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宇智波五件套/恶搞欢脱向】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13)

我们前几天去上了个访谈类的节目,其实就是坐在一个台子上面,我和小叔叔坐第一排,后面是其他人。节目的一开始我们听主持人说完段子,我们说段子,我们说完段子,宇智波带土说段子。

在我小叔叔已经连续不断的说了一个钟的段子的时候,我祖宗在旁边靠着枕头睡的醉生梦死,我哥和我姐夫在旁边不知道干什么,我觉得那得亏是我哥,要是我祖宗什么的可能衣服都脱了,我开始智慧的凝视着我旁边的小叔叔,数宇智波带土。

一只宇智波带土,两只宇智波带土,三只宇智波带土,n-1只宇智波带土,天啦全都是宇智波带土。

如果当时打四战会有丝分裂的是我小叔叔不是白绝,那么攻守之势异业。小叔叔和祖宗打遍天下都无敌手。我知道我有文化,你们不用夸。只可惜,我小叔叔一直以为细胞核是某种大型电动器械的一个部件。小叔叔还以为线粒体和叶绿体都是人,毕竟天天就听别人夸他们机智。他还在一天晚饭喝醉了以后,倒挂在卡卡西身上长叹一声,说线粒体机智,叶绿体机智,就我不机智。

刚刚,其实也不是刚刚,一个多小时前,主持人问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问题,他谈及了初恋。

谈及初恋这还得了,小叔叔刚刚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描述琳女神是如何blingbling发着耀眼的光“十里春风不如你”“一曲红梢不知数”“少年带土争缠头”“全村少女无颜色”就这种意思你们都懂。然后描述了半个小时那个叫做旗木卡卡西的少年是如何的心机如何的不要脸。接着他现在准备开始谈他第一次遇见琳的心理感受。

主持人一脸尴尬,几次开口都被小叔叔打断了。

“严肃,我在分享我的初恋。”小叔叔严肃的这么说。

现在的新闻媒体是不是采访前都不做什么调查的?这么不负责任。不像x国记者华x士,我当年和他谈笑风生。【知道什么意思的都悄悄的】

我祖宗终于睡醒了,看我小叔叔还在叨叨,二话不说一脚踢在坐在他前面的小叔叔身上。小叔叔满眼委屈的看了一眼我祖宗,撇了撇嘴:“那我们下次做一个专访,我继续给你说。”

主持人看着我祖宗那个眼神都快要给他生猴子了。

“那各位如今在各个领域都有所涉及,迟迟在音乐方面不见动静,请问都有什么想法呢?”

我们转过头看向我祖宗。我祖宗淡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还没有什么计划。”我小叔叔跳了出来开始回答,“不过也不一定。要是组一个组合叫什么名字好呢?”

“UCHIHA48”我哥一脸严肃地开口。

“BIG UCHIHA"我说。

“UCHIHA BOYS”我小叔叔说。

“带土,不是我说,”我姐夫终于和我哥没有肢体接触了,“你这个名字起的就像牛郎团一样的。”

主持人本来在听到我哥说完以后还想说话,结果听完我姐夫说完一脸震惊的拿着话筒半天不知道说什么。下面观众嘹亮的尖叫声直接掀了屋顶。

“组个牛郎团听起来也很带感啊。”我小叔叔耿直的回答。

我机智的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下面的惨叫声太可怕了,还有好几个姑娘当场就晕过去了。

“带土你是不是特别想当牛郎?”我祖宗问。

小叔叔耿直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其实还好。小时候我觉得当一个牛郎可帅气了。”

我哥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水喷了出来。我差点被葡萄呛死。

我转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小叔叔:“帅气?!”

“对啊,每天骑在牛身上。”

……

“喂,妖妖零吗。”我祖宗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主持人看着我们久久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充满了惊恐,与害怕,

那一日,主持人终于想起被嘉宾支配的恐惧。

我哥悠然的开口:“带土这么说的话,我觉得除了当牛郎,他可能小时候还想下海。”

“今天晚上回家搞不好就有那种卡卡西与带土自小时别过,十多年没见面,再见后却发现的是下海后的带土,后来两个人还是在一起的文。”我姐夫的一边说一边点头,认可着自己的观点。

主持人终于懒得理我们了,直接开始问问题:“如果要进军音乐市场的话,有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样的风格?”

“国民偶像天团。”小叔叔认真的回答。

祖宗冷哼一声:“那不是晓的定位么。”

我哥作为晓的主唱,转过头深沉的看着我祖宗:“不,晓得目标是,终有一日要让这里座无虚席!”

我祖宗认真的打量着这个他认为我们家最正常的人,憋了很久说了一句:“Niconiconi?”

尖叫来的太猝不及防,我差点吓晕了。

TBC


写完发现没cp的我心累的打不了tag【cry

评论(12)
热度(158)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