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BRAND NEW DAYS(4)

4.

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止水的头发有一撮被烧焦,衣服被划出口子有些零碎错乱的伤口走向自己的场景。

一如冷静如鼬都几乎是要冲上去紧紧的拥抱住止水。

止水摇了摇头,快步走到鼬的旁边:“别这么惊讶,你还不相信我,我跑的这么快,是吧。”

鼬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没什么大碍吧?”

止水看着自己的右手:“没什么,稍微包扎一下就好,我看当地的警方和木叶调过来的警方都在,所以我们赶紧从另外几个入口进市里,如果他们是犯罪团伙这个时候可以用来消灭监控录像的存档。”

鼬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给总部打电话的同时拉开驾驶位:“包扎的东西都在后面,你自己来吧。”

“爆炸点离我的地方有一定距离,还好我周围窗户不多。”止水对着电话说到,“这里的监控我们一会进了市里再找。”

斑应了一声以后嘱咐了一句尽量别去人多的地方,挂了电话斑直接骂出了声音。虽然庆幸的是止水没有大碍,但是第四起爆炸让所有人心里都慌了。

这意味着他们会在人多的地方引爆炸弹,这带来的后果和前三起爆炸截然不同。

“镜,通知所有人拿到录像立刻回来,不要久留。”斑的脸上写满了焦急与些许的担心,为了泉奈,为了宇智波,“不要等,立刻回来,疏散群众安慰群众是木叶警方该干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

柱间转过头看着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还掺杂了些许复杂。

“千手柱间你不要一副圣母的表情看着我,这种屁事本来就不该我们管,木叶警方真是不干事啊?”斑把西服外套从椅背上拿起来,一边穿一边转过头往外走,“我要去警局总部调资料,你去么?”

柱间看着斑往外走的背影, 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卡卡西和带土:“那我跟着斑去了。”

卡卡西点了点头。带土站在旁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拽着卡卡西衣服的下摆:“你确定他俩不会一出电梯就打起来?”

“他俩的事,打起来也倒是好。”卡卡西看着主屏幕上显示的佐助正在上传的视频,准备起身走到控制台旁边。

带土皱了皱眉:“我以为他们都没事了。”

镜把视频解析好,给卡卡西分析,自己则转过身正对着带土:“可能么?他俩平常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都好好的不就是因为平常不提么。”

带土的表情突然暗了一下,让镜都有点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有个不太可能的推测,只是你刚才说的让我想起来了,”带土的双手交叉在一起,不断地彼此摩擦,他心里也没有底,“团藏的那件事情会不会和斑有关系?”

镜的表情并没有带土意象中的震惊,倒像是早都知道这件事的:“我那天晚上就想过了会不会有内鬼,所以我专门找了卡卡西分析了一下监控中那天大家的反应。”

“起码我不觉得和斑有关系,斑也不知道这件事,”卡卡西把监控中的人的资料先调出来,开始根据止水先前的结论进一步分析,“尽管斑和柱间因为这件事情有不小的矛盾与摩擦,但我不认为斑会因为这种事情来……怎么说?”

“那如果斑是因为团藏被杀而感到惊讶而不是因为那个字母或者说是团藏被谁杀的呢?”带土似乎是有些急切地问道。

卡卡西敲键盘的声音停下了,背一瞬间僵住,转过头和镜对望了一眼。

“带土?你怎么了?”卡卡西转过身走到带土的面前,拉住了带土一直互相摩擦的手,“斑不会干这种事的。哪怕就算他知道是什么人在幕后但是他起码没有参与到暗杀团藏的活动中。”

带土有些紧迫的看着卡卡西:“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一种预感,好像那件事情发生了以后斑给我的感觉就不太对。但我好像能隐约的感觉出团藏死了斑很开心。”

“那是肯定的,”镜耸了耸肩,“团藏就是当年把泉奈的事情压下来的人,而且斑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这个人。他当然想要团藏死。不过如果斑真的是那种人,凭他的能力早动手了。带土,你想多了。”

带土点了点头:“抱歉,是我最近有些疑神疑鬼的了,我不该怀疑到自己人这里的。”

卡卡西伸出手抱住了带土,最近发生的事情的确对每一个人冲击都太大了,尽管看来他们每一个人平常好像上天遁地无所不能,但在爆炸事件不断频发的过程中他们即使也会害怕和恐惧可是还不能逃,心理上的压力不言而喻。

“带土你说出来总比什么都不说好,他们这么做本来也就是在打心理战,你去睡一会吧。现在没什么大事,我和镜在就好。”

带土把手搭在卡卡西的胳膊上:“好。”

趁着他们说话的同时扉间把另一段的监控视频传了上来,第二个人的身份再一次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镜撑着脑袋看完两个人的履历后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开口:“我们是不是该查十年前到五年前这一段时间的强奸犯?”

卡卡西点了点头:“没错,强奸犯和纵火案的犯人,其实也就是和爆炸案的犯人有着同一性质。但是工作量太大,我们要再找一点共同之处再继续分析,等鼬那边传上来录像吧。”

斑在此时给他们传回来了一个视频,是木叶警方提供的最新一次爆炸的监控录像。卡卡西微微叹了一口气,走到旁边把外带的咖啡拿了起来:“真是不给人休息的机会,我以后一定要告柱间和斑压榨员工还不给加工资。”

镜笑了笑,开始放视频。卡卡西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你看这里,对就是这里,他是知道自己带炸弹了的。”

“而之前的人就像止水分析的一样,他们都不知道。”

镜把卡卡西分析出来的东西迅速给斑发了过去:“那你觉得他们之间有没有联系?”

卡卡西缓缓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是一个团伙犯罪,这个人就是头目,这是最后一场爆炸了。”镜转过头看着卡卡西脸上些许的崩溃和绝望。

“有可能,但是我们要从最坏的情况去分析……”卡卡西突然按下了暂停,“你看这里,他在打电话。”

“该死,就没有更清楚一点的录像了么?”卡卡西砸了一下桌子。

镜没有说话,双手倒是突然在键盘上灵活的敲了起来,视频突然被放大到犯人的脸上,却比刚才清晰了一些:“你看这样可以么,我试试能不能做到更清晰。”

卡卡西的眼神猛地亮了起来:“镜你真是小天使。”

“他的脸上在看到来电的时候有点惊讶,但不是出乎意料的那种,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几乎没开口,所以可以想象对方应该是一个在下达命令的人,而挂了电话以后他的脸上也没有惊恐,尽管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卡卡西心中大概有了一个答案,只要等鼬的视频上传上来以后,他就能知道这些是否正确。

TBC


评论(4)
热度(5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