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13)

Chapter 13

鼬一大早,刚把竞赛书拿出来准备刷的时候就被隔壁的止水拉了过去。一边说着什么小鼬就不要刷这种无聊的竞赛题浪费时间啦来给我改论文吗一边不由分说的把鼬从二楼拉到一楼的客厅,把早已拿下去的电脑塞进鼬的怀里。

鼬略带无奈的瞥了止水一眼,认命般的开始看止水的论文。

“咦?怎么是英文的……这不是你上学期就让我看过的么?”鼬在接触板上晃了晃自己修长的五指,才看了个开头就微微皱起眉。

止水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夸张的展现出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没有办法啊,导师给我说希望我改一改这篇,然后往出投到一些国际上比较有名的杂志上,这样可能会对我以后有帮助,主要是给上头打电话了,我没法拒绝。”

鼬看着止水,却微微皱起了眉毛:“止水哥打算申国外的大学么?”

止水突然愣了一下,听到鼬的话后明显的停顿了。表情变得有些微妙:“这个啊……目前还没有想法,小鼬呢?小鼬有没有想过申请出去啊。”

鼬侧过头,看着电脑屏幕上止水的论文题目发呆,有些莫名的情绪如同下雨薄薄的灰色的天空一样压抑在他的心上:“啊……大学不会吧,毕竟佐助还在。”

“也是啊。”止水接话的音调有些异于往常的低沉和压抑。

鼬猛地眨了眨眼:“哦,止水哥,这里你看……”

猛地一阵敲门声响起,鼬说到一半的话停了下来,鼬有些疑惑的看向止水,止水也是一脸意外的表情。

今天是周天,家里人都在,平常几百年都没有一个来宇智波家门口敲门的人。

鼬把电脑放在一旁,跟在止水身后去看来者是谁。门刚拉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闪耀在眼前。来人背着一个书包,穿着也是明晃晃的黄色调,衣服是显得有些破旧,却倒干净。

“嗨!我是漩涡鸣人,请问宇智波佐助在家吗,我和他今天约好的。”鸣人笑的格外灿烂,正好的阳光从门口的走廊一路沿着投射到他的身上。

止水听到这话,转过身,给鼬让出地方。

鼬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浅浅的微笑着:“哦你就是鸣人啊,我听佐助提起过你。我是佐助的哥哥,叫我鼬就好。”

鸣人的眼光顿时明亮了起来,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啊啊啊!你就是佐助的哥哥啊!!我以前经常听佐助提起你来着,佐助经常给我说他哥哥可优秀啦,说什么成绩也好,性格也好,什么都好,以前一直都想见你来着!”

鼬先是愣了一下,随机有点无奈的笑了:“先进来吧?让客人一直站在门口也的确不太好。”说罢就把大门彻底拉开。

“恩恩好!以前看佐助就觉得他家里一定很有钱,没有想到你们家房子这么大!不过这么大房子要住多少人啊?”鸣人把自己的运动鞋有些随意的扔在门口,换上鼬给他拿的拖鞋,“如果就几个人的话晚上会不会害怕,有什么鬼之类的……”

鼬第一次听到鸣人这个名字的时候是在自己家宝贝弟弟某一天从幼儿园回来,有些气冲冲的给他说那个吊车尾的今天怎么怎么样,后来上小学了,佐助回来几乎是绝望的是他又和那个吊车尾的一个班,终于到初中了,佐助终于以为他可以熬出头的时候,分班那天回家后佐助崩溃的说他怎么又和那个吊车尾的是一个班。

其实不用佐助说,鼬能看出来,平常佐助几句话就不离他口中那个吊车尾的,从一开始鼓着小小的腮帮子到后来提起这个名字时虽然还是满脸的怒气却掩盖不住眼底的笑意。

这也得是鼬一早就知道佐助口中这个吊车尾的是个金发的男孩子,要不然鼬真会以为自己的弟弟恋爱了。可也就是巧吧,这么多年了,鼬从来没有见过一次漩涡鸣人。尽管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目染了,却也是第一次见。

“啊,家里住着挺多人的,我们家蛮大的,”鼬的眼底带上了些许的无奈与欣喜,他能看出来,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面,这个叫做漩涡鸣人的男孩对自己的弟弟有着多大的影响,“佐助在二楼,我带你过去吧。”

“啊啊!好啊,话说鼬哥哥现在在木叶高中吗?”鸣人从进到宇智波家的第一刻起,就开始四处看,对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好奇。

“恩,是的。”

“呃……那这位是?”鸣人看着刚刚给自己开门却一直没有开口的止水,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习惯性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鼬转过头,看着止水,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的笑了一下:“这是宇智波止水,算得上我的表哥了,现在在木叶大学。”

“难怪佐助告诉我他家里都是大学霸,果然啊。”鸣人不知道缘由的失落了一下,眼神里因为听到木叶大学而迸发的光倏忽摇晃了一下。

鼬看着鸣人的反应有些奇怪也有些好笑:“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啦,诶对了,鼬哥哥,佐助房间在哪里?”鸣人左顾右盼,看着二楼基本都是关着的房间门,有些好奇的问道,眼里的阴霾一扫而光,消失殆尽。

鼬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房间,头并没有回,道:“佐助在我们家是最小的,平常我也惯着,可能性格会有点不太好相处吧?”

