看起来都特别有活力的女生吧。”

是止水的声音没错,还带着几分笑意。

鼬呆在了门口。

TBC


评论(9)
热度(32)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