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BRAND NEW DAYS(3)

3.

凌晨四点的街道安静的有些可怕,来往的一个行人都没有,连刚刚从夜店里面出来的醉酒的人都一哄而散各自离去了。

斑把油门一脚踩下去,保时捷911在路上呼啸而过,带来一阵又一阵撕裂空气的轰鸣声。斑眉头紧锁。旁边的柱间一直拿着手机不知道另一头在说什么。

斑抬起眼看见柱间放下了电话,开口:“第几起了?”

“S市,三起,”柱间揉了揉自己的眉间,“现在还不能见报,但是明天早上可能社交网络上就要传开了。”

斑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在黑夜中有些刺眼的红灯,踩下油门冲了过去。

“现在木叶那边什么打算?”

“不知道,”柱间拿起咖啡猛灌了一口,“先到了总部看情况再说。”

斑看着车窗外的一片黑暗,在夜色的裹挟下气氛显得有些压抑:“还不确定会不会继续发生,对吧?”

这是所有人都最担心的一点,从半个小时前,N市的第一起爆炸开始,十五分钟后,X市发生第二起爆炸,刚刚S市发生第三起。

“也不知道那群人的目的是什么。”柱间的手机上不断地被木叶高层发来的最新消息轰炸着,“这才是最令那群人担心的。”

斑一个急转弯,车胎与地面摩擦发生刺耳的响声:“有没有在地点上找到什么共同之处?”

“没有,感觉完全是随机,但都不是被木叶划到一级城市的地方。”

“这么说,目的只是为了爆炸?”斑皱了皱眉,“真是疯子。”

柱间的手机又收到一则新消息,叮咚的声音令人感到不悦:“靠!”

听到柱间难得爆一次粗口,斑的心猛地沉了一下:“怎么了?”

柱间闭上眼睛,深呼吸,很久才缓缓地睁开眼睛:“都是人肉炸弹。”

斑握住方向盘的手猛地攥紧,右手伸到柱间的眼前示意他把手机递过来:“现在网上有消息么?”

“有一点了,也有人拍视频传上去了,不过轰动还不大,大家都在睡觉。”

斑用余光瞥着手机上收到的消息,左手大幅度的打着方向盘,熟稔的一个右拐。都没来及的把车在车位里停好,斑踩下刹车的时候把手机扔给柱间推开门就往电梯走。

一路小跑,斑和柱间的脸上都浮现出了难得的失态。

总部已经是所有人到齐,总控制室里面一整面的屏幕都亮着,镜从各个爆炸地点附近的监控摄像头调出监控画面,同时网上流传的视频找出有用的,锁定携带炸弹的三个人。卡卡西和止水站在旁边不断的对全程三个人的表情和行为做着分析。但是由于监控摄像有一定的距离,画面有些模糊,对于卡卡西来说,在这上面分析微表情造成了极高的难度。

“哥,”泉奈回过头,看着斑和柱间快步走了进来,“木叶那边怎么说?”

斑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

“我们现在除了等下一起爆炸发生以外,还能干什么?”柱间把所有人的表情看了一遍以后,问。

止水转过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镜框:“从三个人的肢体动作来看,我认为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带了炸弹的。”

柱间转过头,看着站在泉奈旁边的斑。他们好像向来如此,从一开始在上学的时候,后来有段时间年少轻狂,互相看不顺眼打的天翻地覆的时候,再到一起在警队出任务的时候,接着到了泉奈因为木叶警方的失误被打伤木叶警队却隐瞒了真是消息斑毅然决然地离开警队的时候,和柱间为了斑也二话没说辞掉自己警队队长职务的时候,和两个人一起走到现在的时候。他们好像一直都只用看一眼对方就可以了然他在想什么。

“是幕后组织的可能性比个人要大,作案地点分布散,作案的三个人目前没有找到共同之处,而且在假设他们都未知的前提成立下,我们得从他们生前接触的人来查。”止水看着柱间,肯定的说。

