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21,飞鸟的轨迹【黑篮/青赤】 By:Gracesting

暗搓搓小分队诶嘿!:







【阅读前提示:时间轴有些乱,前四段是两个时间轴穿插着写。私设较多】












如果是一只飞鸟就好了,大辉。




恩,赤司?




没什么。




 




·




赤司的生活环境让他从小就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而青峰做事又总是有些直来直往,在赤司面前他几乎什么都瞒不了。




这件事情青峰从刚开始认识赤司,赤司当上他们的副队长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所以这一次要对着赤司说谎,青峰说不紧张全是骗人的。




“恩?大辉不是马上也要有比赛么,怎么突然说要走?”现在正值组内赛,虽然说对于桐皇这种球队而言,青峰在组内赛似乎没有什么出场的必要,但队内应该不会允许这种赛季队员擅自离开队伍的行为。




“啊……反正有我没我都没差,如果真的到了要在这个时候淘汰掉的地步我会出场的。”青峰有些别扭的转过头,没有看赤司,他害怕自己紧张的神情一瞬间就被赤司看穿。




“哦,这样啊,那循环赛的时候会回来吧?”赤司看着青峰有些别扭的动作,虽有些奇怪但赤司终究也没多想什么。




“恩。那肯定会回来的。”青峰想要随手拿起杯子来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有些僵硬的伸出手然后转过身,“那赤司,这几天反正你也要在东京,你就住我家里好了。”




赤司抬起眼,扫了一眼面前的青峰,动作中的不自然和僵硬虽然极力在掩饰,但有的小的习惯还是无法遮蔽的。比如青峰向来拿被子都是握在手掌上,这次却先捉住了杯柄,而且有很明显的在用力的痕迹。从刚才的不对劲开始赤司大概明白了青峰是在骗他了,而原因……大概自己也明白。




“啊,不用了,我会去和洛山的球员住在一起。”赤司微微侧过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一样的目光直视着青峰。赤司和青峰在这种事情上表露出来的反应截然不同,赤司非常自然的同平常一点差别都没有的笑了一下。




“……好。”青峰觉得自己都要紧张死了,当赤司毫无保留的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估计赤司什么都看出来了。结果赤司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他。




在赛季突然说要去出去转一圈这种就算青峰平常再不重视也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赤司居然就这么相信了。




青峰突然有些沾沾自喜,看来自己的骗人技术有所长进啊。




赤司带来的东西其实也并不多,不过是两三件换洗的衬衫和洗漱用品,还有一看就记得全都是球队的各项指数的分析和几本书,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就可以全部放下。而且赤司到这里的时间也不过是昨天,也来不及拿多少东西。




把东西收拾好的赤司看着正靠在墙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大辉。神色闪过一些不自然。




“大辉?那你不管怎么样好好玩,我们到时候再见。”赤司微笑的靠近自己在一起快要两年的恋人,把他拉了下来十分自然的给了一个吻。




“好,到时候再见。”青峰习惯性的覆上赤司的唇,有些得意的舔着对方的嘴唇,很快的就分开了。




赤司没有再搭话,笑着挥了挥手就走了出去。




看着赤司走出自己家的背影青峰才终于放松下来,靠在墙上长舒一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啊……




然后青峰走进自己的房间,拿出自己的手机,飞速的编辑着短信发了过去。




“给赤司说过了,我明天去你那里。”




收信人:火神大我。




 




·




其实洛山并不是昨天才到东京的。




去年WC的败北意外的没有让他们从此就丧失斗志,反而从那天开始一个个都如同被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更加用心的练习。赤司的改变也让整个洛山的队伍随之而变了不少,作为一个完美的PG和队长,赤司不管在场上还是在场下都让洛山变得前所未有的团结。




而他们今年也是比以往都要早的到达了京都,从第一场比赛就开始看,不管队伍是强是弱,都会非常认真的分析每一场。




昨天正好有一场诚凛的组内赛。




不难发现,火神大我的状态与去年相比只能说是更好,而且打法不仅保持着自己一贯的风格,也越来越像一个人……




青峰大辉。




玲央微微侧过头,看着赤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青峰大辉是赤司在一起快两年的恋人,这件事情虽然赤司从来没有提起,但当他们发现在洛山门口等赤司的青峰和两个人见面后熟稔的动作来往后去问赤司的时候,赤司也没有什么隐瞒的直接承认了。