“啊?”鸣人被问的一下子有些懵,随即却带着些许某名的信念坚定的说,“佐助啊,虽然平常看起来有点冷淡,但其实人还是很好啊,鼬哥哥我给你说,以前又一次,学校……”

“喂!”佐助的房门被猛然拉开,一脸不悦的佐助伸出了头,“吊车尾的你可以闭嘴吗!”

鸣人看到佐助的一瞬间眼里骤然迸发出灿烂的光,如同夏夜的满天星光,如同春日的万顷朝阳,温暖而又明亮:“啊啊啊佐助!”鸣人三跑两步的跑了上去,一个熊抱挂在了佐助身上,完全不在意身后还站着一脸无奈的鼬。

鼬看着自家弟弟皱起的眉头和把那人往外推的不爽,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止水趴在楼梯上,语调有些欢快的开口:“发现自己最亲爱的弟弟突然有了关系特别好的同学,小鼬你会不会要哭,来,我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

鼬微微的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理睬止水张开的双手:“止水哥之前一个月都在忙论文的事情么?”

止水看着鼬都没有在意自己伸出的手从他身边走过,倒也不觉得尴尬:“昂,是啊,打算隔几天去给导师看。”

“那止水哥都改了快一个月的论文肯定没问题,就算有问题我也改不出来吧。”鼬把电脑抱在怀里,熟稔的输入锁屏密码,“为什么不找卡卡西前辈?”

“啊,这不是找小鼬比较方便么,我还是比较相信小鼬的实力的。”止水走到鼬身边,看着电脑屏幕上满屏的单词,随手揪了一下鼬的辫子。

“喂……话说止水哥这句和这局调换一下位置是不是更通顺,再加一个accordingly?”鼬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止水有事没事拽一下他的辫子,从小时候还有点抗拒的看着止水,再到后来一句话都不说。

“诶?好像是哦……所以说嘛,让小鼬帮忙看看还是很有必要的。”止水把电脑拿过来,坐在沙发上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字来,“对了,小鼬,暑假的会议你去吗?”

“名单不应该都确定了么?”鼬愣了一下,想起那时候弥彦给他说过的话。

止水没有抬头,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啊,还空着名额,弥彦给大学这边报的是因为还确定一下,想要保证最好的阵容。”

鼬咬了咬嘴唇,没有接话,他知道弥彦是为了什么。

“不过弥彦私下找过我,说空的名额,是给你留的。”

鼬却倒像是听到了心里的答案那样微微松了一口气,张了张口,发现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合适:“那……去。”

止水把句子改好,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鼬,直接开口:“BMUN UNESCO SAUDI ARABIA”

鼬觉得自己大概是被骗了。

“只剩这个位置啦,其他的都分过了,”止水一脸这也不能怪我的表情看着鼬,“而且正好,前几天AD分下来了,我就是这个场的AD。”

鼬突然觉得有点心累:“这……止水哥不会是故意的吧?”

“这倒没有,名单是弥彦早都报过来的,在分会场的时候都是参考了大家以前开过的会议和擅长的领域吧,”止水把论文的文档关掉,在显得有些凌乱的桌面上找着什么,“比如弥彦自己,他就比较适合开关于HUMAN RIGHTS的会议,而长门呢,就比较时候开ILLEGAL TRADE的会议,所以分的时候会有参考,刚好空出这个。所以也真是巧嘛……哦对了,小鼬,这是BG。”

鼬从止水手上接过电脑,看着AD后面打着UCHIHA SHISUI,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什么议题?”

“IMPROVING WATER SECURITY BY WATER RESOURCES MANAGEMENT”

“那Saudi Arabia的话很好说啊?”鼬没有看BG,停了下来,看着止水,“海水淡化这方面不就是Saudi Arabia的主要水资源来源么?”

止水眼神里面尽是欣慰,赞同的点了点头:“但是世界上海水淡化做得最好的国家是ISRAEL,这场会议里面没有,Saudi Arabia自身也存在着很大的弊端。”

“因为这样的话,水资源耗费的金钱太多了吧,几乎是在TURNING OIL INTO WATER,而且这么做的话可能国内自身的供给也不够?我不太了解,”鼬皱着眉头,把所有他知道的知识调动起来,分析器这个问题,“那应该是和发达国家请求合作,毕竟这种事情,可能是每一个国家以后会面对的问题。”

止水的眼神里面流露出惊讶:“所以我说嘛。小鼬,你真的很优秀。”

“是不是那个叫漩涡鸣人的孩子来了?”鼬刚想答话,就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和斑的声音。

鼬有些意外的回过头,看着从楼梯上往下走的斑。

“啊?……是啊。”

“哦,”斑垂了垂眼,周天在家的斑上身只穿了一件灰色的衬衫,“那孩子是波风水门的儿子。”

鼬转过头看着止水,两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程度不一的惊讶。

TBC


评论(12)
热度(35)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