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火影/止鼬】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12)

Chapter 12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

鼬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他把头靠在公车的玻璃上,随着公车的上下颠簸,玻璃微微的颤动。

是提起对方时骤然亮起来的眼神么?是聊天时谈的那个人突然暴增的手速和刷了满屏的话只是因为那个人今天笑了么?是看到他就会收敛起所有不好的性格和举止么?是上课走神时总是跑到他身上的眼光么?是会把他的个人资料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么?是把他喜欢听的歌一首一首下下来哪怕自己并不喜欢么?是为了他想要变好的决心么?

……

鼬有些迷茫的看着窗外人来人往,假期时间街上总是有着一对又一对拉着手的情侣,他们每个人脸上都看着那么满足和幸福。那种从眼眸深处绽放的星光。

以前鼬不明白感情到底是什么,他总以为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和她在一起,按部就班的恋爱,约会,结婚,生子,再白头偕老会如同生命中的其他任何事情一样。他以为这就像一道数学题,只要你按照既定的步骤去解,你一定会找到最后的答案。

可是他今天看到迪达拉在蝎黑白色的温柔的笑脸哭的崩溃的样子,他才突然惊醒,不是的。

鼬以为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可是他今天才明白,不是的。根本不是的。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

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有着无数的人,每一秒都在发生着无数的生离死别爱恨离愁,有多少女生最后还是没有勇气递出那份写了一遍又一遍的情书,有多少男生最后还是咽下了那一句已经到唇边的我喜欢你,有多少彼此喜欢的人到最后都没人说出那句跟我走,有多少人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用着温柔的目光提起另外一个人,又有多少人发现彼此的感情走了一年两年终于走到了尽头……

鼬终于明白,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你们可以在一起,你们可以走到最后,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

鼬恍惚中突然想起来,那一天的教室里,微风,暖阳,和止水微笑着的表情。

电子播报音打断了鼬所有的思绪,鼬猛地跳下来步伐有些凌乱的跑下车。跑到旁边的人行道上才停下步伐,微微喘着气,长舒一口气。

自行车一串响亮的铃声从远方摇了过来,离鼬很近的地方才停下来。鼬一边整理着刚刚有些送掉的头发,一边习惯性的转过头看了一眼。

“诶,小鼬……”自行车上赫然是止水,止水有些尴尬的看着鼬。止水并不清楚最近为什么鼬突然对他的冷淡和疏远,但他隐隐约约觉得应该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鼬愣了一下,看着止水那张自己真的是无比熟悉的脸,止水的所有表情鼬闭上眼睛都可以清晰地描摹出来。鼬一瞬间有些慌神。

“啊,止水哥啊。”鼬把扎好的头发往身后一甩,唇角勾勒起一个不算浅的笑容,“真巧。”

止水的自行车头猛地偏了一下。

“啊……是真巧,”止水立马稳住车头,笑的有些拘谨和尴尬,“一起回家吧?”

鼬点了点头。

止水从自行车上翻了下来,看着鼬明显不好的脸色和有些红丝的眼睛,皱了皱眉:“小鼬怎么了么?今天看你那么失态的跑出家门,以前都没有过。”

鼬摇了摇头,咬着下嘴唇,目光有些飘渺。

过了一会儿,鼬又点了点头。

“我突然在想,什么是喜欢一个人。”鼬没有侧过头看止水。

在一旁推着自行车的止水吓得差点把车甩了出去。

“止水哥应该明白吧?止水哥都大二了,应该有喜欢的女孩子吧?”

鼬突然止住了步子,转过身,看着止水:“止水哥应该恋爱过吧?”

