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火影/止鼬】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11)

止水哥只打了酱油的一章。


看前预警,所有吃蝎迪并且有CP洁癖的人不要往下看。


看前预警,所有吃蝎迪并且有CP洁癖的人不要往下看。


看前预警,所有吃蝎迪并且有CP洁癖的人不要往下看。




Chapter11


鼬把竞赛习题上的最后一道题解了出来,微微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了,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腕揉了揉自己的后颈,把最后一个字写完落下了笔,甩了甩手腕,合上书长舒一口气。


现在已经到了暑假了。大多数同学拿到成绩单那天就收拾东西回家了。而像鼬啊弥彦啊这种竞赛狗就在暑假刚开始的几天有了补课生活。


窗外天还是一片蔚蓝,鼬转过身看着窗外的天空和紧贴在上面的丝缕的云朵,微微侧过头发了一会呆,扔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嗡嗡的响了起来,鼬转过身,屏幕上显示的是弥彦。


皱了皱眉,鼬伸出手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


“弥彦,怎么了么?”


鼬的声音刚落,手机那一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弥彦活力四射的声音,反倒是以外的沉默。


弥彦在那头一直没有说话,鼬原本轻松的心情突然被这未知的沉默一下子拽进不见底的黑色深渊中。过了一会儿,鼬的心情莫名的烦躁了起来。


“怎么啦……??弥彦?”鼬出口的声音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稳,但是内心此刻的慌乱他自己比谁都明白,弥彦的突然的沉默让他根本放不下心来。


“你……你知道么?”弥彦的声音刚一出口就吓到了鼬,是不曾听见过的低沉和阴郁。


“什么?”鼬的声音中也有了一丝的不安,他了解弥彦,对方不是会无聊到用这种拙劣的把戏骗人的人。


“蝎……你知道吧?”弥彦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开口。


鼬皱了皱眉,想起了第一次迪达拉约自己出去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红头发的少年,那个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或许两个人可以成为莫逆之交的人。


“认识,怎么了?”鼬有些奇怪,为什么弥彦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问及一个并不在他们高中上学的人,而且听弥彦的语气,是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不是什么小事。


“你知道么……他跳楼了。”


一瞬间,一片寂静,空气中任何一点小小的动静都可闻。


鼬在听到的第一刻愣了愣,皱了皱眉,那一句话在脑海中被无数遍的放大重演。


“……你说什么呢啊?!”鼬突然有些莫名的生气,一本正经的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玩,“弥彦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喜欢搞这种恶作剧。”


弥彦并没有答话,一点声响都没有传出。


“……”鼬张开了嘴,很多话一下子都涌到了嘴边,但却突然一下子一句话都说不出口,鼬的表情充满了震惊和迷惘,有些艰难地再度张了张嘴,终于开口“那迪达拉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弥彦的声音终于有了变化,不稳定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崩溃和痛苦,“我没敢给他打电话……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问怎么办啊……”


“迪达拉怎么办啊……”


迪达拉喜欢蝎,这件事情基本他们周围的人都知道。鼬在刚知道的时候以为只是普通朋友间常常开的玩笑。在后来和迪达拉的深入接触之后鼬才明白迪达拉是喜欢蝎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而是恋人之间很认真的很认真的喜欢。喜欢到想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给对方一个他所想拥有的全世界,喜欢到想要无时无刻的都能在对方身边陪着,喜欢到想到的无数中未来或好或坏都是有那个人在身边的身影。就是那么认真地喜欢着一个人。


鼬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给他们提起这些的迪达拉在说完以后明媚的不得了的笑容。


鼬和弥彦也都不是死板的人,他们早都可以接受同性恋这样的存在。所以面对着迪达拉对于蝎的感情,他们也只是觉得这也是一种很美好很伟大的感情。


他们虽然没有问过蝎本人的意见,不过每次看着蝎对迪达拉有些无奈的纵容的笑,鼬都会觉得或许他们就这么在一起就是对于自己的未来最好的交代。


“蝎是为了一个男人自杀的……”弥彦近乎嘶吼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


当时鼬的瞳孔瞬间放大,拿着手机的左手微微的颤抖,嘴巴不自觉的半张开。仿佛被什么大了一样嗡的一声整个头脑全部炸开。


手机撞击地板的声音并没有多么的清脆,只是一声闷哼。鼬最终垂下手。


弥彦说,蝎是为了一个男人自杀的。这个男人很明显并不是迪达拉。鼬猛然想起很久之前他们和迪达拉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迪达拉说过自己从来没有敢告诉过蝎喜欢这件事情,不过他觉得有些事情,蝎应该都会明白。


……自始至终只是当做兄弟啊,只是当作特别好的兄弟啊,什么以为他也知道我也喜欢他,凭借我们之间的默契所以有的事情不用提我们都明白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构想啊……


