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直播间(3)

鼬: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直播。我是宇智波鼬。

斑:好。

鼬:今天是主要是问答。

斑:不是刷弹幕,是在之前的私信里面任意挑,你们可以不用刷了。

鼬:那也不用清弹幕吧。

斑:看着烦,刷一次清一次。

鼬:那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对,就这个。

斑:提问尼桑,请问小时候的弟弟是什么样子的?

鼬:这个称呼很奇妙,是老祖宗还是我?

斑:小时候的泉奈真可爱啊。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红红的嘴唇,一口一个尼桑。

鼬:老祖宗果然是战国时代的人。

斑:嗯?

鼬:一看就是没上过学。

斑:没有昨天的我们,哪有今天的你们。

鼬:谢谢祖宗。

斑:不用谢。

鼬:不过话又说回来,小时候的佐助啊是真的很可爱呢,望着他黑色的双眸,与君初相识,犹如旧人归,我想紧紧的抱着做主,用尽一生一世也不松开,永远在一起。

斑:鼬你,是不是学过哲学。

鼬:是的。

斑:你小时候是不是作文满分?

鼬:第七,八,九届五大国作文联赛特等奖;第四届木叶杯全村作文大赛第一名;第十二届写作之星第一名。

斑:不愧是宇智波的。

鼬:谬赞,我作文一般。

斑:你们小时候不就应该扔扔手里剑么。

鼬:我们还有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化学竞赛生物竞赛英语创新大赛科技大赛。

斑:那是什么?

鼬:Sanger终止法测序中,用于使DNA合成反应终止的是?

斑:说人话。

鼬:Sanger法是根据核苷酸在某一固定的点开始,随机在某一个特定的碱基处终止,并且在每个碱基后面进行荧光标记,产生以A、T、C、G结束的四组不同长度的一系列核苷酸,然后在尿素变性的PAGE胶上电泳进行检测,从而获得可见的DNA碱基序列。

斑:你们学这个?

鼬:我参加竞赛了。

斑:你们的竞赛不应该是什么比谁手里剑扔得好么。

鼬:哦,都有。

斑:生在战国时代也没什么不好的。

鼬:其实还好,毕竟有写轮眼,全copy一遍。

斑:感情写轮眼是这么用的?

鼬:那不然呢。

斑:……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

鼬:提问斑斑,请问当时在四站战场上为什么要SM小姑子?请问当时如果二柱子被一件捅死后对着你的背影喊了句尼桑会怎么样?以及柱帝一夜几次?

斑:最近天凉了,该打五战了。

鼬: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斑:那么对千手扉间是他该。罪有因得。我那哪叫SM了?现在的孩子……

鼬:等下佐助被捅死是什么回事!!!

斑:哦,当时那孩子非要弄死我。我就捅死他了,结果没死,做了个梦梦到六道仙人,聊了几句就复活了还自带外挂。轮回眼都有了。提到这个我就十分的不服气,都是转世这待遇怎么差这么多。

鼬:所以不管怎么说你捅死过佐助一次。

斑:行了,泉奈当时都死了,都被埋了。佐助好歹还活了。人要知足。

鼬:哦。初代目一夜几次?

斑:这么关心,我借你?

鼬:不用,谢谢。

斑:几次看心情。有的时候第二天有事的话就三四次,没事的话不好说。

鼬:所以说那天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整整一天没见你们出房门就是在干么?

斑:是的。

鼬:不累么?

斑:还好吧。毕竟当时战国时期硝烟四起,一打起来就没日没夜的打,比这个累得多。

鼬:不容易。

斑:是不容易。

鼬:那下一个问题吧。

斑:提问鼬,当时止水给你眼睛然后死了的时候,你的心情如何?

鼬:我当时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死了的时候啊,我本来以为或许止水会跳下去,游到岸边,等以后给我个惊喜什么的。还有我小的时候其实也从那个地方跳下去过的。

斑:这么小就这么不羁。

鼬:当时在思考生命的哲理世界的更替人生的轮回。为了让人性的光辉从灵魂深处迸发并且熠熠生辉,我当时就从那上面跳下去了。

斑:然后你是经历了人生的轮回还是世界的更迭?

鼬:都没有。我学会了芭蕾。

斑:好。

鼬:当时止水死的时候真的挺崩溃的。对我来说,止水就是亲哥哥。

斑:不止吧。

鼬:是不止。

斑:你俩什么时候好的?

鼬:记不清,他死之前。

斑:止水对着一个小孩下手?

鼬:……我长得比较成熟?

斑:等下你俩在他死之前发展到哪一步了?

鼬:挖下来眼睛给对方的地步。

斑:好好说话。

鼬:他给佐助说“把你哥哥借给我”的地步。

斑:没被打?

鼬:没有。当时佐助还小。

斑:你俩谈恋爱是因为佐助还小?不懂事?

鼬:这是一部分原因。

斑:早恋富岳也不管管你?

鼬:爸爸不知道啊。

斑: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鼬:也就拉个手吧……

斑:拍纯情偶像剧?

鼬:毕竟当时还小。

斑:呵,行吧,来看下一个问题,提问宇智波斑,请问在房价日益上涨的今天,在木叶六环已经开通的今天,在二环内有一大片房子的宇智波,会选择买房子么?——当然不会。

鼬:为什么要买房子?觉得我们缺钱么?

斑:缺钱是什么意思?

鼬:大概就是没钱花了吧。

斑:什么感觉?

鼬:……世界要崩塌了?

斑:就是当时柱间捅死我的心情?

鼬:可能差不多吧。

斑:那我明白了。

鼬:我来回答一下这个人的问题吧,如果你是关心宇智波会不会需要卖房子来换钱,那我们不缺钱。

斑:而且政府拆迁什么的也不会和我们有关系。

鼬:是的。我们家里有四个火影。

斑:现任的也在吧?

鼬:现任是鸣人。

斑:啧。

鼬:不知道还有什么问题。……哦,看到了,提问,怎么看待直播间涉黄的事情。

斑:你们是不是想看直播。

鼬:我觉得是的。

斑:我们是正直的直播间。是正直的男主播。不是色情男主播。

鼬:是的。弘扬社会正能量,宣传改革新思想,走在国家政府的身后,紧跟他们的步伐。

斑:说得好。

鼬:最近正开x会呢,老祖宗你不看新闻啊。

斑:不看。

鼬:要多看新闻。新闻上的初代目十级磨皮八层美白。

斑:……那我看看

TBC

评论(12)
热度(211)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