虽然是有些意外,但大家也都这么接受了。毕竟看着当事人一副和我没什么关系的表情大家把所有想问的话全都自我消化了。




而火神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怎么做到和青峰那种随心所欲的投篮方式相似这么多的?似乎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答案,就是两个人平常在一起ONE ON ONE的机会多了。




赤司感受到了队友们一致向他投来的目光,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看着赛场冷静的开口:“这种打法和青峰的打法有不少相通之处,而青峰是你们在最后的循环赛几乎没有疑问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实力非常强大的对手,好好看,别想什么有的没的。”




然后洛山诸位的表情只能用惊悚来形容了。




赤司说的是你们,不是我们。




“……小征你说你们是什么意思?”玲央开口,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




“哦,我不会上场的,整个赛季都是。之后的WC也或许会都不上场。”赤司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认真的看着场上的形式。顺便轻描淡写的随手丢了一个炸弹给旁边的自己的队友们。




“…………!!!!!”小太郎看着玲央,玲央看着永吉,一瞬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为为为什么…………”




“个人原因。”赤司终于舍得把目光从场上移开,看着身旁的队友,微微笑了一下,“我和教练已经讲过了,这个赛季过后我就会辞去队长的职务,不过还是会偶尔和你们一起打打篮球的。有什么不会的题也可以继续来问我。”




“别说了,专心看比赛。去年可就是败在诚凛这里了,你们今年还打算当第二么?”




赤司看着场上火神奔跑的身影,撩起上衣擦汗的样子,和黑子对拳的样子……赤司不由得把另外一个身影和火神相重叠,那是他从帝光开始就一直不由得注视的一个身影。




当时的青峰大辉作为帝光的王牌,他是帝光的队长,两个人之间的交集虽然不多但最基本的默契这种东西都不会少。那个时候他就有专门留意过青峰的打法,后来随着两个人的交往,了解的越来越深……




只是没有想到,会在另外一个人身上看到这些东西的影子。




 




·




“回来了。”青峰想了很久,把手里的短信几番编辑才最终发送了出去。




组内赛几番轮流下来,没多久就是循环赛了。




而海常,因为黄濑的脚伤不能保证次次上场,也是尽量的一直把黄濑往后拖。能拖到什么时候就拖到什么时候,到不得不上场的时候再去。




至于洛山,赤司从头到尾没有上场,不过这并没有什么意外的,去年也差不多就是这样,赤司首发的次数少之又少,一次对秀德,一次对诚凛。




秀德里面自从有了绿间和高尾两个人越来越默契的配合,今年更是一开场就非常强势,势比拿下冠军的气势。阳泉里面则是有一个紫原一个冰室,紫原也难得少了去年的那种懒散的态度。




今年的角逐看来会十分激烈。




赤司并没有回复青峰短信。青峰也想着对方可能在忙于球队的事情没有在意。和火神一起就往家走了。




赤司在短信传送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看完以后先是随手丢到了一边,盯着手机看了好久才缓缓的拿了起来,顺便带上了随身用的包走了出去。




本来赤司的意思是让洛山的球员们住在他家就可以了,但大家都一致认为太麻烦了所以没有去,赤司则是整个战队都在这里他也不能一个人在家里住着。虽然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感觉还是挺微妙的。




后来他就去了青峰家。




赤司到青峰家的时候青峰还并没有回来,赤司想了想就转身走进了厨房。




对于料理这件事情,本来青峰以为赤司这种小少爷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碰,结果赤司第一次做饭的时候他都吓傻了。就赤司的原话来说就是料理本身就是一门艺术,我学习的一门艺术很奇怪么?




