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BRAND NEW DAYS(6)

专业知识全是我百度一下然后胡扯的。

枪的名字我是这么找的: 名侦探柯南 枪

所以我什么也不知道。【喂

还有敏感词弄得我想打人。


6.

“带土,如果你是幕后的凶手,你会选择在哪里引爆炸弹。”卡卡西和带土从有些压抑控制室走了出来,带土在后面有些谨慎的把门关好,卡卡西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下面车来车往。

“这还需要问么?”带土顺手给卡卡西扔了一瓶刚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啤酒,“对了,组长的短信你收到了?”

卡卡西点了点头,没有回应。

“我觉得我们应该告诉斑,我总感觉不太好……”带土拉开易拉罐的拉环,“要是其他事我肯定站在斑这边,但是这件事……”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带土:“还是别说了吧。以斑的性子,谁知道他会干什么呢。”

阳台是整栋大楼里面唯一一处没有监控的地方,带土和卡卡西并肩站在一起,手里的啤酒在还未真正躁动起来的夏初有气无力的翻滚,他们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座城所被高楼包裹被水泥胁迫,逐日逐日在冷漠的气氛下缓慢的向前走出了一步又一步。

那么沉重。那么悲哀。

“那如果组长出事的话……”带土终究还是不能放心,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视线也没有汇聚在一起。

“不要多想了,我们当时上警校的时候组长的事迹谁不知道,你还担心他么。”卡卡西到现在为止,他自己心里也没底,收到柱间的短信的时候他差点也就告诉旁边的斑了,但是想到斑刚回来的时候的表情,卡卡西心里大概有了一个数。这件事,他打算站到柱间这里。

带土虽然平常看起来和斑处的并不好,甚至都有过打起来的经历,但是毕竟都是一家人,这种时候带土也不可能真的不关心斑:“我只是害怕万一出了什么事,感觉我们跟罪人一样。”

卡卡西抿了抿嘴:“组长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带土没有接话,任谁都可以从卡卡西的音调中听出自欺欺人与不自信。

“就算真要解决,等泉奈和扉间回来吧,那个地方射程至少得在600码以上了。”卡卡西说完以后把空了的啤酒馆捏扁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转过头透过玻璃窗看到斑一个人站在柱间的办公室门前,脚下扔了一地的烟头。

他看不清斑此刻是什么表情。

带土突然皱了皱眉,音调降低了一些:“这是不是就是最后一起爆炸案了?”

卡卡西顿住了步子,却低低的笑了一声:“谁知道呢?”

在S市教堂的地下室发现了制作炸弹的原料后的鼬和止水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开始联系当地的警局来通过残留的一些痕迹和实验的数据来估算大概有多少的炸弹被制造出了。

止水坐在教堂上面,毕竟刚刚从爆炸现场跑出来的人随便包扎了一下就开始乱跑,任凭是谁都会感到疲惫和力不从心。止水歪着头看着警局来的人带着测量仪器和收集仪器上上下下的跑和旁边的鼬抱着手臂踱着步子不断地徘徊。

“小鼬,你打算等结果还是现在就回去?”

鼬停下了步子,转过头看着止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刚刚收到消息X市又爆炸了,虽然佐助没事但是我还是比较担心下一起……”

止水伸出手,示意鼬过来,等到鼬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伸长了手摸了摸鼬的头“好啦,小鼬,你不要想这么多了。这种事情我们就交给镜他们去办吧,你要相信他们可以很快的查出凶手的。不会再有下一起了。”

“我知道现在他们都在查,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下一起爆炸会在哪会是什么时候……刚刚那个用量你也看到了,肯定策划者设计了下一场爆炸的。”鼬顺势坐到了止水的腿上,双手紧紧的抱住止水,向来失而复得的都是最珍贵的,同时也避免着碰到止水的右手,“我真的不希望再出事了。”

止水的左手摸着鼬有些散乱的头发,把头埋进鼬的肩膀里,再一次毫无顾忌地让自己紧紧的拥抱住这个他哪怕舍弃生命也想要好好保护的人让止水甚至都有了红了眼眶的预兆:“别担心了。”

鼬看着止水有着许多凌乱的擦痕和伤口的胳膊,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听班里同学故作成熟的谈及感情时有人说过的一句话。

只要是真正喜欢你的人,哪怕他的眼前是万重高山,是烈火熊熊,他也会拼尽全身的力气赶到你的身边。

他总是会的。

宇智波鼬不了解别人,他也没有必要了解,他只是知道,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无论眼前是什么都会拼尽全力到他的身边再把他紧紧抱住的人。

无论明日日短夜长,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尽管又一起爆炸,但是好像从中获取的信息只是之前他们推理出的那么点,时光在悄悄中流逝,转眼天幕就要阴沉。斑看着鼬和止水传回来的信息,他们的判断是根据炸药的制造量来推断的话现在用掉了一半多的炸弹。斑的预感告诉如果换位思考,以一个被这个国家被这个社会所抛弃过的身份来想,他下一场必定在这里引爆,而且会用上剩余全部的炸药。

好像所有的线索到一个地方就全部断了,这是让斑不由得焦躁的地方。再多的爆炸案,新的监控录像,好像所有的线索就到这里了。

追查回去的手机号最终也是无果,无能为力的感觉快把斑逼疯。虽然赌气跟柱间说道再也不管了的人是他,但是此刻斑还是没有办法做的不闻不问。

镜看到木叶警局的来电的时候其实有些小小的惊讶,犹豫了一下没有开成扬声器,结果在听了连一句话都不到的时候镜爆了手速直接调成扬声器。

每一个字每一个句在房间里面回荡,斑手里拿着的笔落到了地上发出有些清脆的响声,站在后面的卡卡西和带土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的眼中都有着震惊,不可思议和明显的后悔。

“……现在最近的具有视野的大楼距离680码,我们没办法进行狙击,如果不能一枪致死的话,后果很严重。千手去的时候没有带枪,他刚刚肩膀上中了一枪,凶手要求和政府谈判……”

斑没有再听下去,一边往电梯跑着一边冲着镜喊道把地址传到他这里。

带土的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他看着卡卡西,卡卡西的眼神里面也有了些慌乱。他们好像在这一瞬间都成为了害死千手柱间的人。

斑在后来会想起,他其实都说不清那天晚上他是如何在晚高峰的末梢用了15分钟横跨了8个街区,一路飙到了一个被荒废有十多年的大厦。车都还没停稳的时候斑就跳了下来,从后备箱拿出自己常备的CheyTac M200就往楼上跑。

看到木叶警局的人站在最顶层拿着望远镜和对讲机,斑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讲,把站在最前面的探员手里的望远镜直接拿了过来看到680码外背对着自己的嫌疑人,和嫌疑人对面的千手柱间。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千手柱间没事。

单膝跪在地上,熟练的把枪拿出来,架好,修长的五指开始调整狙击镜的视野,斑的手心里微微出了些汗,但是过强的心理素质让他的手却一抖都没有。

站在后面的指挥官看着斑不亚于任何专业狙击手的流利动作和姿势,他突然想了起来,那个时候整个木叶警界传得沸沸扬扬的人不止是千手柱间,那个和千手柱间齐名的人就叫做宇智波斑。

后来却只留下了千手柱间一个人被他们开玩笑似的封神,只因为宇智波斑这辈子只输过千手柱间一个人。

TBC


S市教堂的警员:我身边的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开始虐狗,怎么办,急,在线等。

以及为马上要被斑爷分尸的土哥默哀三秒钟。

我看到了主线的曙光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5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