鼬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弥彦已经挂断了电话。鼬突然伏下身把地上的手机一把抓起,一边跑一边把桌子上的零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疯了一般的甩开门。佐助拿着刚接满水的杯子连一个哥哥都没有说全就看着鼬疯了一般的往楼下冲。佐助转过头看着站在楼梯上同样一脸疑惑的止水,耸了耸肩。


鼬清晰的记得迪达拉家在哪里,他一边皱着眉站在街边拦着出租车一边拨通了弥彦的电话。


“喂……弥彦,现在去哪找迪达拉?”鼬的声音中带了急促和焦躁,看到有了一辆空车皱着眉头夹着手机伸出手去拦车。


“我刚刚给鬼鲛打电话……他说在家里……我现在也正在往过赶。”弥彦说话并不连贯,看样子可能是一边跑步一边在说话。


鼬也没有多说,答了一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坐到出租车上飞速的说出迪达拉家的住址,末位还加了一句一定要赶快。


趁这个时间,让我们透过另外一个视角来看一下这件事情。


蝎是在7,8的年纪时就遇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在他眼里近乎完美的男人。他有着傲人的成绩,较好的面容,举手投足间都无比优雅,待人处事谦和有礼却又不失强硬。从第一次见面起,蝎就被这个男人所展现出来的完美而深深地吸引。


蝎一直都记得那时候第一次见面,那个男人蹲下身来笑着看他,把他的名字,十分认真的念了一遍。他的瞳孔中全部都是男人放大的温柔的微笑着的脸。


从那个时候开始,蝎心里就有了男人的位置。


常常可以听见家里人说男人是个多么优秀的人,蝎也因此拼了命的开始学习,从小学开始的测验蝎的成绩就拔尖,直到初中,直到高中,蝎都保持着无可挑剔的优异成绩,只为了再见到男人的时候能够与他比肩。


小时候的蝎还不明白,他只是想要努力追逐上男人的背影,想要和他比肩,等他长大以后他才明白那种感情被称之为喜欢。他想要自己可以出现在那人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再后来,蝎甚至有些病态的想要占据男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近乎病态的喜欢着那个从一开始就是完美谦和的男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累计,蝎对男人的疯狂的爱意和思念一瞬间爆发,汹涌的思绪把他从头到脚的湮没了。


那天晚上,蝎第一次和男人睡到了一起。醉酒的缘故男人并没有认出来那个人是蝎,只是一言不发的几乎发狠的拉开蝎的双腿,蝎倒在柔软的床榻中间,近乎失神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


那是他哪怕放弃一切都想要狠狠拥抱的人。


那是他哪怕放弃一切都想要好好爱着的人。


那是他哪怕放弃一切都想让对方永远的记住自己的人。


那个时候蝎已经认识迪达拉了,两个人的性子并不相同,却意外的合拍,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蝎从迪达拉的眼中看出了类似于当年的自己的眼神中的光芒和感情。蝎其实很早就明白了迪达拉喜欢他,他对于迪达拉近乎于直白的感情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从来没有过回应。


蝎也并非那种玩弄别人感情的人,他从来没有给过迪达拉明确的回应,只是在他面前对于男人的一切从来都没有说过。


而就在前天,他接到了男人的电话,男人告诉他他要结婚了,想要邀请蝎去。男人还说,已经有人留意他和蝎之间的关系了,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也不要再联系了。


失去了男人的蝎失去的是整个世界。他都忘记了从多小开始自己的世界几乎全都是男人的身影,他喜欢他,他爱着他,他近乎病态的爱着他。


蝎的世界仿佛突然被抽空一般,他甚至没有勇气去见男人最后一面,就选择在这样的年纪,匆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相信这样近乎决绝的方式能让男人记住他,甚至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等到鼬赶到迪达拉家里的时候,鬼鲛和弥彦都已经到了。小南跪在地上把近乎崩溃的迪达拉搂进自己的怀里,却有些举足无措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安慰他才好。


鼬微微的喘了喘气,看着迪达拉对着正面前蝎的黑白照片哭到气都喘不上来,有些不忍心看下去的在刚一进家们的地方停住脚步,侧过头看着弥彦,声音压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电话说的事,是怎么回事?蝎不是和迪达拉在一起么……?”


弥彦的眼神中的情绪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意识鼬跟他出去。


“我们都误会了……包括迪达拉也是……蝎临走前留下来的信说他从来就没有爱过迪达拉……他知道迪达拉喜欢他,所以他从来没有给迪达拉说过会让他误会的话……他只是把迪达拉当作朋友……”


鼬有些震惊的转过头看着弥彦,随即又转过头看着迪达拉。


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TBC



评论
热度(23)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