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火影/宇智波五件套】非彼无我

超现代设定。

@maosijunyo 的联文。

 

1. 

斑一脚把油门踩到底,白色的保时捷911在并没有多少人的路上一下子被甩出一个相当夸张的弧度,同时也使柱间重重地撞到了后面的椅子上。不过到头来柱间也是难得的沉默,没有一贯的一脸认真地给斑说超速的危害,没有等到斑板着脸却还是放满速度,没有扑上去亲一口再说一句斑斑最好了——反倒是撇过头看了一眼冷着脸的斑,保持着从未有过的沉默。

气氛有些诡谲。相当诡谲。

斑并没有用自动导向,他一向很讨厌自动导向这种东西——那种缓慢的移动、晃悠悠的悬浮感哪里有开车的感觉。他沉默地看着车速越飙越高,直到车窗外的风景沦为模糊的彩线,让人产生不现实感,头晕目眩。在一幢一看就知道是有权势人家才能住的——是住得了而不是住得起的——城堡似的房子旁,他终于猛地踩了刹车。

柱间的头再一次狠狠地撞到了椅子上,发出有些吓人的声响。听上去挺疼,但是斑却失去了嘲笑他不系安全带的坏习惯的心情。

斑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利落的换挡,驾驶着车子升到11层,他们的家在11层——或许更准确的说,柱间的家在11层。熟练的把车子平稳的停到阳台上的车位,熄了火以后斑下了车。甩门发出的声音让正准备开车门的柱间都愣了一下。斑把手里的车钥匙往柱间的方向抛去,柱间接过,看着手中的车钥匙,有些复杂的情感。

斑可以随便出入柱间家的门,哪怕今天也是。斑直接走进卧室把自己并不多的衣服扔进旁边一个敞开后还没来得及收拾完的摆了几天的箱子里。柱间跟了过来,靠在门框上看着斑几乎是发泄般的把衣服砸进去。柱间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你说有的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柱间走到箱子旁边,把斑扔在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作为千手族长几乎是出于权力巅峰的千手柱间,蹲下身,把揉的有些乱的衣服弄平,再悉心的叠好,分好类在箱子里面规规矩矩的放好。

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面前都快是要跪在地上的柱间,看了很久没有说话,微微侧过身,走到床头柜把自己顺手放过去的所有文件和电脑都装进自己的包里,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是纸张翻动的声音,呼呼啦啦的听上去很令人心烦。——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电脑里面可以说是几乎有着所有人的编程,这到底有多重要也就不言而喻了。斑看着摆在床头柜上的那年刚结婚柱间非要拉着自己照的相片——上面的黑长直笑的灿烂的不行,旁边的黑长炸虽然一脸不耐烦,倒是也是可以看出溢于言表的幸福和开心。

是回不去了吧。

斑转过头,柱间把东西都整理好了,合上敞开了快半个月的箱子,扣好,最终缓缓地拉出拉杆,发出“咔”的一声,清脆却又沉重。斑走了过去,柱间的眼神里有些闪躲,斑也没有和柱间再最后的时间说点什么伤春悲秋的话的打算,自然他也不是这种人。斑难得没有露出嘲讽的笑容,接过拉杆头也不回的走了。

柱间看着斑接过拉杆,咕噜再地板上滚动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面倒很是明显。柱间转过身,看着斑的背影,喉结滚动了一下,有些艰难的开口:“要我送送你么?”

已经走远的人顿了一下,什么都没说,继续走下楼。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回头,哪怕一眼。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离婚了。

准确的说,离婚协议上个月就签过了,之后两个人都在忙各自的事情,直到今天才抽出时间出来去办了手续。

这件事情其实在S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全国都是。自从全信息时代浩浩荡荡而来,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可以说是一直处于权力的巅峰。他们几乎掌控着所有人的编程,不过俗成的规矩就是两族各自有掌管的领域,互不侵犯。这条几乎是被人认为是定律的规矩自打三年前两族现任族长,也就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结婚后有了动摇。令人意外的是,两族依然保持互不侵犯,倒是有紧急情况的时候会互相帮忙就是了。

可是他们离婚了。媒体第一次报道是在一个月前,柱间和水户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被公布后。双方都只是说了一句协议离婚就再无更多的话语。

斑拉着自己的箱子走到地下停车场。尽管说每家的阳台都有独立的车位,可是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那个不是有个两三辆车的——毕竟这里停放的才是他的车,而不是那辆充满柱间风格的白车。斑把行李扔到车的后备箱,车子缓缓地腾空约莫一米的距离,地下停车场出现了蓝色的路标。斑想了一会,用了闲置了很久的自动导向。

坦白来说,他现在真的挺累的。各种原因。

上个月的月底突然有个区域普遍的编程出现不稳定的情况,斑和柱间都在忙这个,几天几夜地不合眼只能通过各种药物勉强维持住健康状况。还有突如其来的离婚。斑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把自己弄的憔悴的不行,他可是宇智波斑。

宇智波大宅没有多久就到了。

斑把车停好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走了进去。

不过是离婚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一切不过是从头再来。

TBC

 

第二章。@maosijunyo 

评论(6)
热度(46)
  1. 生无可恋脸Gracesting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