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火影/止鼬】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吵架啦x

Chapter 8

鼬在门口伫立了一会,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心情某名糟糕了起来。

其实鼬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么一天的,止水会亲口说出自己喜欢的女生是什么样子的,或许亲口说出自己喜欢的女生是什么。鼬也知道自己作为止水的堂弟能给予止水的就是祝福。

可是他没有想到真正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时候,自己的心情仿佛被什么一瞬间拖进谷底,糟糕透顶。也不知道为什么的烦躁席卷而来。

止水从小就不乏女生喜欢,转交情书这种事情鼬也经历过。只是止水的态度从来都是笑嘻嘻的说不是对恋人的喜欢,鼬也从来没有多放在心上过。短头发外向的女生么……

鼬抓紧了手上的书包带,转过头匆匆的走下楼。

步伐有些急促,慌乱的推开老师的办公室门,连报道都忘记了,走到老师的办公桌前。老师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这个平常班里最冷静的学生难得的失态。

“宇智波同学……怎么了么?现在不是应该社团么?”

“老师,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麻烦老师给我开一个出门条。”鼬微微的喘着气,认真的看着老师,声音虽然同往常没有什么起伏,但是细听可以听出不易察觉的慌乱。

老师笑了笑,拍了拍鼬的肩膀:“以后身体不舒服就要早说,不要硬撑着,旷几堂课都无所谓,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鼬点了点头。眼神中泄露出一些迷惘。

老师并未再多说什么,毕竟自己带的学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性格他比谁都了解。迅速的开了一个出门条递到鼬的手上。

“快回家去吧。今天的作业就不用写了。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老师。”鼬把出门条紧紧地攥在手中,向着老师微微鞠了一躬就转身了。

鼬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向来都是保持着完美的出勤记录,不迟到不早退,所以老师也什么都没有多想的给了出门条。

鼬有些失神的擦了擦头上的汗,走向校门口。偶尔身边会路过一些正相互挽着手臂的情侣,鼬看着他们,脑海中仿佛那个男性就是止水,他身边就是一个止水口中让自己心仪的女孩子。

真是……

鼬把出门条递给门口的警卫,走出了自己的学校。阳光落在面前的地面上。还没到下班时间路上的车并不多,平常的一天。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没有地震,没有海啸,没有突如其来爆发的疾病,没有恐怖袭击,万家和乐。

鼬皱了皱眉,掏出手机给弥彦发了条短信,说今天的社团活动自己请假,收起手机转过身往家走。没过多久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鼬翻了翻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止水发来的短信。

止水问了一句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鼬什么都没有回复,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伫立在人行道中间。路过的行人有些转过头看着鼬,看着这个站在人行道人间却在发呆的人,眼神中充满了奇怪。

鼬看着止水的短信,看了好久,关掉了手机,把手机直接放进书包里。往家走。

离家的路并不算太远,中途路过了一家理发店,鼬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口想了很久。

就突然就有一种想去剪头发的时候。小学的时候鼬因为一头长发被人吐槽过女孩子怪物什么,最后被人揪头发的时候鼬只是默默的把对方打了一顿倒也没有想过去剪头发。后来虽然拿这个开玩笑的人越来越少,可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会如期收获大家诧异的眼光,就算如此,鼬也从来没有想到剪短头发。

可是今天鼬听完止水的话以后,突然就想干脆剪短头发好了。

犹豫了一会,鼬几度都差点推开门,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什么时候自己都那么不理智了。

到家,鼬拿出钥匙开了门,房屋里空荡荡的,佐助应该还没有回来,斑神出鬼没更不肯能在,泉奈不知道在哪里,镜好像说是去外地了,带土自从被斑赶出家门以后都是午夜以后爬管道回家的。至于止水……鼬把书包甩在自己的床上,走进卫生间。占据了大半个墙的镜子上是自己的样子,柔顺的头发让不少女生都会心生羡慕,随便的一束,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头发很长。

鼬抬手把绑着头发的红绳去掉,头发顺势散落。鼬把左手伸入脑后的头发上,沿着发丝一路顺下来,引起不少头发落在了肩膀前。

止水他喜欢……短发的女孩子啊。

佐助一开门就看到了家里的灯已经亮了,有些奇怪的放下书包,向来他都是第一个回来的,走到卫生间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哥散开头发,站在镜子前发呆。

“哥……怎么了?”

鼬转过身,正对着佐助:“佐助回来了啊。”

“哥你不是今天社团活动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止水哥没和你一起回来么?”佐助走到鼬跟前,顺手玩了一下自己哥哥的头发。

“佐助,你说,我把头发剪了怎么样?”鼬避开了关于止水的问题,突然问起佐助。

“诶?!”佐助停下手里的动作,绕到鼬的正面前,不乏震惊的看着鼬,“哥你怎么了?!之前不是说什么都不肯剪头发么。”

“突然想剪头发了啊。”鼬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再一次把自己的头发拨到前面去。

“为什么?”佐助明白从鼬对于自己留长发的坚持,不管别人怎么看都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决定。

“啊……就是突然想剪头发了……你觉得怎么样?”鼬拿起红色的发绳走出了卫生间,长发飘散在身后,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间甩出好看的弧。

“哥你留头发很好看啊,怎么了,到底出了啥事么?”佐助跟上鼬的步伐, 看着鼬的头发在他面前微微晃动。

“啊……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突然想剪头发了而已。只是有想法。”鼬笑着揉了揉佐助的头发,一头炸毛揉起来手感倒还是真不错。

“哥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佐助很是认真的说,“不管因为啥事不要和自己的头发过不去。哥你从小都没这么想过,今天咋了啊……”

鼬一直避开重点的回答让佐助很是心急。

“真的没怎么,你别多想了,赶紧去写作业吧。”鼬把双手绕到脑后熟练的绑好头发。

为什么他宇智波鼬要因为止水的一句话就变得这么心神不宁。

为什么。凭什么。

看着佐助走向房间的背影鼬突然想起来今天应该是轮到了他做饭,走向厨房准备晚餐。做到一半的时候止水回来了。

止水看见在厨房里忙活的鼬,习惯性的过去帮忙,倒也是没想到鼬看见他帮他洗菜的时候停下了动作,冷冷的看着他。

止水被鼬看得有些不自然,也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小鼬怎么了……还有今天社团活动你怎么没来?我去找你的老师她说你不舒服,怎么了嘛?要是不舒服晚上我帮你做饭吧。”

鼬看了止水很长时间,面无表情的脸色到最后扯出一个笑:“和止水哥没有关系,止水哥不用关心了。”

止水被鼬突然的疏远吓了一跳,有些震惊的看着鼬:“你怎么了……这是?”

“都说了和你无关。”

鼬转过头,什么都没再说。

TBC


评论(11)
热度(3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