后来当赤司做好饭了以后青峰也就大概明白赤司的意思了。本来一直躺在自己家那些相貌平平的菜啊肉啊过了一遍赤司的手就变得一个比一个好看。




“啊赤司,要是以后你家落魄了什么的,我就带你去开个餐馆,你做饭我跑堂,怎么样?然后我们再领养个儿子,别的可以不会一定要会打篮球,打的要比咱俩都好。然后餐馆的名字就叫个什么篮球世家好了。”青峰看着满桌的饭菜,脑洞大开。




赤司无奈的笑了一下,把围裙解下来丢到一边:“你在想什么啊大辉,首先你所有的假设第一条我就不同意啊,然后如果真的有儿子的话要考年级第一就是了,篮球当然不能差。”




赤司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不过都是之前的事情了,虽然他们都现在都还没有分手,不过有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该做什么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所以他在到青峰家之前还格外贴地气的去旁边的超市转了一圈,抱了一个袋子,里面全都是菜。




熟练的先把案板放到水龙头下洗了一遍,拿出菜刀工熟练的切了起来,锋利的刀刃落在案板上发出规律的声响。




正当赤司把切好的豆腐倒进锅里的时候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转过头,看见青峰有些意外的眼神。




“诶?赤司?我还以为你们一直在忙着分析啊什么的没想到你居然来了。”青峰一边惊讶于赤司的突然出现一边庆幸着还好自己刚才让火神回家了,要不然碰到可就糟糕了。




“今天晚上正好休息,所以就过来了,大辉等一下吧,饭快好了。”赤司平静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没有再看青峰。




“啊一回来就有饭吃,”青峰看到赤司专心于做饭的身影时,这么多天未曾有过的愧疚突然填满了他的心脏,青峰走了过去,伸出双手微微弯下身子抱住了赤司,双手伸过去环住赤司的腰部,“最近怎么都不见你上场?”说完顺便用自己的脸蹭了一下赤司柔软的头发。




赤司微微笑了一下,把头往过稍稍侧了一点:“啊,你还有关注比赛?”




“本来想着看你打球,结果一次都没看到,就看到你坐在板凳上。”青峰老实的交代,就算这些天他一直和火神在一起但是每次到了洛山的比赛他都会准时的看。




赤司很明显不打算告诉青峰他的决定,随口说道:“没什么必要上场。”




“喂!赤司,你这个样子……”




“大辉?刚才有事忘了说……你……”




青峰家的门又一次被人打开,正好一进去就可以看到厨房。听到声音的青峰和赤司都有些意外的转过头,刚刚拿着钥匙开了门的火神大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事情。青峰有些尴尬,僵硬的收回了抱着赤司的手。




“赤司君……”




“是火神啊,很久没见了。”赤司的表情和刚才如出一辙,一点惊讶都没有从他的脸上闪过,“找大辉有事么?”




 




·




比赛完了以后赤司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正在甩干手上的水准备走出体育场和队友汇合的赤司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体育馆后台的设计因为房间杂多而有些乱,所有青峰如果不是刻意留意周围是看不到赤司的。




赤司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就在这么一场普通的组内赛,青峰回来。而且很明显,青峰是一个人来的,桃井并不在。




刚想上去叫住那个人的时候就看到了从另外一边走出来的火神和黑子。




赤司的目光暗了一下,微微侧过身。




“打得不错。”青峰微微一笑,这么说道。




火神瘪了瘪嘴:“如果对手是赤司的话我会打的更好的。”




青峰的神色一瞬间有点奇怪,不过很快也就恢复了正常,笑着锤了一下火神的肩膀:“就那么想和赤司打一场?现在的他可才是真正的厉害。”




“所以嘛!就更加跃跃欲试了。”火神的脸上有着不可忽略的欣喜和向往,“话说以前的赤司是什么样的呢?”




“这种事情啊,”青峰耸了耸肩,“难道你不应该问黑子么,我觉得帝光的时候很明显他们比较熟。”




“黑子有说啊,不过还是很好奇。”




“火神君明明是记不住我说过什么。”黑子默默的出现在了青峰的旁边,神补刀。




“哈哈哈哈哈哈黑子说得对。”




“闭嘴!青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考试成绩很高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青峰笑着看着眼前的人有些愤懑和羞愧的表情,“不过说真的啊,那个时候和赤司在一起打球,就是觉得不管对手是谁都可以放心的交给他,让他带着我们走就一定能赢。那个时候的我们还都不像现在这样子,我们也不过是放在同龄人里面有了点天分,就这样,每一场的球,都会赢得很开心。也就会觉得赤司真的很厉害。”




火神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突然话多了起来的青峰和旁边点着头的黑子。




“赤司他啊,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赤司站在阴暗处听见青峰这么说,脸上的神色意味不明。




