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止鼬/慢热/OOC】那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14)

这叫月更吧应该。

下一章尼桑要开始装逼了。

1~13内容戳tag



Chapter 14

天已经黑了,火车在夜色中奔驰前进。哐哧哐哧的前进。

鼬把头抵着窗户,手里摊开的是首轮发言稿。他垂下眼眸一遍又一遍的低声朗读着。他不是没有自信,只是因为等他走上台的时候,那个人会在旁边看着他。

止水盘腿坐在卧铺上,笔记本电脑摆在腿上,他在看每一个代表提交上去的PP。其实这个时候,止水完全可以给鼬讲其他代表的好的想法和立场,可以给鼬提出更多更好的建议,可是他还是选择了缄默。

宇智波鼬是什么人宇智波止水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等止水把所有人的PP看完了以后,他把电脑放到旁边,趴到床上幸福的打了一个滚。在他眼里还真没有第二个人写的PP和鼬一样好了。他能从鼬PP中的每一个句子的结构,每一个连词的选用中,看到每晚鼬点着灯带着眼镜微微皱着眉头面对着电脑修改PP的身影。

“小鼬小鼬,你准备的怎么样啦?”止水几乎半个身子探到栏杆外,看着在下面正专心的看稿子的鼬。

鼬听到止水的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都快把自己翻下来的止水,伸出手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还好吧,明天第一个议程是在下午吗?”

止水矫捷的爬回自己的床上,掏出自己的手机看着AD群里公布的时间表,道:“恩是啊,开幕式完了就是第一个议程。不过看时间可能就是自我介绍一下做几个活跃气氛的小游戏,正式开会得等晚饭后的议程了。不过你知道吗,外地的代表基本都是明天早上才到的,向来第一个议程就是睡过去的。”

“止水哥第一次参会也睡过去了吗?”鼬把自己的稿子扔到床上,毕竟那每一个词都是他敲上去的,每一句话都是他一遍遍改出来的。鼬笑着起身,看着趴在上铺的止水。

止水撇了撇嘴:“可不么,好好地开了大半个议程,然后倒头就睡。最后motion被旁边的代表摇起来的。”

“拿的什么?”

“BD”

鼬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好像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听来还是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厉害的有些过分:“我要是摇你醒来的那个代表到最后肯定都想打你。”

“这倒不会啊,我可是很认真的。”

“那这么想想也是很可怕,止水哥认真起来的话很厉害的吧?”鼬趴在栏杆上,语气中带着少有的欢快。

止水听到鼬的话,一脸很受用的表情:“当年我出去开会只拿BD的。不过小鼬肯定也没问题啦。”

“这话听起来倒是有些过分。”鼬明白止水所说的话里面一点水分都没有,在他的印象中止水从来不开一些没有一定学术水平的地区会。

“哈哈,小鼬肯定也是那种刷遍BD的人。之前带土听你来模联了还给我开玩笑,说什么到最后宇智波都可以办场会。”止水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看着鼬站在真正有质量有深度的台子上发挥着自己最大的光彩,内心有着几乎无法压抑的激动和开心。

鼬靠在对面的上铺上,认可的点了点头:“这么一说倒是有可能……不过弥彦他们是真的打算玩一晚上杀人游戏么?都这个点了也不见回来。”

“有可能,不过小鼬你先睡吧。挺晚的了。”

鼬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机点了点头。伸出手把自己床上的包和资料整理好。止水安静的坐在上铺,一声不吭的看着鼬把东西收拾好。

关灯的一瞬间,狭小的包厢里只能听到火车传来的声音,在有些寂静的空间里扩散。

“小鼬,晚安。”

“恩,止水哥,晚安。”

鼬透过黑夜看着怔怔的看着上铺,他伸出自己的双手,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抓住什么。他的眼里有着少有的迷茫和隐藏的不甘。他想起来止水从他才在蹒跚学步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在他的身边,笑的格外温柔的看着他。鼬知道止水对于他而言或许是亲哥哥一样的存在。而鼬到现在都不明白那天他躲在门外,听到止水那一句喜欢短发外向的女生时他的挣扎与不安是从何而来。鼬把手伸回来,看着一片黑暗和好像永远也看不到的宇智波止水,很久才侧过头伴着火车的声音沉沉睡去。

