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火影/止鼬】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9)

Chapter 9


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最近的关系有点奇怪。


向来两个人早上都是一起出门的,偶尔有什么事一方也会等一下另一方。而今天早上鼬起的格外的早,早餐都没有吃,把能拿的匆匆带上就出门。止水刚洗漱完打着哈欠踩着拖鞋懒洋洋的走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鼬拿着早餐走出门的背影。止水愣了一下,话还没出口,鼬就已经走远了。


止水在楼梯上愣了愣,转过头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已经坐到餐桌上吃番茄的佐助。佐助侧过头看着止水耸了耸肩,用眼神示意止水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止水皱了皱眉,想着或许是学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鼬没来得及说就匆匆离开了。


止水走下楼梯和斑先说了声早上好,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佐助突然用手肘撞了一下止水,止水手微微一抖,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着佐助,佐助脸上的表情倒是很认真,让止水有点吓了一跳。


“怎么了么……?”止水放下筷子,问道。


“啊我哥昨天晚上回家突然问我剪头发怎么样,你知道咋了么?”佐助放下杯子,微微侧过身,语气中带了些少有的严肃。


“诶……?!”止水一下子差点没握紧杯子,表情有些震惊,“是吗?我不知道……昨天回来的时候小鼬突然对我态度特别差就是了。”


止水也明白,鼬对于自己的头发是怎么样的坚持甚至到了有些偏执的地步。


佐助皱了皱眉,咬着嘴唇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过了一会才开口:“昨天在学校有发生什么么?……对了,昨天怎么没一起回来?”


止水把已经冷掉的咖啡灌进喉咙里,苦涩的味道在舌尖瞬间炸开。止水皱了皱眉,不知道是因为忘记了加糖的咖啡还是因为鼬突然有些异样的举动。


“昨天啊……昨天社团活动小鼬就没有去。去问老师的时候老师说因为竞赛的事情是耽搁了一会,不过没有多久就去社团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突然又回去说身体不舒服,开了出门条。”止水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斑刚刚放下的报纸,找到财经专刊,摊开在面前的桌子上,随意的浏览了起来。


“啊……”佐助也没有再说什么,把手里的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后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站起身,把扔在椅子旁的包拎了起来,准备离开时又想是想到什么一样停住了步伐,小声的在止水耳边说:“止水哥你要不要抽时间找找我哥?”


止水还没来得及答话,佐助背着书包就走远了。


斑放下手中的咖啡,抬起头向止水的方向扫了一眼,止水吓得立刻埋下头继续看报纸。


等到佐助走出去了一段距离后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佐助掏出手机,上面是显示的发信人是宇智波止水。


“最近期末考,可能没时间,你能找找么?”


佐助站在原地,早上的街道总是开车比走路慢,交错而响的鸣笛声有些让人心烦。佐助很快的回复:“我哥有什么事都不给我说,你也知道。”


止水收到短信后正好斑拉开了椅子,一边往上走的同时一边系着衬衫袖口的扣子,系好以后利落的把领带夹调整好,止水眼疾手快的把手机扔到腿上。


斑在路过止水的时候扫了一眼止水,开口:“你们老师昨天给我打电话,说让你最近把之前那篇论文写完,或许可以发表。”


“诶……?”止水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还是欣喜之情,“好,我知道了。”


斑不知道在想什么,歪着头看着止水,过了一会才开口:“在学校好好表现。”


止水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斑,点了点头。


斑刚刚提到的论文是止水上学期写过的期末论文,在老师间获得了很高的赞誉,当时止水的导师就告诉他如果好好再完善一下之后发表出来会成为他大学期间非常光彩的一笔。


止水捉摸着刚才斑和佐助的话,微微叹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给佐助编辑短信。


“最近不信,刚才上面给命令了,等这学期完吧。”


佐助收到短信后神情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身旁那个金发男孩的喧嚣仿佛都听不到一般。过了很久才有些烦躁的不耐烦的大喊:“吊车尾的别吵了好不好,很烦。”说完直接转回头,飞快的在手机上打字,丝毫不在意身边人委屈的表情。


“都好。”


止水收到短信后没有打算再回复,和餐桌上永远的最后一个人,也可以算得上这里面唯一一个和他有血缘关系的镜打了声招呼就拿起自己的笔电往学校走去。


止水觉得有些奇怪,鼬最近的反应到底是怎么了。每次轮到他或者鼬做饭的时候基本都是两个人互相帮忙的,这已经都快成了习惯。昨天他按照惯例去帮鼬洗菜的时候鼬冷淡的表情着实是把止水吓到了。止水明白鼬从小就是一个外表看上去性情有些淡漠的人,但是他起码从来没有看到过鼬那么看着他。本是想借着周末的时间好好和鼬谈一谈,不过这么看来都不行了。


