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曾经(15)

15

赤司很早就醒来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还有点暗,昏昏暗暗的光映射过有些略显厚重的窗帘,天色还未亮。

赤司有些僵硬的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发现整个人被青峰紧紧的抱在怀里抽不开身,试图想要叫醒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睡着了的青峰大辉除了能被要被烧了的小麻衣叫醒其他时候基本处于昏死状态。

赤司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了起来,虽然自己现在觉得胳膊腿被人卸了一样,但还是侧过头,用自己的头发蹭了蹭青峰的脖颈,然后舒心的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起来。

等到青峰起来的时候窗外基本已经是亮完了,阳光尽管是隔着窗帘却还是有些刺眼,青峰刚准备起床挠挠头却发现自己好像在睡梦中被人揍了一顿。

再一低头发现怀里的赤司不见了。

青峰拖着自己也感觉被人卸了一遍的胳膊腿艰难的翻下床,然后碰的一声和大地母亲来了一个深切的怀抱,

青峰有些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艰难的爬起来,刚一起来就看到赤司靠在门框上笑的一脸讥讽——赤司已经换好了衣服,平整的衬衫上有些了褶皱,但是丝毫不影响赤司穿衣服的美感。天知道赤司穿这么一身黑色的正装,再加上有些褶皱的衬衫更是给人了一种下流的幻想,走在路上会勾引多少女人,或者男人。

“喂!赤司你穿衣服这么……”青峰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词语,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放弃了,毕竟他只有体育课是清醒的,“总之不要穿成这样。”

“大辉是怎么?”赤司笑着抠上了第一颗扣子,“现在连我穿什么衣服都开始管了么?我可还没有和你算账,我昨天晚上说的很清楚我今天要回学校。”赤司的表情有些戏谑,也有些无奈。

“都说了忍不住。”青峰坐在地上一脸庄重地看着赤司。

“……”赤司一时间有点语塞,把衬衫袖子口的扣子系好,转过头走向客厅,“大辉,我中午就要回京都,要准备走了。”

“诶?!”青峰连滚打爬的从地上起来,不顾自己绝对是被人卸了一遍的胳膊走到客厅,“那你就在东京待一天么?这么早就要回去么?”

“怎么了?学校还有安排,必须早点回去。”赤司微微测过头,眼神撇着脚下,青峰从他的角度看不出来赤司到底是什么表情。

青峰有点疑惑,不过终究也没有问出口为什么赤司会来东京,他并不觉得赤司是那种专门从京都跑回来和自己上床,然后第二天就走了的人。

“哦……什么时候走?”青峰不自觉的抬起手,揉了揉自己已经炸开了的毛。

赤司把有些褶皱的衬衫整理了一下,抬起手把领子理好:“马上。大辉周末看起来很闲的样子,不用做作业么。”

青峰的表情基本可以归纳为你仿佛在开玩笑,作业是什么,没听说过。

赤司抬起眼瞥了一眼青峰的表情大概什么都明白了,微微叹了一口气:“大辉还是要好好学……虽然我也只是象征的说说。”

青峰抬起右手有些无奈的揉着自己的左肩膀:“我又不像你和绿间,学习这种东西吗,真的是打不起兴趣来。”

赤司微不可闻的笑了笑,没有多说。

“真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学的,明明天天都在练球。”青峰代表广大学生问出了内心最深处的困惑和疑虑,“结果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第二的……真是想象不来,打完球不就该睡觉了么。”

“大辉明明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练球还问我们这种问题么?”赤司把外套的袖口整理好,顺手扣好了扣子,“只要想学就可以做到啊。”

青峰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那么,我要走了。”赤司直面着青峰,勾起嘴角微微地笑了。

青峰耸了耸肩:“行,到了说一声。就不送了,”

“大辉还真是差劲,”赤司的轻笑声落入了青峰的耳朵,“好了,走了。”

青峰一脸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哦:“也不知道谁把我揍了一顿。”

“大辉会梦游。”赤司面不改色的一边回答道一边拉开了门,冲着青峰笑了一下带上了门,只留下关门的声音在回荡。

青峰看着赤司离开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

叹了一口气顺手拿起了自己摆在电视柜旁边的手机,看着有没有未接来电,顺便走到了沙发上直接不顾形象的蜷起腿横躺在自己并不大的沙发上,青峰把广告短信一条一条删干净后打开了facebook。

第一条就是虹村修造刚刚更新的。

其实虹村的facebook的好友也是青峰前几天见面才加上的,以前他的虹村的关系就是一个队的队员而已,两个人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和交流。

青峰眯着眼睛大概的扫过的时候却突然僵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把页面拉上去,像是被什么一下子击中了脊梁骨。青峰握着手机的手指越发用力,平常惯于持球的修长好看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有些微微的泛白。骨节可以很明显的看得清楚。

“虽说回东京没几天却见了很多人,由于时间关系不多留了,现在已经到美国啦。很感谢小队长昨天晚上专门从京都跑来东京送我啊:-D听到小队长说今天学校还要事,却因为我要走专门跑来很感动啦,还请了晚饭,谢谢啦。”

附图是赤司坐在他对面,抬起头对着服务生点餐的照片。

青峰的眼神里刚刚的愉悦一下子散的一干二净,有些冰冷的眼光打量着自己的手机。过了一会儿用力的甩了出去,听到手机和墙壁发出的激烈的碰撞声音后从沙发上起来,一把抽过自己的杯子,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玻璃碎掉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很是明显,尖锐的噪声久久地回荡的在青峰的耳旁。青峰十分用劲的握着拳头,低着头不去看那一片狼藉。

良久,青峰的眼眶如同被烟熏了一般。

TBC


评论(11)
热度(44)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