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OOC/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2(7)

今天早上没我的戏,是我哥和我姐夫一段苦情戏。小樱昨天晚上更的文我刚刚看完了——她同时开了好几个坑,昨天没更那个ABO的,写了另外一个清水短篇。内容大概就是我嫁给了她,不对,我娶了她,有了一个女儿,叫莎拉娜。鸣人娶了雏田,一男一女。男的叫博人,女的叫向日葵。后来我一个人游走各地,终年不回家,偶尔一次在路途中碰上了对方,我和他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天亮了以后却又不得不回到人生既定的轨迹,各自相安,岁月静好。都是等经历了三十多年的爱恨离愁风雨奔波才明白或许这些年来自己是错过很多东西。把给彼此的东西,保留至今,也保留这一辈子都不会在给别人。最后是我们彼此走在相背的路上,斜雨,轻尘,微风,细柳,都模糊了当年自己到底那是友情还是终究错过的爱情。

我,宇智波佐助,这篇同人的男主角之一,还是被压的那个男主角。都被虐的一分钟不想说话。下面的各种评论简直让我觉得小樱不是人,一个个都哭嚎着自己被虐成了sb。我撇了撇嘴,接着我发现小樱这个短篇写的真是太好。各种描写,景物描写,心理描写,动作描写,语言描写,正侧面相结合,寓情于景,动静结合,设置悬念,前呼后应,借物抒情,该有的都有了。我都可以想到明年木叶升学考试的阅读题是什么了。

看完文的我无聊的开着我的高达,刚刚送来了我订的炸鸡,我就默默的开始吃炸鸡。虽然我知道吃炸鸡应该去人民广场。

那么现在我也比较闲,来给你们讲讲这部神奇的电影到底是什么好了。虽然别人告诉我这部电影定位是动作片,然而我从头到尾只看见了苦情。虽然在电影上映前就剧透不太好,可我这不仅仅是剧透,还有丰富又合理的联想。

——不过我知道哪怕我剧透完了你们也一个个都会滚去四五刷的。谁敢不去,恩?

这么一个故事。宇智波一家子都是混黑的,我祖宗从小就狂拽酷炫,整个宇智波他说一没人敢说二。然而是个人都知道宇智波和千手谁也看不惯谁,其实也不是谁看不惯谁,就是千手这一家子基本扛着木叶政治这方面的大梁。这俩要是还都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喝茶聊天吃蛋糕就真的不得了了。这一杠就是杠了鬼知道多少年,结果就在这一代互相打着打着大家就发现好像宇智波和千手的领头俩人不太对,有几个关系都比较到位的就都知道这俩背地撕逼的时候,打着打着就打床上去了。

但是就算这俩打到床上了,哪怕娃都有了,千手和宇智波还是一如既往的泾渭分明谁看谁也不顺眼时不时擦枪走火一下。我祖宗和初代目虽然不是很高调,但是在熟人面前秀起恩爱来简直可以。成功的瞎了一双又一双写轮眼。

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宇智波和木叶撕破脸了,从那天起我祖宗就彻底和初代目泾渭分明了。别说谈恋爱了,两个人连面都不见。最后宇智波和木叶直接挑起来干的时候,血流成河,人仰马翻,妻离子散,初代目在战场上公然抱着我祖宗说来世再谈——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来世才虐,来世虐成sb,天注定宇智波一家子谈个对象都要生离死别——从那天起,我祖宗带着整个宇智波脱离了木叶。

据说,终生再也没见过。

你就说这苦情戏写的好不好。琼瑶都不带这么狗血。

我来谝下另外一对,整个电影里面最苦情的当之无愧的是我哥和我姐夫。

我本来以为我祖宗和初代目最后生离已经够苦情了,这对是真的苦情戏担当,我估计有人全程只哭一次的时候就哭我哥和我姐夫了。

是这样的,虽然这个剧本之前鸣人和雏田写好了,但后来被一个编剧改了,这个编剧真他妈不是人,居然虐我哥,虐。我。哥。

我哥和我姐夫都是间谍,千手虽然挑着木业政权的大梁,但是千手毕竟不能代表木业,而木业就是我们所存在的国家。毕竟宇智波和木叶几辈子几辈子打的热火朝天死去活来,没几个间谍不就是开玩笑么。这俩一个反间谍,一个反反间谍,总之比较复杂,我也扯不太清。我姐夫从小看着我哥长大,两个人关系好到别说穿一条裤子了,穿一条内裤都行。所以彼此的身份彼此都知道。但是间谍这身份还是比较特殊,我哥和我姐夫谈个恋爱都搞得跟地下党一样。见个面都弄得跟x党人接头,说个情话都弄得跟交换情报一样。你们就说,虐不虐!

结果刚好不好,两个人都被两边怀疑了,结果就是我姐夫接到宇智波这边弄死我哥的命令,我哥接到木叶弄死我姐夫的命令。但是我姐夫能把我哥宠上天啊,就让我哥开枪,我哥咋可能忍心,在知道已经被两边的人监视的情况下开枪打在了我姐夫心脏旁的肺叶上。宇智波都以为是我哥叛变了,而我姐夫无缘无故被弄进ICU。我哥就被带走各种折磨——虽然看到这里我炸了那个编剧全家的心都有了,谁给他的胆子虐我哥,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虐不虐!虐不虐!

但是我祖宗比较心机啊,他知道我哥多屌,四岁的时候一个石子让全班小朋友再也不敢惹他,哭着喊着叫爸爸,所以他明白无论如何我哥都不会在离我姐夫那么近的地方打不中我姐夫。我祖宗就找我姐夫促膝长谈,我姐夫全招了,求我祖宗放过我哥。我祖宗这么心机的人当然不会轻易放他们走,挑断了我姐夫开枪惯用的左手放他们走了。虐不虐!虐不虐!虐不虐!

结果最后两个人在坐上前往异乡的飞机的时候飞机被炸了。

哎,我给你说……等下我炸鸡吃完了,我去买炸鸡,等我回来我继续给你们说。

TBC

评论(15)
热度(19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