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黑篮/青赤】匆匆(1)

第一部《曾经》 

上下文有一定关联,不过影响不太大。

其实这篇文的出产对我来说也是有生之年系列。我本来写完曾经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继续往下写23333我尽量加油不坑【。


1.

    “小青峰你现在要出去么?”黄濑正缩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抬起头就看到青峰穿着还算整齐的衣服,站在门口戴墨镜和帽子。

青峰拿着墨镜的手突然犹豫了一下:“嗯。”

“哦哦,”黄濑笑了笑,没有多问,“不过你戴墨镜和帽子真的有用吗,这个肤色走到路上也太明显啦。”

青峰觉得黄濑说的很有道理,愁眉苦脸的转过来看着这个和自己在一起已经有段时间的人了:“那怎么办?”

黄濑耸了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

青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算啦,我走了。”

黄濑看着青峰离开的背影,门关上的一瞬间的声音让他有些晃神。他并不知道青峰要去干什么,昨天晚上整整一个晚上,青峰几乎是在给【奇迹的世代】的各位扔了无数个原子弹。黄濑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事情随着赤司的意外归来在发生。

命运从来不在既定的轨道上稳稳的运行,随时都会有不经意的瞬间支离破碎。

青峰把棒球帽压低,低下头快步行走。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要去干什么,要去什么地方,会不会要去见什么人。漫长的岁月也依然没有让青峰忘记自己当年与赤司的相遇就出自这样一个意外。

那个站在蝉声喧嚣中,那个站在树荫斑驳下的少年,仿佛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那么遥远。而那个身着名贵的西服,红色的眸子折射着灯光碎在酒杯里的一片片破碎的光芒的人好像自己从未相识过。

他不知道这五年来赤司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也不知道这五年来赤司变了多少。只是好像现在的这个赤司征十郎和当年那个会迷迷糊糊睡醒在他身旁的赤司征十郎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青峰现在住的地方和当年租的房子距离并不远,就像命运指引一般青峰不自觉的那栋楼下。周围的小店和栽的大树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一瞬间,早上的雨刚刚止住,阳光还不算刺眼,偶尔有自行车轻碎的铃声透过湿润的空气传入耳边。青峰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时候的他初中才毕业,下楼还不用戴着墨镜和棒球帽,每天打着哈欠在上楼的时候买冰棍和汽水,还有小麻衣的杂志。那个时候的他从来都不考虑什么感情这方面的事,那个时候的他也从来没有理解过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峰在赤司曾经站过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看着车来车往。想象着那时的赤司会在想什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青峰?”并不响亮的声音突然打断了青峰的思绪,青峰有些慌忙的转过头,以为会是那个奇迹的世代的粉丝,却在看到声音的来源那一瞬间愣住了。

不同于那时的红金双眸,漂亮而又安静的红色双眸有些平静的注视着他。红色的刘海儿也早已长长了,柔顺的搭在额前。也不同于那天的整齐的黑色西装,手里抱着的篮球和轻便的运动装看来就是来打篮球啊。

“啊……赤司。”

赤司笑了笑,好想那天那个端着红酒杯站在灯光下的人从来不是他:“你怎么在这里?没有搬家么?”

或许是冥冥中注定这样原本生活交集并不大的两个人要在这里相遇,写一段属于他们彼此之间的故事。

“搬了,”不知为何,青峰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早上无意间就走到了这里。”

“这样啊。”赤司并没有多说什么。

青峰看着赤司的打扮有些奇怪:“倒是你?怎么穿成这样还拿着篮球跑到这里来。”

“早上和朋友约好了打篮球,因为公司的事情耽搁了一会儿才过来。”赤司看起来并没有急着离开,这样的举动让青峰莫名其妙有些开心。

“对了……当时洛山有人告诉我们……你说,你再也不会打篮球了?”青峰这句话问的有些犹豫,他不清楚以他现在和赤司这样有些尴尬的关系,有的事情他来问是否不太合适。

赤司愣了一下,很明显没有想到青峰会突然开口问这些:“大概是这样的,之前学校篮球赛,班里PG脚崴了,替他打过一次。”

青峰应了一声,没有再接话,略带认真地看着赤司。

“青峰现在和黄濑在一起?”赤司并没有在意两个人中间有些尴尬的沉默和青峰明显意味不明的眼神。

“……恩,有段时间了。”沉默了下,青峰才回答。

赤司把视线移到对面的曾经青峰住过的楼里:“挺好的。当时不是说黄濑就是因为你才加入的篮球部么。”

青峰看着赤司,听着赤司意味不明的话,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他突然想起来当时赤司叫自己大辉,到现在都觉得自己的名字从赤司的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温柔连绵。

“大辉,”赤司突然开口,转过来,笑得特别温柔,“我们如果早点在一起就好了。”

TBC



评论(5)
热度(35)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