“好!越来越有斗志了!一定打败赤司!”火神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青峰的肩膀,声音提高了不少,认真的说着。




青峰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凑了上去,并没有顾忌旁边站着的黑子的给了火神一个吻。正如他和赤司经常做的那样。火神难得的没有拒绝,还有一副要把这个吻加深的趋势。




接着随着他们说话声音的渐渐减下。赤司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




“火神吃饭了吗?没有的话留下来一起吧。”赤司侧过头,对着火神说道。




火神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才火神的话里面的意味其实很明显,就连青峰都听得出来,两个人起码在他进家门前是一起的。




“呃……不用了吧……赤司你说呢?”青峰更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他给赤司的说辞是出去转了转,那这刚一回来就和火神在一起的确怎么想都不符合逻辑。赤司不会听不出来火神的意思,却还主动留火神吃饭。可这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一起留下来吧,反正我也做的有点多了。”赤司微笑的走到案板上把香菇拿了起来,倒进锅里,“火神对料理应该没有什么忌口吧?”




火神十分艰难的理解了一下目前的处境,开口:“……应该没有。”




“那既然都来了就别走了,大辉你说呢?”赤司并没有看大辉,拿出调料。




“……既然赤司都这么说了,那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青峰直接心一横,要真的有什么事的话反正早死晚死都是一死。




“好吧……”火神有些震惊的看着青峰,答应了。




青峰揉了揉额头,拉着火神走了出去。




赤司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神情有些淡漠,没有说话。




“话说你找我什么事?”青峰在餐桌上第一个开口,找了一个还不算太尴尬的话题。




火神吞了吞口水,抬头看了一眼赤司,又转头看着青峰:“……呃……想在循环赛前找你出去ONE ON ONE……”




赤司的眼神并不为所动,有的事情他知道,但他总能藏得很好,赤司抬起头:“之前看诚凛比赛的时候还发现火神的打法越来越像大辉了,之前没少在一起练习吧?”




赤司的话中听不出什么明确的意味,青峰捏紧了手里的筷子,尽量不让筷子抖的太厉害,装作平常的夹着寿司:“……其实也没有很多次,只是他可能本来就和我体质比较像吧也说不定……”




得,越解释越乱。




赤司笑着看了青峰一眼,没有再开口。




一顿饭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于各怀心事的三个人来说却很是漫长。




终于赤司先放下了筷子,起身:“大辉自己洗碗吧,既然有朋友来了我也不方便久留,那我先回去好了。球队或许有事情。”




听到这话的青峰如释重负的在心里长舒一口气,也放下了筷子:“那赤司,你先走吧,要不要我送你?”




“我只不过在京都待了一年多,又不是不认识东京的路了。”赤司耸了耸肩,拿起自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和钱包,“而且我让司机来接我。”




青峰撇了撇嘴:“差点忘了你是大少爷。”




听起来像是句讽刺的话在赤司耳边不过是两个人平常开惯了的玩笑罢了:“对了,来的时候给你买了菜,都在冰箱里,有时间的话自己动动手,别吃泡面。”




今天的赤司貌似有些不一样。青峰这么想到。平常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有的事情赤司会做,但像今天这么会说出来的次数……好像也就这么一次。




“呃……那我也走了,既然没什么事。”火神很明显的感到了面前的两个人中间有着自己不可逾越的鸿沟,有些尴尬,也有些难受。




“赛场上再见。”青峰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




“恩。”赤司一笑带过。




“赛场上再见。”火神这么回答。




 




·




桐皇和洛山对上了。




两边都对这场比赛格外重视。




奇迹的世代的王牌和队长。之前一直被拿来比较的两个人其实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比过一次。所以私下对他们到底谁会更略胜一筹的猜测数不胜数。




比赛当天,整个体育场更是意外的人多。黄濑,黑子,绿间,紫原和他们现在身后所站的人全部到场。这一场比赛他们都十分期待。就连他们,对于青峰和赤司究竟谁更强略胜一筹很是好奇。虽然说是ONE ON ONE的话青峰应该是没有什么意外会占上风的。




