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曾经(13)

13.

青峰几乎是把手机甩出去的,手机和地面有些激烈的接触,发出刺耳的声音。

青峰垂下手,狠狠捏着的关节有些发白,他盯着手机屏幕的光线由亮转弱,最后闪烁了一下变成了一片漆黑。

青峰没有说话,窗外汽车的鸣笛声,人群路过有些嘈杂的交谈声,和楼下小店放的歌曲统统揉杂在一起透过窗户在房间里小心的回荡。

有些嘈杂的声音逐渐回荡的近乎没有,有些漆黑的房间里勾勒出青峰几乎没有动过的身影,青峰的眼神有些暗淡,瞳孔里一片漆黑。如同失去了吊线的木偶迟迟都没有动作。突然喉结滚动了一下,手紧紧地握着猛地砸在柜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妈的……”

而赤司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手机与地面接触的声音被放大无数倍透过音筒传过来,赤司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然后放下手机,放到一旁。

赤司把自己整个人摔进了后面的椅子里,头仰起来,看着有些刺眼的灯光微微闭上了眼。右手垂在椅子旁边,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一段感情中最重要的是互相的理解和包容,然而都过于以自我为中心的两个人在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时都竖起了自己全身的刺来对待对方,都不肯让步。

赤司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拖着还有些疲倦的身子到了篮球社。洛山从一开始也没打算给所有的新社员温和的印象。

第一天就安排二年级和一年级新生对打,一夜几乎没怎么合眼再加上刚刚和青峰争吵完了以后的赤司只觉得头疼欲裂,站在场边等待上场的时候看着满场跑来跑去的人和篮球有些头疼,转身走进卫生间。

赤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不自觉的攥紧了,低下头打开水龙头,微凉的水争先恐后的落在赤司手上,赤司怔怔的看着手,把水撩起来到自己的脸上。

刘海儿被水打湿耷拉在额前,赤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的柜子前面,把挂在一旁的发带猛地抽了下来,抬起手把刘海儿全部箍上去。

赤司的神色有些淡漠,甚至吓到了旁边正在做热身活动的同学,让旁边的同学都不自觉的躲避,导致赤司的周围空出了一大片。赤司倒也没有任何反应,面无表情的看着场上的情况——虽然不出意外的高一一直在被高二压着打——赤司皱了皱眉,看着球场上的身影一句话都没有说。伸出手有些僵硬的做着准备活动。

脑海中却很是乱的过着昨天刚刚发生的争吵,交叉在一起正在活动手腕的双手猛地挺住了,赤司的眼神中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赤司愣了一会儿,微微叹了一口气,刘海儿有些遮住了眼睛,有些机械的开始在地上点起右脚脚尖,微微晃动着。

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赤司把一直穿着的外套拖了下来,随手丢在一旁,左右晃动了一下脖子,看着有着很明显的差异的比分牌和大口大口喘着气脖子上全都是汗水的一年级新生,不像其他人那样有着紧张和害怕,第一个站在球场上,看着对面笑的得意洋洋的二年级队员。

懒洋洋的趴在二楼上的玲央看到赤司上场的时候猛地直起身,转过身冲着明显都快睡着的根武谷和玩游戏玩的正开心的叶山喊道:“喂,你们快过来看,那个赤司征十郎上场了。大概有好戏看了。”

叶山听到这话立刻停下了手上的游戏机,窜到玲央身旁,双手撑在栏杆上,上半身微微向外倾去:“诶……这就是奇迹的世代的队长吗,看起来也没什么……啊?”

“……身高的确不出众。”玲央顺口答道。

不知怎么在场上的赤司突然转过身,似无意又似有意的向楼上瞟了一眼。

根武谷也凑了过来,看着场上甚至包括二年级生在内明显最冷静的赤司:“诶……看完他打球就可以去吃饭了吧……”

而此刻,站在赤司对面的二年级一队的队员却没由来的紧张了起来,毕竟奇迹的世代这个名声是有些过分的响亮了,不管在初中还是高中都是这样的。

哨音刚落,赤司意外的出手抢球,尽管赤司的确有这个实力,但作为PG,这么一开场就喧宾夺主是有些异常了。

赤司这场球打的格外的凶狠,让对面二年级一队的队员一改之前和其他一年级生打的懒散的态度,从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每个人都是准备好好打了。二楼的玲央从一开始含着笑看好戏一般的眼神逐渐变为震惊和难以置信。叶山到最后都微微张开嘴巴。

哨音再次响起时赤司正好投进一个三分球,伴随着球落地的声音,赤司连比分都没有看的转身走向淋浴间。只留下一群已经被打傻了的二年级生和眼神中写满了就差给赤司跪下的一年级生看着他的背影。

等到温热的水落到赤司的头顶上时赤司突然一拳砸到了墙壁上,一拳下来紧接着又是一拳,一下又一下,发泄着什么。

赤司其实不明白青峰为什么这样子做,是对他的不信任还是对两个人的感情的不信任,赤司自己都可以很坦白的告诉青峰过去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青峰自己却始终过不去。他不理解青峰这么做的原因和动机。

而青峰有些懒散的站在篮球社的第一次选拔的队伍中。懒散的背后却可以清楚的看到青峰眼中的血丝。

五月第一个发现了不对,跟在青梅竹马的旁边,开始了不断的叨叨:“大辉你怎么回事吗,今天第一次集合迟到我就不说了,你眼睛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没睡觉吗?还是怎么回事?大辉你……”

青峰有些不爽的转头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五月你这样子真的很烦诶。”

粉色头发的女孩脸上写满了不爽:“喂!大辉你怎么这样子!就跟失恋了一样,……大辉你不会失恋了吧,还是和女朋友吵架了?”

青峰听到五月的话愣了一下,想到昨天赤司根本不客气的话和过于冷漠的语气,皱了皱眉,语气一下子恶劣了起来:“你是不是太闲了。”

五月愣了一下,显然她以为自己刚刚的确说出了事实,一边有些生气青峰为什么不给她讲,一边在心里暗暗的笑了一下:“大辉你这个笨蛋!和女孩子吵架了就要赶紧低头啊。”

撂下这么一句话五月就转过身一蹦一跳的跑了过去。

青峰看着五月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在想些什么。

青峰不明白为什么赤司要和自己发那么大的火,他只不过是没有告诉他而已。如果赤司抱怨或者说两句青峰都可以理解。

看着选拔的时候青峰意外的第一个走了出来,脸色有些阴沉的接过篮球,看着面前的二年级队员。

“青峰大辉是吧?见到你很开心。”

青峰皱了皱眉,狠狠的拍下篮球,带球过人,扣篮。

全场沉默了一会儿猛地响起掌声,掌声越来越响亮。

一个月时间,两个人一次联系都没有。彼此的不信任和不肯低头,两个人的骄傲都不允许他们先联系对方。

异地的感情本来就是如此,需要的是信任,是包容,是理解,是绝对的走心。如果没有其中的一个的话异地的感情很容易就会谈崩。

走到一起太不容易,分开却太过于简单。

因为见不到面,只能凭借冰冷的网络工具联系的感情很容易会因为一次吵架而分崩离析。

等到青峰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暗了,已经是秋天了。

青峰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小队长此刻或许会在干什么。一边上楼一边掏钥匙,结果等他掏出钥匙一抬头的时候整个人楞在了楼梯上。

站在他家门口的,分明是赤司。


评论(3)
热度(48)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