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BRAND NEW DAYS(2)

里面关于测谎相关知识出自美剧《LIE TO ME》


2.

止水到家的时候鼬已经在家里了。

“啊,你回来啦,”刚刚洗完澡的鼬拿着吹风机在吹头发,“现在组里有什么打算么?”

止水紧锁起自己的眉头:“组长挺重视的,都把佐助和鸣人叫回来了。”

鼬顺着自己头发的手猛地一顿,把吹风机关好放在台子上,抬起头看着止水,眼神里充斥着惊讶和掩抑不住的欣喜:“佐助要回来了吗?”

止水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宇智波鼬同志,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可不小,你能不能抓一下重点。”

“哦对了,团藏被暗杀的事情木叶打算怎么办?分给我们还是让警务局去查?”鼬憋起自己的笑意,毕竟他还是分得清什么是正事。

止水把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整个人跌进沙发中间:“不知道,这件事组长还没说。”

“不过,你怎么想?”止水抬起眼看着鼬,“就是这件事情,你觉得是针对木叶?……还是我们?”

鼬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神情中是鲜少的犹豫,想了很久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不过我觉得很可能是针对我们。”鼬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今天晚上经历的一切鼬的感觉比所有人都来得更强烈,“还是多留心吧。”

“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只因为这一件事就弄得大家疑神疑鬼的确也不太好。”止水点了点头,“但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好像……嗯,怎么说……”

“好像这只是一个开始,就……还有很多事情,好像我们的确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小鼬,你明白么?”

鼬愣了愣,走到止水的旁边,坐了下来,伸出双手绕过止水的脖子紧紧地抱住:“我不知道,但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大圈套,等着我们一个个跳进去。设圈套的人很聪明。”

止水侧过头轻轻的吻着鼬向来柔顺的长发:“我还在。我一直都在。”

鼬窝在止水的怀里轻轻的笑了:“嗯,我知道。”


被手机刺耳的来电铃声吵醒的斑坐了起来,抱着手臂一脸不悦地看着柱间迷迷糊糊中接了电话:“喂?……嗯,是的。……什么?抓住了?……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木叶警方那边来电话说抓到了暗杀团藏的几个嫌疑人,让我们现在马上过去。”

斑微微叹了一口气,扶着自己的额头,他大概有半个月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奔波在各地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好,叫全员集合还是?”

“……全员集合吧。”柱间稍微犹豫了一下,他作为组长知道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几乎各个大国都在进行政权更替,他们基本上是是连轴转的满世界的飞。刚在水之国暗杀了某个大家族的次子,几个小时后就到几千公里外去和一个地下组织肉搏。

“现在几点了?”

“不到六点。”

“那这次木叶警方一个个跑得够快。”斑向来对于木叶警方一点好感都没有,每次任务扯上他们斑完成的就明显带着自己的情绪,嘴角带着明显的讥讽。

柱间笑了笑,拉过斑在斑的额头上落下浅浅的一个吻:“最近辛苦你了。走吧。”

斑撇了撇嘴:“我都瘦了六斤了。”

柱间跳起来把自己搭在旁边单人沙发上的衣服拿起来:“那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可得把你喂胖,到时候抱起来只剩骨头了。”

斑快速的捞起一只拖鞋砸了过去。

他们回来的时间一个多小时以前,回家的时候一片漆黑,几乎没有什么车,出门的时候也是一片漆黑,没有什么车。

“我来开车,你多少睡一会。”柱间从门口的柜台上拿起车钥匙,“可能明天又睡不了了。”

斑认命的点了点头。

到达总部的时候卡卡西和带土已经到了,他们住的离这里最近。带土趴在桌子上披着卡卡西的外套睡的昏天暗地,卡卡西略带疲惫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冲着斑和柱间点了点头。

“有没有说嫌疑犯什么时候带来?”柱间看着可以说得上晕过去了的带土,最终还是没有开大灯。

卡卡西站了起来,把桌子上的文件夹拿了起来:“十五分钟后,我来的时候已经把嫌疑犯的资料送过来了。要看么?”

柱间摇了摇头:“你看吧,一会儿等止水来了也给他一份资料,辛苦你们了。”

“好。”卡卡西没有再说什么。

卡卡西有一个出众的天赋,就是可以观察到一般人不会留意的微表情。他发现了这点以后专门去学习了这一部分的知识,他可以鉴别的是一个人的情绪,这也说明他可以发现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而止水和卡卡西的天赋不免有些相似,但却发挥着不同作用。止水对于一些微小的特征有着惊人的洞察力,比如声音,他对于一个人的声音可以过耳不忘,比如走路姿势,比如说话时的习惯等等。所以组里的任何有关审讯的事情都是卡卡西和止水负责。

止水和鼬很快也就到了,没多说什么止水接过嫌疑犯的资料就开始看。

“没什么异常吧?”止水快速的翻了一下资料,转过头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点了点头:“光看资料是没什么,等一会儿人来了再说吧。”

止水把资料合上,有些犹豫的开口:“不过木叶警方是怎么抓的嫌疑犯?”