但篮球,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比赛。




有了赤司和洛山和青峰所在的桐皇,到底哪边会赢,他们谁都不清楚。




然而赤司并不是首发。




正在系鞋带的青峰听到念完洛山首发名单后眼睛一瞬间瞪大,看着对边的洛山,赤司披着外套坐在板凳上并没有说话,反倒是教练给首发们开始了训话。




在场的人都有些意外。熟悉洛山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向来都是赤司开口。




赤司这次却只是坐在旁边,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青峰则是猛地握紧了拳,赤司,你这家伙……你到底在搞什么啊!难道你是认为桐皇的实力你没有必要上场么!那么……我就把你逼上场吧。




这场比赛青峰打的格外的生猛,从一开始惊人的得分率就可以看得出来。尽管体力消耗大但是洛山也大概是第一次被人落后这么多分数了。




教练看这情势不对立刻叫了暂停,下来后的洛山球员们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赤司坐在旁边抬起了眼,看了一眼比分板,转过头看了一眼洛山的球员们,又转过头,看着拿着矿泉水瓶子的青峰毫无保留的向他投射过来的目光。




“后半场,把我换上场吧。”赤司突然开口。




教练看向赤司,摇了摇头:“不行,我不可能叫你上场的。”




“为什么!小征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不让他上场,如果是去年输掉的事情那为什么之前都好好的!唯独到了这种时候就不行了。教练你也看得到,如果小征不上场的恶化我们只能输掉了。”玲央难得的有些激动,他突然站起来直视着教练说道。




“……”教练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看向了赤司。




“后半场我会上场,你们专心比赛吧,不要把比分拉太多了。”赤司忽略掉了教练的目光,并没有看向洛山的球员。




前半场下来洛山比桐皇落后了15分,全部都是因为青峰这次第一节就开ZONE,后面却没有因为体力的消耗反而越打越有感觉。下半场马上开始,青峰看着赤司把披在肩上的外套终于丢了下来,在全场的欢呼中走上了场。




终于等到了么……和你打的这一场篮球赛。




恋人亦对手,青峰和赤司都不是会为了一己私情而对对方放水的人,所以下半场一开始就连观众都感受得到全场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在一开始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正面交锋的机会,直到青峰带球过了两个人,来到篮下。篮下是赤司在防。两个人第一次正面交锋。然而在青峰带球准备从赤司右边过去的时候赤司的动作慢了一秒,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青峰投篮。2分。




“怎么了?”永吉抢了篮板以后迅速传球给小太郎,小太郎往过跑的同时赤司和青峰都没有反应。站在原地。青峰突然张口问道。




“有什么事么?这绝对不是你的水平。”




“难道你对我都不肯用全力去击败么!”




赤司缓缓的转过头,脸色并不好看,却是缓缓的笑了一下:“大辉……你在说什么啊?”说完以后赤司没有再停留,跑了过去。




 




·




当绿间接到赤司的电话的时候他有些意外,在听完对方说完以后更是抓着衣服就直接冲下了楼。




当他冲进赤司所给的房间的时候,那个他认识了很久的赤司征十郎躺在床上,有些无聊的看着外面。




“绿间,我决定做手术。”赤司还未等绿间开口,就这么说道。




“……成功率?”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的绿间,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不到20%啊,大概就是会死在这里了。”赤司转过头,看着绿间,笑着说道。




“……叔叔呢?”绿间拉开旁边的椅子,很明显之前这里一直有个人坐着。




“我叫父亲离开了,有的事情真的不由人。”赤司的语气很自然,谈论的仿佛不是生死的大事,而是今天的晚饭是什么才好。




“那为什么找我?为什么谁都不肯说就只告诉我?”绿间的表情有些激动。




“恩,大概是觉得有的话可以放心的给你说吧。”赤司看着绿间的眼睛,说道。




“如果我死了请最后一个通知大辉。”赤司的话让绿间有些意外。




“为什么?”绿间看着赤司,满脸都是不解。




“我和大辉其实一直都是恋人……两年吧,快了。”




“你在说什么?!”绿间猛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赤司。赤司的脸色比起平常苍白了不少,眼神却还是一如往常,仿佛那些疼痛都不在。




“而且终于能和大辉来一场球赛了,这么想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赤司微笑。




 




