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曾经(7)

7.

其实哪怕到了现在,青峰大辉认真想来,赤司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已经彻底忘记,自从给自己提及了和虹村修造交往过的事实以后,对于他这个人,以及他们在一起的种种,都缄口不语。

再见到赤司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午后。青峰本来是打算出去打打球,看着窗外上被雨点也终于是放弃了。窝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翻着小麻衣的杂志,电视机里面放着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追捧的明明看起来很无聊的里面却一个笑的比一个开心的综艺节目,一边悲哀地想着好无聊啊好无聊。然后他就听到了敲门声。

青峰有点奇怪,能来他家的大概也就只有五月了,五月又有自己家的钥匙,怎么会敲门。青峰爬了起来,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就愣住了。

是赤司。

红色的头发被雨水打湿,顺着发梢滴滴答答的向下滴着水,过长的刘海因为沾满了水的缘故服帖的贴在额前,令人意外的是赤司还带了一个黑框的眼镜。倒不是正经的西装三件套了,只是依然是灰色的衬衫就像是刚从洗衣机里面拿出来一样。

“大辉……”赤司叫了一声面前呆住的人。

青峰后知后觉的先让赤司进来,把门关好后冲进了卫生间拿出了浴巾。赤司并没有坐在沙发上,只是站在玄关处有些出神。

“外面雨很大吧?怎么不打伞。”青峰把浴巾递给赤司,看着赤司把已经全是水渍的眼镜取了下来,丢在一旁,把浴巾搭在自己的头顶。

“是非常大。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下雨,下雨了以后也不知道去哪里,就只好来找大辉了。”赤司的半张脸被浴巾遮挡住,并看不清确切的表情。

“先去洗个澡吧?你这衣服也不能穿了,我找几件我以前的衣服,你先穿着。”青峰拉着赤司的胳膊,赤司虽然并不是那种可以用纤细来形容的人,两条腿和筷子一样驻在地上,但是和青峰一比还是显得整个人都小了一号。

“那真是麻烦大辉了。”赤司的声音有些闷,没多说什么,走进了青峰家的卫生间。

等到水声传出来的时候青峰才突然意识到,今天的赤司有些不对劲。就连迟钝如他都看得出来。思绪如麻想着赤司到底会是因为什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翻天覆地的开始翻起了衣柜,找出赤司差不多能穿上的衣服。

最后青峰拉出了自己初一刚刚进入篮球社时的队服,认命的叹了一口气。

水声停止,赤司裹着浴巾看着青峰递来的篮球队队服,诧异的看了青峰一眼,然后居然没多说什么,拿起衣服就走进了卫生间。

青峰一瞬间就开始想自己会不会被赤司谋杀。

等到赤司穿着自己曾经的队服出来的时候青峰一瞬间还真的有点懵。

青峰和赤司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赤司……你要不要先盖着被子……小心发烧……”青峰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性意识较为成熟的正常男子突然觉得自己有了脸红的趋向,简直就和自己无意间看到过的电视剧或者漫画里面的少女一模一样。

“……好……”赤司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转身轻车熟路的进了青峰的房间,把自己缩在青峰乱作一团的被子中。顺便把空调调高了几度。

青峰看着在自己的被子中的那一头红毛,撞到了自己家的冰箱上。哐当一声吓得他自己都醒了。

“大辉……?怎么了么?”赤司有些哑的声音传了出来,青峰揉了揉自己的头,手忙脚乱的拿出烧水壶开始烧水。

“赤司你感冒了不回家么。”青峰深吸一口气,翻出感冒药。

青峰没有听到赤司答话,他从赤司这几次提到家庭的态度是隐隐约约可以明白一些赤司和家里的关系并不和他们一样,也并未在意。等着水烧开后,拿出一个玻璃杯先是冲干净,然后把水倒进去,看着褐色的固体逐渐溶解在热水里。

“恩。”接着青峰听到了赤司这么一句几乎都听不到的回答。

青峰端着药站在自己房门的门口,看着窝在被子里的赤司,突然觉得有一种明明不属于眼前这个人的悲伤的情感笼罩着他。

“为什么生病了就一定要回家?”赤司抬起头,看着靠在门口的青峰,略带认真的问道。

青峰皱了皱眉,撇着嘴说道:“谁生病了不回家啊。”说完把玻璃杯塞到赤司的手里,“快点把药喝了,你要是不回家要不然现在这睡一觉……?还好只是有点轻微的感冒,因为没什么大事。”

赤司端着玻璃杯,认真地看着里面褐色的液体,突然开口说道:“没想到大辉在这种事情上这么细心,以为大辉会是十分粗线条的人呢。”

“这是生活常识好吗赤司,”青峰拿过空调的遥控器,直接把空调关了,“因为一个人生活,这种事情总不能经常麻烦五月,还是要学会的。”

“是吗?从小倒真的没人会给我说这些。”赤司端起杯子,刚喝进去一点就因为烫把杯子放了下来,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生病了就会有家庭医生,自己好像还一直都是一无所知呢。”

“所以赤司也还是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吗。”青峰觉得自己突然有些开心,看着赤司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把药喝了下去,“药要趁热喝。”

“那真是……谢谢大辉了。”赤司一脸平静的把药喝完后直接顺出了手,把玻璃杯举在青峰的面前。青峰叹了一口气,接过杯子:“病人为先。”

然后他看到了赤司仰着头看着他的神情,有些专注,脸色也因为略高的体温显得有些不正常的潮红。

“睡觉吧赤司。”青峰先是噎了一下,然后说道。

赤司点了点头,把自己缩在青峰的床上。

青峰把玻璃杯洗干净后把电视机关掉了,坐在沙发上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这三年来和赤司征十郎的关系。从第一次篮球队选拔的见面到后来他成为队长,再到后来突然的转变。

青峰觉得自己的智商貌似理解不了这种复杂的事情。想起正躺在自己房间里的生着病的小队长,想起刚刚赤司展露出来的对于这种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常识的意面,有些不放心的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昏暗的房间里赤司有些昏沉的睡着,杯子并没有盖好。青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把被子拉了上去。看着赤司安静的睡颜。

青峰第一次觉得这或许是一种不一样的情感。

是喜欢吧?

TBC


评论
热度(3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