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17,双向单恋【火影/止鼬】 By:Gracesting

暗搓搓小分队诶嘿!:

人物崩的我都不忍心看。

快叫我高产帝√


其实那都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

岁月被无限的拉长绵延至我们都不可望的远处,连边际都不知道在哪里。曾经自己以为在自己这平凡的小生命体里面发生各种感情的激烈碰撞跌宕自己居然都已经记不清了,只剩下些许模糊的画面仿佛提醒着自己的确是曾经爱过这么一个人。

可是止水又一次碰到了鼬。

那个时候止水的女儿都已经要读高中了。他周六刚好没事,就决定去送送女儿。看着女儿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这样的生活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然后转了身,然后就看到了鼬。

那个和他共享一个姓氏的堂弟。和他隔着一条马路,相互看着对方。

 

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止水比起自己现在的女儿也只是大了不到五岁。

当止水意识到自己对于自家堂弟有着不同于他人的关心的时候他自己都有点懵。然后他安慰似的告诉自己只不过是因为从小就和鼬玩在一起,毕竟鼬是在止水生命里面出现了十几年而且一直对自己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人。

结果后来当他看到鼬在情人节那天有些尴尬的抱着不少情书和巧克力回来的时候止水没由来的没理大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门一锁,气闷。

向来大条的宇智波带土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因为恋爱了或许怎么样敏感的发现了自家堂弟的不对劲,半夜十点死敲止水的房间门。其实说止水是带土的堂弟这种事情只能再一次证明了宇智波一家的关系乱的不行。止水是带土的堂弟,鼬是止水的堂弟。结果鼬从小被人灌输的思想就是见面叫带土,开口小叔叔。

结果因为带土这大晚上十点的骚扰,止水当时有一种想把对方全家问候一遍的心情,结果突然想起来好像不小心把自己也给问候了一遍的时候心塞的不想说话。本来就很心塞的宇智波止水现在拒绝给带土开门。

“你别敲了行不行……烦。”带土听到自家堂弟用着半死不活的语调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以后更加坚持不懈,哐当哐当的让中途路过的斑直接撇下了一句带土你要发疯出去,别把我家拆了。

最后被带土折磨的受不了的止水缓缓的移动到门口,给带土开了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带土揪着上了天台。

“说吧,你咋了?”带土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

“……”止水沉默了一会,在带土“温和”的眼光下缓缓的开口:“我觉得吧……我好像喜欢上小鼬了。”

结果本来以为会激动的跳起来【并不】的带土只是略一沉默,然后开口:“那就告白啊,止水你不要虚吗。”

“……你说的很容易一样的。”止水有气无力的扶着额。

“单相思啊?”

“啊。”

“心疼你”带土说的掏心掏肺。

“我也挺心疼我自己的。”止水认真的回答。

 

“哥你怎么了?”佐助默默地推开了鼬的门,看到鼬坐在桌子前发呆。

“啊佐助……这么晚了你快去睡觉,我没事。”鼬回过神,温柔的冲自家弟弟笑一笑。

“你今天回来感觉不是很开心?”佐助凑到自家哥哥身边。虽然在其他人眼里鼬是一如既往的面瘫回来的,可是佐助毕竟是和鼬在一个被窝里一起睡着长大的,鼬动个指头佐助搞不好都知道自家哥哥现在啥心情。

“没什么,佐助,你快去睡觉吧。”鼬笑着伸出右手,揉了一揉正把脸搁在自己左边肩膀上的佐助的脑袋。

佐助迟疑的看着自家哥哥一如往常的微笑的脸,以为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拖着拖鞋在哥哥脸上来了一口就回房间睡觉了。

佐助一走鼬的脸色就沉了下来。鼬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今天在学校有个短头发的女生,在校门口拦住了他,给了他一封情书,说无论如何都请转交给宇智波止水。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什么趋势着他就点了点头。刚好卡卡西今天不知怎么来这里有事,当然后来大家都知道是来找带土以前的班主任,原因未知。总之卡卡西路过,看见那个女生和递给鼬的情书,了然于心的笑了笑,顺口开了个玩笑,我倒是记得止水说过自己喜欢这类的女生。

“说过么?”鼬有些惊讶,看着卡卡西。

“恩,是啊。”

鼬有些懵。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止水谈过自己喜欢的女生。

看着面前的女生一下子连变得有些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看向了一方的时候鼬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海中炸开了。接着他听见他自己平静的对卡卡西说再见。他看到他自己和往常一样走回了家。

接着他看到一看见他进门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的止水。

该死……

 

佐助走了以后鼬拿起了摆在自己桌子上的情书,犹豫了一下,走到了止水的房间门口。

止水刚刚被带土从天台上放下来,正心累的把脸埋进枕头里准备反思一下人生。他就听到了敲门声,刚向张口就骂宇智波带土你还有完没完了,就听到鼬的声音传了进来。

“止水哥,现在有空么?”

几乎神经一瞬间绷紧了,止水装作平常的样子去开了门。鼬抬头看了一眼止水,把情书塞进他的怀里。不想多说什么。

“这是什么?……小鼬?!”说没有欣喜止水自己都不会相信。

“这是同学拜托我转交给止水哥的,卡卡西说那个女生就是止水哥喜欢的类型。”鼬看到止水一瞬间都没有遮掩的欣喜突然觉得好难过,可他还是一如往常一样,用着平缓的声调,叙述这一切。

“啊……”被泼了一盆冷水的止水有些懵,看着手里的情书心里也不是滋味,“小鼬怎么会答应这种事情呢?”

“因为卡卡西说是止水哥喜欢的类型啊,如果真的能在一起的话,不是很好么。”鼬突然微笑,结果漫天而来的窒息感从身体的内部紧紧地攫住他。

“……恩,谢谢小鼬。没什么事的话就快回去睡觉吧,早睡早起对身体好。”止水低下了头,看不清到底什么表情,平静的回答着鼬,“小鼬会希望我们在一起么?”

“如果是止水哥喜欢的话,会真心祝福的。”

“……好。”

止水关上门,一瞬间思绪就崩溃了。倒不是矫情的大哭什么的,只是呆呆的看着手里的情书,那一句会真心祝福的在耳边萦绕,经久不衰。

鼬看着止水关上的门,咬了咬下嘴唇。该死心了不是么。本来有的感情就是见不得人的。

 

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很多很多年后,鼬看到送女儿上学的止水,然后止水转过身来,两个人的目光交汇。

鼬微微一笑,抬起手,用力的挥了挥。止水也是。

 

“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27)
  1. Gracesting暗搓搓小分队诶嘿!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