鼬转过头,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就像你说的一样,如果是组织的话,他们接触的人不一样的可能性很大,这么查下去,就像无底洞一样。”

“这么说来,我们能做的只有等下一场爆炸了。”斑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镜摇了摇头:“额,现在我们还有一些事情可以做。”

柱间看着转过来的镜,点了点头,镜做事是全组最让人放心的。

“到三个跑一趟,因为爆炸的缘故有的监控联不上网我调不出来,去取一些近景的。”

“好,”柱间放下抱在一起的手臂,“鼬和止水去S市,鸣人和佐助去X市,泉奈你和扉间跑一趟N市。顺便在当地收集一下信息。拿到视频立刻传回来。”

“好。”

斑侧过头看着准备和扉间出发的泉奈,伸出手拉住泉奈的胳膊:“你多小心。”

泉奈认真的点了点头,自从五年前他出事以来,他开始只负责远程的狙击。斑从来不让他近身接近敌人。

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放开了拉着泉奈的手。

“大家都小心,随时观察周围,各地警方我一会儿都打个招呼,有异样不要一个人上。”柱间看着准备往出走的组员,“最近紧急情况,千万小心。”

鼬走到电梯里看着旁边的佐助,伸出手摸了摸佐助的头发,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佐助转过头看着鼬轻轻的笑了。

“我会小心的,你不要操心我了,自己保重。”

鼬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往那几个的城市的飞机全停了,先飞到比较近的城市再都开车去,到的时候那几个城市可能要陆续要放人。”扉间看着手表,微微的皱了皱眉。

距离天亮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

天亮以后的骚乱可想而知,恐惧永远是打垮一个人,一个国家的最好方式。

“我们现在都不要多想,安抚人民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尽快查出凶手停止这一切才是遏制恐惧蔓延最好的办法。”

而真正令他们恐惧的不是爆炸案本身,而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爆炸案背后的水有多深。

好戏还没有上演,冰山才露出一角,谁也不知道在最深处注视着他们的眼睛来自何处。

等他们分组下了飞机,开车赶向各自城市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止水和鼬看着空荡的开往S市的高速路,和旁边已经堵死了的路。谩骂声,儿童的哭声,求救声不绝于耳。还有不少人抱着孩子连车也不要的就往前走。

四道的高速公路在此刻显得格外的拥挤和狭小。甚至有的人翻过中间接近两米悬空的隔离带,到反方向的车道上往过跑。

一场死伤并不严重的连环爆炸最终想要带来的只能是恐惧。

鼬忧心忡忡的看着这一幕:“止水,你说,那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报复木叶?心理变态?谁知道呢。”止水的表情也是很凝重,“一会儿疏导群众走这边吧,要不然堵成这样谁也走不了。”

“好。”鼬点了点头。

高速路口的入口已经被车堵满,止水把车在旁边停好,去跟工作人员交流开始逐渐把车放行到另一边空荡的车道上。拥挤的人群发出欢呼声飞奔的回到自己的车上,止水和鼬转过身准备走向在车旁的时候止水看到一个小女孩在路边哭的有些伤心。

“小鼬,你先过去,我一会儿过来,”止水笑了笑,蹲到小女生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走吧,我带你找妈妈。”

小女孩微微颤颤的拉上止水的手。

走到车旁的鼬转过头看着止水拉着小女孩走到工作人员的旁边,焦急的父母奔来,不断地拉着止水的手说着感谢。

和突如起来的爆炸,被掀起的汽车,冲天的火焰,成堆的汽油更是为这一场爆炸增添了燃料,和惨叫声,惨叫声。惨叫声。

鼬一瞬间懵住了。

接着他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听到了自己的喊声。

止水!

宇智波止水!!

TBC


为什么又虐止鼬。

因为我爱得深啊。


宇智波止水:大家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的狗带。

评论(34)
热度(4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