听了止水的话后卡卡西猛地愣了一下:“呃……或许是看监控有谁在那个时候出现过吧?”

止水没有再接话,他的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个答案,只是需要和所有的嫌疑犯谈过以后才可以确定他的想法是不是对的。

审讯没有什么异常,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所有对四个人的全部问话。

“怎么样?”柱间问道。

止水和卡卡西互相看了一眼,止水用眼神示意卡卡西先说。

“很奇怪。”卡卡西看着警方把四个嫌疑犯依次带走,“他们之中,所有人都受过专业的训练。”

“怎么说?”斑拿着咖啡靠在桌子上,皱了皱眉。

“如果不是我和止水,只是木叶警方审的话,他们每一个嫌疑犯表露出来的东西太可疑了,他们都装作自己很无辜。但同时也在隐约中传达着自己是凶手的消息。”

“什么意思?”

“比如你看,这里。”卡卡西转过身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把刚刚审讯的视频放慢重播,“在我指认他们的罪名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很激烈,太过于激烈了。”

“真正的愤怒是累计的,不是这种爆发的。”止水开口。

“对,”卡卡西继续放录像,“这里,我问他你是否对团藏心生怨恨。他们的回答虽然措辞不太一样但基本都是没有,我没有对团藏心生怨恨。”

泉奈皱着眉开口:“这样生硬地重复是典型的谎言。”

卡卡西认同的点了点头:“对,这种非常基础的判断方法木叶警方肯定了解,他们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别人以为他们在撒谎。”

“那你怎么会觉得是他让别人以为他在说谎而不是他就是在说谎?”扉间有些疑惑地开口。

“对,这个情况我也考虑过,但是这个地方你看,我说电脑屏幕上只有一封匿名邮件时,我们都不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他们都表现出了惊讶。真的惊讶只有转瞬即逝的一秒钟,而他们都是真的惊讶。”

“所以我觉得,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凶手,但是他们和凶手都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刚刚止水问我怎么抓的嫌疑犯,这让我也比较在意,木叶警方怎么可能在出事了都没过两个小时的时候就抓到警方,而且他们知道的还比我们晚。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们都不是非同一般的人,他们或许故意表露出了迹象。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木叶警方发现他们。”卡卡西的语气里面没有一丝犹豫。

“团藏留下的字母可能和凶手有关,他的表情是惊恐,他知道这封信是要杀他的人给他发的,我们可以根据这四个人来找嫌疑犯。”泉奈再一次拿起了四个嫌疑犯的资料,试图找到他们之间的共处。

带土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现实,首先这之间有没有关系还不一定。就算有关系,而这一切都是这个A安排的话,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个人很聪明,他有这个勇气送四个人来,就说明他不怕我们查下去。”

“因为他知道,我们查不到。”扉间看着带土,笼罩在他们所有人心底的阴云此刻让他们更加觉得沉重。

“没错,”斑把喝完的咖啡扔进离自己有一定距离的垃圾桶,在空中滑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这次的对手是前所未有的强大。止水,你有什么发现?”

卡卡西转过头看向止水,“你刚刚给我说让你一直觉得很奇怪的地方在哪?”

止水没有接话,神色凝重的看着屏幕,眉头纠在一起,在卡卡西给他们分析表情的时候止水截取了在问及名字时的四个人的反应,放慢,在一遍遍的循环播放。

“靠!”止水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色里都是不可置信和讶异。

卡卡西有些疑惑的侧过头:“怎么了?”

“这……这不可能,这太离谱了……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我没想到……太离谱了……”止水不由得向后退几步,看着他截出来的四个短短三秒钟的视频在一遍又一遍的播放。

斑抬起头把所有的视频看了一遍,开口:“怎么了?”

“我也不敢相信……但是,这四个人,除了名字,声音,长相,体型这些明显的分辨人与人之间的标准的不同以外。他们在提及自己名字的时候头的微微摆动,肩膀的耸动,说话的时候嘴角的弧度,这些等等等。”

“这四个人所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人。”

“而这可能么?”

TBC



评论(15)
热度(7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