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曾经(END)

20.

青峰手里的啤酒早都已经见底了,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全是已经空了的啤酒瓶。窗帘一夜都没有拉,现在已经可以看到天蒙蒙的亮了起来,但是却有着细细的小雨顺着风的方向斜撒下来,却不大。已经开始有些车路过的声音,和偶尔传来的人们的交谈声。恍如有种隔世的感觉。

“大概就是这些了……”青峰一晚上说了好多,再加上几乎没有停息的喝着的啤酒,声音显得有些沙哑,“那之后我也找过他,只是几次都未果,就没有再联系了。”

黄濑作为青峰现在关系正稳定的对象一直没有说话,全程只是选择了聆听。毕竟对于对方的过去,深究和太过于在意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这么做只会让他和青峰之间多了一层隔阂,也多了误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青峰用了整整一个晚上,把一段真真实实存在过的事情讲了出来,讲给他们曾经的队友听,讲给明明就和这些事情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却从未发觉的这些人听。

“过去五年了,其实现在想想,都是因为那个时候比较年少气盛。”有些细碎的雨滴顺着没有彻底关上的窗户飘了进来,青峰一夜没有合上的眼睛里面有着可见的血丝。

“都不认为自己错了,都不肯低头去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以为对方就应该先示弱。”黑子突然开口,一直都有点懵的众人迅速把目光转过去,有些意外的看着黑子,“青峰君和赤司君在那时候都是很骄傲的人,就自认为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也是这样。”

绿间皱了皱眉,伸出右手的食指扶了一下眼镜:“那青峰,按你这么说的话,高一那年WC的决赛的时间应该是离你们两个……分手,没有隔很长时间,”在提到分手这样的字样的时候,绿间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想说的话含在嘴里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最后的决赛,你是第一个站起来为黑子他们加油的。”

“为什么?”

青峰愣了一下,抬起头正好看到绿间很明显是在质问的眼神,突然有些慌乱。

“这……”

“是因为当时因为虹村前辈的事情对小赤司有些芥蒂么?”黄濑在这件事情中显得有些尴尬,他和青峰的关系大家早都明白,尽管青峰所说的一切都是五年前,可是五年前的一切到底有没有过去,黄濑其实自己都不确定。

青峰听到黄濑的声音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黄濑的眼神,表情中有些诧异:“呃……或许吧。”

“可能是因为赤司平常一直都给人一种帝王的感觉,在我们的相处中也好,或者是其他事情也好,总是他把握着主导权,这样的感觉……很不好。”青峰见黄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过分在意,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开口,“想要看看如果事情脱离了他的控制会怎么样。而且当时看到他……的确很不爽。”

靠在窗户边一晚上几乎没说什么的紫原突然伸出手把窗户彻底打开,外面开始喧闹的声音涌进小小的房间,细雨携带着雨中正潮湿的空气不动声色的紧紧的缠绕住了整个房间。

“我后来也和虹村前辈联系过,他有些诧异,他告诉我那个时候赤司去送他的时候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我到那个时候才明白当时自己是多么蠢和自负,”五年的时间也足够让当时高中的青峰成长,收获什么,感悟什么,改变什么,“但你们都知道,那次过后赤司消失的干干净净,我又怎么可能联系的上他呢。”

绿间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外,他和高尾在一起也有几年了,两个人平常也没少斗嘴,但是感情好的让周围所有人都羡慕不已。他们从高一同一个篮球队开始认识对方,开始接触,开始熟悉,最后开始试着交往,自然的就如同本该如此一样。绿间其实除过高尾,感情经历一片空白,他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资格对青峰和赤司的事情说出自己的看法。

毕竟感情这种事情,不经历一下谁又能说得清呢。

黄濑转过头看着紫原的眼神,紫原很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黄濑顿时了然于心。

“那这次小赤司回来,小青峰你……”

几乎所有人同一时间向黄濑投来了诧异的目光,虽然这种事情他们都想要开口问,但是碍于黄濑在场的缘故谁都没有开口。

反倒是黄濑,第一个开口。

青峰的表情有些尴尬,感情这种事情处理不好谁都不会好过。

“……都过去了。”青峰看着黄濑,五年的时间他不敢说他对赤司还有什么幻想或者感情,青峰没有隐瞒的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毕竟都有属于彼此的生活,毕竟已经走得太远了,就不要强求了。”

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紫原不得不再一次伸手把窗户彻底的关上,雨点不断地敲打着窗户,还有窗户外的树枝,从窗内看去一片灰蒙蒙。

绿间是第一个离开的,他的手机晚上一直都是静音,早上打开手机的同时绿间几乎被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淹没了,绿间一边歉意的微笑着离开了青峰的家一边左手持着手机有些无奈的给那头等了一晚上心急如焚的高尾解释晚上发生了什么。

紫原和黑子一起离开的,紫原一直都懒得去学开车,以【奇迹的世代】现在在日本的影响力,他们也不可能放着紫原去乘地铁或者公共交通设备,黑子有些无奈的和已经快睡着的紫原一起走了。

青峰靠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黄濑神情复杂的看着青峰,很多话他想问,他却不知道怎么出口,终于还是化作了嘴边的一句叹息,给青峰披好外套后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梦中青峰发现自己回到了初中毕业的那一个暑假。

那天艳阳高照,蝉声不断地进入耳朵里,挂的风铃似乎死寂了一般一点声响都没有。空调制冷的声音从未断绝。

青峰房内的窗帘很是厚重,严密的拉好后竟然能在盛夏的午后让房间里几乎都没有什么光线。青峰一贯的睡姿都很差经,一个人总是会以各种奇奇怪怪的姿势霸占了整张大床,然而这次他却乖乖的收拾好自己的胳膊和腿,只占据了不到一半的地方,只有一只左手伸出去给对面睡得正沉的红发少年当枕头。

其实以前的青峰并不喜欢睡午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以前睡午觉的时候每次昏昏沉沉的醒来时,看着密不透光的房间,看着寂静的房间,只剩下钟表滴答的声音和窗外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孩子们嬉闹的声音,纵使是一贯大条的青峰也不会喜欢这种感觉。

而这次,青峰再次醒来时,依然是密不透光的房间,依然是寂静的房间,他只听得见钟表滴答的声音,窗外断断续续的传来的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和对面人轻柔的呼吸声。纵使胳膊都被压麻到没有什么感觉了,青峰却突然笑了。

“大辉?在笑什么?”

“没什么。”

“恩?”赤司微微睁开了眼睛,用力地眨了眨,看着青峰,“笑的很开心呢。”

梦中的青峰微微勾起了嘴角。仿佛那个红发少年一直以来都在他的怀里一样。

END

 

评论(6)
热度(61)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