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曾经(10)

10.

下午的太阳毒辣的有些吓人。

虹村看着手里的玻璃杯,明显低于室温的橙色液体在透过玻璃窗的阳光的照射下晶莹无比,杯壁外覆盖着一层细密的水珠,偶尔会形成一道小小的水流,缓慢的从杯壁上滑动下去。

店里的气氛其实是不错的,足够爽快的凉气让每一个被酷暑这么的难耐的人能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得到身心上的满足,店里面再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着那个女子组合刚刚发布的新曲——单是听曲调和歌词就不难感受出里面那种满意的恋爱的气氛,视线中仿佛都布满了粉色的泡泡。总而言之,气氛不算差。

从刚才青峰就注意到了虹村的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吧台上,青峰顺着虹村的视线也转过身看见了吧台前正在点单的一对情侣。女孩子有一头好看的红发,一边拿着小风扇在自己的面前吹个不停一边却紧紧的挽着身旁男孩子的手臂。还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停。她身旁的男孩微笑着侧过耳听她说话,偶尔插一句嘴,半天点好单后在女孩翻出自己的钱包前把所有的账结了。

“很幸福呢。”虹村突然开口说到,用左手撑着脸,脸上带了笑意的看着青峰。

青峰慌忙的转回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低下脑袋用嘴去叼吸管,眼睛紧紧的盯着黑色的吸管,接着寻找最下面的一层若隐若现的藏在奶茶里的珍珠,用力的吸进嘴里,没有说一句话。

虹村也并不尴尬,在这有些合理的沉默中虹村转过头看着窗外。燥热的天气让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偶尔有人路过都是低着头一幅难耐的表情匆匆快步走过,挂在小店外的风铃在这似乎都凝固了的空气里几乎一动不动,很讨厌这种天气。

“当时分手就是这样的环境呢。”虹村没有转回头,依然看着窗外,却突然张口说道。

“诶?!”青峰如同触电一般迅速的抬起头,眼中闪过些许的惊异,很快的有把多余的情感压下去,看着面前的虹村,半张着嘴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却什么都没出口,只等着虹村继续讲。

“当时的阳光很毒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周围都是知了不停的叫嚷的声音,我说我们分手吧。”虹村终于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面前明显有些震惊的青峰,却没有多想,毕竟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和赤司在一起过的事情,会接受不了在他看来是正常的。虹村笑了笑,稍稍低下头,抬起灵活的手腕,仰起脖子喝了一大口橙汁。

“其实有点……不敢相信。”青峰撇了撇嘴,低下头避免着与虹村的视线接触,想起赤司在提及这件事时并无波澜的神色不知道怎么的不敢去注视虹村明显带着对过去的怀恋的眼光。

“总觉得很奇怪,一直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青峰低下头,声音有些沉闷,张口继续说道。自打他知道了赤司和虹村在一起后他把自己在那段时间关于篮球社的记忆全都翻出来想了一遍,都找不出蛛丝马迹来。

“是啊,”虹村并未在意青峰一改往常的举动,目光下垂看着漂浮在橙色液体上的冰块,“因为赤司说过不要告诉其他人。”

青峰打量着虹村说这句话时候的反映。虹村的表情中没有多么明显的伤感和难过。更多的时一种平静,对于叙述过往的平静。想了很久才有些紧张得开口:“那前辈,是怎么想的?”

“当时吗?”虹村突然弯起嘴角笑了一下,表情中很明显是对过去的释然。有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地从生命中淡去,不论当时是什么样的心境什么样的反映到最后都会变得画成一缕青烟,扶摇直上,在远处看不见的天际消散。因为都过去了啊。

“听到的一瞬间有些震惊,也突然有些愤怒,不过看着赤司平静的眼神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有过憋屈啊,也有过不开心啊,不过后来还是习惯了。”

“会习惯吗?”

“会啊,因为理解赤司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有的事吗……”虹村的笑容虽然有些勉强,不过就算青峰再蠢也能看得出来虹村还是把这些事都放下了。

青峰把杯里的奶茶一饮而尽,只剩下圆滚滚的黑色的珍珠在杯底。

“那……前辈,有些好奇,赤司这样的人,谈恋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那天虹村前辈给我说了很多,多到我一出门就忘了不少。”

窗外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影了,青峰也早都搬了家,奇迹的世代的他们住的都非常近。而今天晚上他们都坐在青峰家的客厅里,听青峰说这一段明明就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却从未察觉的往事。

漆黑的夜晚下只剩下几户零星的灯火,房里有不少空了的啤酒瓶。

“虹村前辈说赤司弹钢琴弹的特别好,他有一次在自由活动时间正好帮同学去音乐准备室拿琴谱,就看到了赤司在练琴,他说他很久之后才知道那是肖邦的练习曲,离别练习曲。他一直想问赤司为什么会弹这样的曲子,只是后来父亲的病去了美国,分手后也害怕打扰对方的生活,就再也没机会问了。”

青峰记得那天虹村笑的特别温柔,告诉他弹钢琴的赤司优雅而又完美,和在篮球场上滴着汗传球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右脚轻轻踩着踏板,双手在钢琴的键盘上飞速的移动,灵巧的按下琴键。那时窗外的阳光落在黑色的三角钢琴上,赤司微微闭上眼,抬起头让阳光落在他的额上,手下的音符有些哀伤,也有些温柔。

青峰在脑海中不断的勾勒着赤司弹钢琴的模样,他们在一起后没有多少天就各自奔波到不同的城市,在不同的学校。他到现在都没有机会看见赤司弹钢琴的样子。

到现在都没有。或许以后也不会有。

肯定不会有吧。

TBC


评论(2)
热度(42)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