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OOC/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2(1)

发完以后越想越觉得不太合适所以修改了一下x


我叫宇智波佐助。我有一个非常灵异的家族。

上回我提到,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小淑女一样的哥哥手起刀落屠了我一户口本。后来我为了屠了我哥干了一堆事。后来我意识到世界上只有我哥最爱我了以及以前的我是多么中二。后来发生了很多灵异的事情。

总之结果就是现在我们的老祖宗宇智波斑端着茶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我的各种亲戚一脸严肃的坐在旁边。

我祖宗缓缓地开口:“佐助啊,将宇智波发扬光大的任务就落在你身上了。我想了想 ,可能就你比较合适。”

我想了想,算是明白了祖宗的意思。然后我一阵心绞痛。

“我抗议。”我义正言辞的说。

“抗议无效。”祖宗眼皮都没抬。

“我有对象。”

“你俩没这个能力。”

“对于你这个要求,我没有适合的对象。”

“哪个谁……“祖宗皱了皱眉,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什么。

镜突然开口:”春野樱。“

“对……就她,不可以么?”

“我不喜欢她。”我严肃的回答,我要为我的爱情【。】抗议。祖宗说让我找个人结婚生孩子我就生孩子啊。

“就没有让你喜欢她。”祖宗撇了撇嘴。

“这样子不合适,把樱当什么了?”我愤怒的说。

“……”祖宗拿着杯子的手顿了顿,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我看着祖宗的写轮眼飞快的转了转。

“佐助啊……”祖宗的语气有些沉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有些懵逼。

“难道不是你让我和樱结婚生孩子么?!”

祖宗差点把嘴里的茶吐出来。

“谁给你这么说的?”祖宗和我对脸懵逼。

“你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樱不是医疗忍者么,我的意思是让你问问她能不能有丝分裂之类的?”

“…………哦。”

我大概回想了一下我们的对话。

——“你俩没这个能力。”我和鸣人都不是医疗忍者。

——“就没有让你喜欢她。”就是去问一下她。

“你想到哪去了?”我哥含着笑看着我,问道。

我:“………………”

“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为了要延续宇智波的血脉让你和一个你不爱的人结婚生孩子的人?”祖宗眯着眼看着我,那通红通红的写轮眼看的我都害怕。

“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有个任务我先走了。”说完我就跑了。

好吧我的确是有任务,去给土影送个信。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我做这个任务。一路上我就慢悠悠的溜达,掐着时间。据我们多年的观察,祖宗只要生气,7天之内如果见到他的话他直接放高达,14天之内如果见到他他会喷火球,21天之内如果见到他他会扔起爆符。至于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当时然根据初代目身上的伤口判断出来的咯。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出去送东西用走的。我用走的。

回来的时候正好在路上碰到抱着花的樱,想了想我祖宗之前给我布置的任务,然后我开始思考怎么发起这个话题比较合适。

“啊佐助!好久不见。”

“恩,好久不见。”我点了点头,当做打了招呼。

“刚出完任务吗?”樱的表情有些奇怪。

“恩。”我看着樱,脑内高速旋转这种问题怎么问不会比较羞耻。

“……对了,”樱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佐助最近和鸣人关系怎么样?”

我愣了愣。我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啊……我和他之前吵架了……”

这件事其实是在祖宗找我之前就发生了的。

事情的经过就是鸣人有一天喝多了然后我有些生气,吵了一架以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听鹿丸说天天都在办公室睡。我们从那天起就没见过面。

“这样啊……”樱眼神暗了一下。

我还在思考用“怎么生孩子”这个问句开头的话会不会很羞耻。

“那佐助你知道,鸣人和雏田是怎么回事么?”

我把祖宗让我干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仿佛被千鸟劈了一样。

TBC


评论(5)
热度(240)
  1. 夜未央い雪落成殇ミ灬华灯Gracesting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