走在上学的路上,止水胡思乱想了一堆事情。比如他想着或许是鼬有喜欢的女生,告白的时候被拒绝了,而理由是喜欢的女生不喜欢长发这样子——想到这里的时候止水有些不开心,虽然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想到这里以后止水接着想了想如果有一天鼬带着一个看起来很是温文尔雅,和他很明显就是很搭的那种女生回家,他会是什么想法,止水想了一下就立刻停止,他觉得自己或许会接受不了,肯定会接受不了。


但不管怎么样,出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哥的身份,于情于理止水都应该好好的和鼬谈一谈这个问题。止水在心里小小的叹了一口气,觉得今天放学的时候去找鼬一起回家,无论如何也都要和鼬好好谈一谈。


“晚上放学的时候等我一下,不要和鬼鲛先走。”止水立刻拿出还有些余热的手机,给鼬发了短信。鼬收到短信后的表情有些奇怪,终究是什么也没有回复。


本来两个人的关系可能会缓和一点。结果快到高中部放学时间的时候止水的导师一声令下把止水拽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泡了一壶茶,和他开始讨论论文的问题。


止水虽然心焦,但是想起了斑早上的那一句“在学校好好表现”如果醍醐灌顶一样的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听导师讲问题。


止水的导师对于这次论文的发表也是格外重视,当止水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天边已经黑的够彻底了。果然是因为到了大学都成年了老师就可以放心的留人了么……止水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下。


拿出手机的时候被未读短信和未接电话吓到了。


先是鼬的7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接下来是佐助的11个未接电话,和刷了满屏的“你在哪”“我哥一直在校门口等你……你干什么呢?”“喂,我哥等你等了一个多小时。”“……”


……


止水当时一个激灵大爆了手速,给鼬打去了电话。不出意外地电话响了三声就直接被挂断了。止水没有办法,给佐助回了过去,一边右手拿着手机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佐助快接电话快接电话一边飞快的跑在回家的路上。结果佐助也是不接电话,响了二十多秒的时候被挂断。止水把手机紧紧的攥在手机里,手心里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


止水的体育,尤其是跑步这一方面从小学就比同龄人出色,到了大学更是参加过几次规模很大的比赛,都是拿了可喜的成绩。这个时候的止水绝对爆出了在赛场上的速度,甚至都有可能超过也不说不定。


周围刚吃过晚饭正悠闲的散步的人看着止水奔驰的身影都露出了不一的惊讶。


等到止水气喘吁吁的靠在家门口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没有人了,鼬在厨房里收拾碗筷。止水大喘着气还没开始说话的时候鼬突然笑了,很平常的那种笑。


“止水哥不用解释,教授刚刚给斑打过电话了,我知道了,这不能怪止水哥。给你留饭了,在餐桌上。”


说完以后鼬擦着止水的肩膀走了过去。止水还在喘着气,靠在门上,看着鼬一脸平常的走上楼梯。


或许并没有什么吧……?


止水突然这么想到。


不过三周后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看法。


接到鼬的老师的电话的时候止水其实是有些惊讶的,一向学校里有什么安排或者其他事情的时候都是找斑,然而这次却找了止水。


老师让止水来学校,今天下午。


止水并没有多想些什么,毕竟他了解宇智波鼬,鼬并不是那种会上课和老师顶嘴睡觉在学校打群架的那种人。


坐在鼬的老师的面前,老师的面色有些奇怪,止水还没来得及开口,老师只是推给止水了一张成绩单,止水扫了一眼以后表情立刻变了,立刻抓起了成绩单仔细的看着。


几乎是不敢相信的再看了一遍,脸上可以说是用震惊来形容了。等到止水还没来得及开口,老师就先开始了。


“虽然不能说是多么差劲的成绩,不过这个成绩是鼬考出来的我们也不是很相信。”


“想了一想,听说鼬家里的所有长辈,就你和他的关系最好,正好你也是学校里模联的负责人,所以才给你打了电话。”


“之前没在班里说过,这场考试可能会对木叶大学的定向生名单起到参考作用。”


“你也是这里毕业的,什么情况你比做老师的也清楚。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希望看到宇智波鼬这么一个可以算是难得的优秀的孩子败在这里。”


止水忘记了自己给老师说了多少句对不起和谢谢,拿着鼬的成绩单出来的他突然想到三周前鼬突然的不对劲。


或许是有什么发生了吧?


TBC


 

评论(15)
热度(33)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