止水懵了,看着鼬几乎是坦然的神色,一下子大脑仿佛炸开了一样,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呃……恋爱啊……以前有过一个女朋友……”止水说话有些含糊不清,磕磕巴巴的才憋出了一句话。

突然的静默。两个人中间的沉寂在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鼬愣了一下,把碎发别回耳后:“止水哥怎么都不给我们说呢,我们都不知道。”

止水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自行车的车把:“啊……这个啊……当时其实不算是恋爱吧,只是相处的时候觉得两个人也比较合拍,很多兴趣……呃……都一样吧,比较聊得来,一起出去玩过几次发现相处比较容易……”

“这不是挺好的么,怎么也不给我们介绍?”鼬打断了止水因为有些焦急而显得语无伦次的话。

“没在一起多久就分开了,可能还是深入了解后发现并不合适吧。”止水有些勉强的转过头笑了一下,“毕竟感情这种东西。说不来。”

鼬笑了笑,莫名心情不再那么压抑:“那止水哥,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啊……或许是觉得和对方在一起会很开心,他开心的话你也会开心,他难过的话你也会伤心,哪怕是看到他和自己背道而驰也祝福吧。其实我不太清楚,这种问题,你应该问卡卡西的吗。”

鼬没有再回话,他推开铁门,用手撑着让止水推着自行车先进去。

“我先上去了。”

生活永远不会称心如意,可美好的东西大概从未消逝。我们在岁月的泥流中匍匐前进,微若蝼蚁,却还没放弃。

鼬拿出手机,上面是弥彦不久前才发来的短信,屏幕亮着微弱的光,如同溺亡的人最后悬挂在喉咙里的尖叫。

“我知道了,会按时去。” 鼬打字的时候速度很快,天生就好看的指头在屏幕上飞速的移动。按下发送,鼬微微叹了一口气,一边推开房子的大门,一边把手机收回自己的口袋。

弥彦发送的短信很简单,黑色的字在白色的屏幕上有些惨白的凄厉,蝎下星期一下葬。

“哥,你回来了啊,”佐助叼着面包片趴在楼梯上,正好看到刚进门的鼬在脱鞋,佐助的声音被刻意的压低,“今天没事吧?”

鼬抬起头,把外套挂在门口,有些奇怪的走到佐助跟前:“我没事,倒是你,怎么啦?”

佐助耸了耸肩:“今天说话小心点,上面心情……不好。”

鼬抬起头看了眼楼上,楼上的确是异于往常的死一般的寂静,鼬转过头用眼神询问着佐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虽然斑平常一脸别人欠他钱的表情,但是要说斑心情真的不好起来,基本宇智波大宅就跟一个低气压中心一样。

佐助拉着鼬走到楼梯后面,用这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今天真得小心点,我听说,好像是因为本来就那个,柱间约祖宗出去了,结果带着水户。”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止水推开门进来了,一进来看到鼬和佐助跟做贼一样躲在楼梯后面一下子了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面还没好?”止水蹑手蹑脚的跑了过来,加入他们的对话。

佐助撇着嘴摇了摇头。

止水一脸吃瘪的表情:“那咋办,总不能在这呆……”

止水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楼梯上传来清晰可辨的脚步声,声音中很明显带着怒气和不悦。止水立刻闭嘴,一脸纯良的看着楼梯口。

“你们三个在这躲着干什么?”斑把西装外套穿好,瞥了一眼缩在楼梯后的三个人,阴着脸问道。

“我们就聊聊,聊聊……”止水笑的有些尴尬,“祖宗走好,路上小心。”

斑没有再说什么,一把抓起车钥匙,甩开门,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我说,”佐助抱着手臂,伸着头打量着刚刚被斑狠狠甩上的门,“祖宗这架势是要去谋杀柱间吧。”

“我觉得像分尸。”鼬默默地接了一句。

佐助把刚刚没吃完的面包片重新塞回嘴里,认真的冲着鼬点了点头,走到了门口取下自己的外套:“哥,我出去一下,晚上不在家里吃饭了。”

“早点回来。”

鼬看着佐助离开后,转身准备上楼。

“诶,对了…”止水突然拉着鼬的胳膊,“之前是怎么了?介意和我说说么?”

鼬带着认真地看着止水。

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

TBC


评论
热度(3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