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直播间(2)

柱间:欢迎继续收看今天晚上的直播。

带土:你不要装的自己是男主播好吗,一个嘉宾而已。

斑:会不会说话?

带土:哼唧,两个人欺负一个人,算什么本事。

斑:你还用欺负?

带土:……说好的宇智波家族爱呢。

斑:哦。家族爱这种东西,对事不对人。

柱间:斑斑跑题了。

斑:没办法,毕竟是和带土一起直播。我继续说,结果这个被我捡回来的孩子大半夜在喊白痴卡卡西,我还以为他做春梦。

带土:喂……能不能不扒黑历史。

斑:呵呵。

带土:老祖宗我错了……

柱间:我们需要现场连线一下卡卡西么?

斑:好。

带土:你们怎么手还这么快……

卡卡西:初代目你好。

柱间:好啊好啊,你有在看节目么?

卡卡西:在看。

斑:电话接的很快嘛。

卡卡西:正好在手边。哟,带土你怎么不说话了?

带土:心累。不想说话。

斑:啧,带土你看看这弹幕一下子就刷了满屏,脸都看不清了。

柱间:而且直播人数又一次涨了起来。

带土:你们是不是嫉妒卡卡西比你们人气高。

斑:你不用给我分享你的心理感受,我并不关心你此刻是不是要闹小情绪了。你不是我生的。

带土:你是我祖宗。

斑:所以呢?

卡卡西:初代目你有没有觉得让带土和斑一起录节目就是一个错误。

柱间:哈哈,斑斑很好啊!

带土:卡卡西快来救我!我要被谋杀了!

斑:那卡卡西,我们来谈谈你遇到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人吧。

卡卡西:是鼬吧。以及,带土,你自生自灭。

柱间:哦?为什么?

带土:卡卡西我们之间的感情和爱呢!你怎么能这样!

斑:我倒是有听说过鼬那个孩子以前把你扔月读里拿刀子捅了三天三夜。

卡卡西:咳咳……倒真是有这事,我不是说那。是以前在暗部的时候,和鼬在一起共事过,我是看着鼬这样一个小淑女一样的男孩子,秀气的手,纤细的腰,然后打趴下了一团人。11岁的鼬杀起人来利索得很,手起刀落,都不带抖的。

带土:打趴了一团人不是老祖宗当年干的事情么。

柱间:可能是因为斑斑看起来虽然很娇弱,但是和鼬那孩子相比,斑斑看起来就不娇弱了。

卡卡西:excuse me?

带土:excuse me?

柱间:what?!

斑:哎,鼬给我打电话了。

鼬:各位晚上好。以及卡卡西前辈,我什么时候有着修长的手,纤细的腰了?

卡卡西:当时你的腰围是暗部其他所有人的一半。

鼬:当时我才11岁。

卡卡西:所以这也很不可思议。而且宇智波鼬五秒钟学会豪火球的事情我们都知道。

斑:可以啊,五秒钟学会。

带土:这怎么可能……

柱间:果然现在厉害的孩子很多啊。

斑:宇智波的孩子。

卡卡西:所以,鼬可以算是我遇到过最不可思议的人了。

带土:五秒钟怎么可能学会豪火球……

鼬:难道五秒钟学不会么?

斑:嗯。不过是有点难为带土了。

卡卡西:不管怎么样,带土最后还是学会了的。

柱间:不过讲真,我刚刚查了一下这个术,的确不是很难。

带土:你们四个集火一个人有意思么。有意思么?!

斑:有。

卡卡西:啧,那我先挂啦,带土你好自为之。

带土:卡卡西你等着!

柱间:好,感谢卡卡西的参与,对了,鼬你遇到过最不可思议的人是谁?

鼬:嗯,有一段时间觉得是佩恩,或者是长门,现在不知道怎么称呼比较合适。

带土:佩恩吧……为什么?

鼬:因为我觉得能给自己的鼻子上打六个洞的人,嘴上打两个洞的人,耳朵上打好多洞的人,的确很不可思议。

带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斑:除了那孩子以外,还有谁么?

鼬:嗯,带土吧。

柱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带土:……怎么又是我?为什么又是我?

鼬:后来晓的各位一起聚聚开趴的时候,迪达拉喝完酒,特别认真的给我讲过,阿飞在他面前怎么跳舞的。印象深刻。

斑:说来听听。

鼬:如同五代目的通灵兽在发情。

柱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纲的通灵兽啊。

斑:看来迪达拉的说法比较艺术。

柱间:那斑斑怎么想?

斑:巨型蚯蚓。

带土:喂……我当时不还是为了隐藏身份才自毁形象,我很不容易的好吗。

斑:你当时顶着我的名字,毁的是我的形象吧?

鼬:是的,迪达拉不是不知道阿飞是带土么,还以为阿飞是斑,那天他给我说完以后,忧心忡忡的看着我,对我说,宇智波可咋办啊。

柱间:那后来你们那个邪教组织知道阿飞的身份了么?

斑:那不是邪教组织。

带土:那不是邪教组织。

鼬:那不是邪教组织。

柱间:……好吧,你们那个流浪儿童收容所。

斑:知道么?

带土:我不太清楚……

鼬:好像是有的人还以为阿飞是斑,其他人没有考虑过阿飞的身份。可能在他们眼里,阿飞是不是人都无所谓。

带土:感情我替你们卖命上刀山下火海含辛茹苦的默默无闻的连老大都不当的把你们拉扯大,你们都不关心我是谁?

鼬:晓已经穷到我住在迪达拉和蝎的隔壁根本就睡不了觉好么。

斑:带土你是不是搞贪污腐败?

柱间:你们那个收容所这么穷么?

带土:我……启动资金就那么点,而且每次出去他们这群人只打砸杀,从来不抢。晓没钱还怪我咯?

鼬:怪你。

斑:怪你。

柱间:你坑蒙拐骗那么多好孩子给你卖命,你还拖欠工资,还搞贪污腐败,鄙视。

带土:……大家再见,这期的直播就到此结束了。

斑:你不要这么随便好么。下期的主持是我和鼬。

鼬:是的,下期我就会坐在这里了。

柱间:斑斑斑斑!下期我还可以来么!

斑:看情况。

带土:我再也不录这个节目了,说到做到。

斑:哦,没有人关心。大家晚安。

柱间:晚安。

评论(11)
热度(20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