·




当青峰接到电话以后他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手机从手里顿时跌落,掉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青峰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踩着一双拖鞋抓起钥匙迅速的冲了下去。跑到路上的时候几乎是不要命的到路中间拦了一辆出租车就上去了,一边又一边的催着司机快一点。到达医院的时候直接是赤脚的冲了上去,虽然这种情节在医院里面并不少见,但还是有不少人看着青峰的身影,有的人的眼神是疑惑,而看惯了这种事情的医生则是怜悯。




当青峰冲到手术室的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帝光的,洛山的。黄濑和黑子都在不动声色的掉着眼泪,看到青峰来的时候投向青峰的眼神除了诧异还有一丝厌恶。




就在青峰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的时候,绿间突然走上去,神色中的阴郁周围的人都未曾见到过,对着青峰就是一拳。




青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的天翻地覆了,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绿间这一拳下去的一点情面都没留。青峰坐在地上看着绿间,突然低声吼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




“赤司他什么都没和我说过。”




“如果他……妈的……”




青峰的眼眶突然红了起来。




 




·




黑子把伞合上,立起来放在墙边。




窗外的雨意外的大,几乎是让末日一般的倾盆的雨。




“早就知道了吧?火神君。”黑子看着窗外灰暗的天空和接连不断的打在窗户上的雨点,突然开口。




火神沉默了好久,才答道:“恩……”




黑子突然笑了,笑中还带了点绝望:“那为什么呢?”




那为什么呢?




为什么明明知道青峰君和赤司君在一起很久了你还从来不会让自己别再去接触青峰?




喜欢这种事情虽然没有什么先来后到但为什么呢?




是真的很讨厌赤司君么?




火神君对青峰君那真的叫喜欢吗?




明明不知道不应该为什么要去做呢?




明明知道赤司君一定发现了为什么就不能把话说开呢?




让青峰君到现在才意识到他一直多么多么喜欢赤司君真的好吗?




火神君其实那一天就发现了在拐角的赤司君对吧?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这么逼死赤司君呢?




 




·




青峰跪在房间里。




赤司躺在白色的床上,盖着白色的床单。红色的头发柔软的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眼睛紧紧地闭着。赤司看上去只像是睡着了。




青峰抬起头,窗外的树干上停留了一只鸟,突然,像是受了什么惊动一样它扑闪着翅膀,穿过有些凌乱的交错着的树枝。窗外的天真蓝啊,还飘着几片连绵起伏的白云,它就在那毫无遮拦的天空下向前飞去,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我们谁都不知道的天空的尽头。只留下一串痕迹。




它去哪了?




青峰有些迷惘的想着。




 




·




如果是一只飞鸟就好了,大辉。




恩,赤司?




没什么。








END








后记:




我是真的没想到我居然会给一个短篇写后记。




对于这个的题目从一开始的毫无思路到有了大概的想法到给里面填剧情,真的是经历了蛮长的一段时间。小伙伴大概都知道我很久之前就说有思路了。




从一开始想的青赤到最后写的青赤火的三角恋自己也是推翻自己很多次。




我大概先来谈谈我对于每一个人的情感的自己的看法。真的私设太多……




对于阿征我觉得阿征对于感情不会属于那种特别强势的人,在处于这种局面的时候也觉得不会说是第一个提出来要谈清楚的。




对于青峰,他一直是爱着阿征的。但有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是长期的不见自己真的会有些疑惑到底是不是还是喜欢着对方了。而青峰大概就是处于这么一个局面,和阿征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啊这是我的爱人的想法,但是不在一起了对于其他人虽然不想说这是我爱的人,但是对于别人所给自己的东西会接受。




对于火神,我是觉得他对于青峰可能更多是一种憧憬【黄濑:…………】,好吧,不闹了,大概就是一种觉得哦我觉得你很对我口味我想要和你搞好关系的大概那种想法。




其实青峰和火神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他们都没有互相说过在一起,只是久而久之都这么以为了。




我承认我想写的东西以我个人微博的文学功底根本表达不清,有的东西想写就是写不出来……




不管怎么说,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欢迎讨论。








最后的小剧场:




我在写篮球的时候卡了……于是在和 @<厌-锦仄> 的私聊中大概就出现了以下的东西Orz















还有那句话我本来是想写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的【。








评论
热度(39)
  1. Gracesting暗搓搓小分队诶嘿!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