而鼬不知道的是,止水侧过身子睁着眼睛,牙齿微微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嘴角抿在一起。止水向来睡得晚,平常的时候这个点他还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鼬作息时间很规律,从来不熬夜,11点半的时候肯定都已经关了灯。止水把手机的亮度调到最低,把主席刚刚留言给自己说有些东西比较重要,让他看完以后回复他。止水把主席发来的有些东西打开,动作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任何声响。打字的时候手有些酸痛,止水却迟迟都不敢翻一下身害怕吵醒下铺的宇智波鼬。

可惜他们都不知道。

第二天鼬醒来的时候对面果然没人,弥彦在旁边的车间疯了一晚上。虽然的确跟装满了学生的吵闹的车厢比起来他们的这一个小小的车间的确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鼬伸出手把挡着小小的窗户的帘子拉开,窗外在下着有些细微的小雨。初夏窗外望去一派清新的绿色。

“止水哥,早安。”

止水看着车顶,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早上好。

“快到了吧?”

“是啊,七点就到了。现在去洗脸刷牙吧。”

止水一边说着一边撑着上铺的床铺,跳下来的时候,鼬把皮筋咬在自己的嘴里,动作娴熟的把长发梳理在一起。

止水的短袖有点旧了,不过鼬看得出来那是他在两年前给止水买的。

“昨天晚上睡的好么?”止水把自己的背包拿到下铺,找着自己的洗漱用品。

“还好,止水哥呢?”

“哈哈很好啊,我很少和小鼬一个点睡觉呢。比平常多睡了两三个小时。”

鼬侧过头看着止水,鼬意识到止水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宠着他逗着他的哥哥了,止水在这几年里面以他从未想过的速度成长着。

在火车上急匆匆的梳洗,拎着箱子在人群中好不容易下了火车,搭上主办方帮忙定的车。大学和高中没有在一起,尽管止水也挂着高中带队老师的名称但是他还是去了大学的车上。止水看着弥彦笑的格外开心的帮鼬把箱子放好,有些微风把鼬的头发扬起,鼬转过头把头发拨到耳后,笑着不知道在和弥彦说些什么。

“止水还不上来,又在看你家那表弟呢?哎我也觉得主办方不知道怎么想的,给了高中一辆车,给了大学一辆车,一起才对嘛。”听着身后的同学的催促声止水一边应着一边有些不情愿的上了车。

“哈哈,那又怎么啦?我可和小鼬一间房。”止水坐到车上对着旁边的同学说道。

“啧啧啧。”全车响起了统一的声音。

“止水你居然对一个孩子下手,真是太可怕了。”

止水撇了撇嘴:“你用词就不能文雅一点。”

从火车站到会议酒店的路程有一个多小时,基本全车睡的东倒西歪。高中的车里只剩下鼬一个有些无奈的把弥彦推到旁边的长门身上,自己拿着资料开始看。

他的脑海中时不时的会闪过之前带土拉着自己看的止水在大一的时候去给一个会议做学术总监时发言的视频,那里面的止水西装革履,一口流利而又标准的英文,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是恰到好处而又刚刚合适的。

还要继续加油啊宇智波鼬。鼬低下头小声对着自己说。

到了酒店后就是签到,领房卡,领国家牌,会议的规模很大,签到的人很多,几番周折下来距离开幕式也没剩多久。鼬和止水把自己的行李放好,匆匆的在楼下吃了顿饭。就赶回去换西装。

“小鼬一会儿跟着他们走,我不和你们在一起。”止水对着镜子打着领带。

鼬把衬衫扣子上的扣子系好,抬起头看着止水。止水原本就高,身材比例也很好,加以全黑的西装,鼬暗暗地想到不知道这次又会迷倒几个小姑娘。

鼬答应了一声,把自己的领带拿了出来。止水转过头看着鼬拿着领带,笑了笑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开,从鼬的手上拿过领带,熟练的把领带搭到鼬的脖子上,双手把鼬的衬衫领子翻起,把领带垫在衬衫领子的下面,再把领子翻好。看着长短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开始系好一个温莎,最后再探过头帮鼬把领子完全弄的平展。

“好啦,小鼬。”止水在鼬的耳边落下这么一句话。

然而止水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自己帮鼬把领子和领带放好的时候,他的呼吸就在鼬的耳边,而鼬在那一瞬间红了耳根。

TBC


评论(9)
热度(47)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