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恶搞欢脱向/OOC】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15)

“来来来,大家都不要挤不要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那个蓝裙子的小姑娘不要偷偷往前跑,快回去,我看到你手上的票是第十二排了,一会话剧就开始了,”卡卡西坐在剧场顶部的吊灯上,拿着一个扩音器声嘶力竭的维持着秩序。

自从我们家的官博公布了要演雷雨和演员表以后评论就跟被放了个地爆天星和神罗天征一样。全微博的迷妹尖叫着倒立旋转和劈叉。我十分平静的把评论里说鸣佐的都删了。

其实我们并没有排练。毕竟大家不是从政就是和从政的人睡过,要不然就是间谍,反间谍,反反间谍,反反反间谍,反反反反间谍,一个个出去都是换个脸做人。影帝什么的都不够给我们分。

接着第二天开票,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鼠标都没移到购买上面去,那个按钮就变成了灰色,票就被卖空了。

我们坐在后台,鸣人在旁边跟我祖宗学习怎么抽烟——对,我祖宗穿着鲁侍萍的衣服,交打扮成周朴园的鸣人抽烟。小叔叔忧愁的坐在后门口看着卡卡西坐到吊灯上声嘶力竭的维持秩序。

“哎,卡卡西这么蠢,出事了怎么办。”小叔叔转过头,一脸担心的问我们。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蠢?”我一边不耐烦的给我涂口红,随手从旁边拿了根香奈儿。

我哥瞥了我一眼:“佐助别用102,正红色不太合适,试试90.“

我看着我哥,一脸惊悚:“宇智波鼬??!!”

我哥看着我,突然听到我叫他全名,有些迷茫的点了点头。

“我靠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个了?”我真的被吓到了。我哥不是那种眼里只有诗和远方的人么。

我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来的时候扫了一眼,把所有色号都记住了。你想什么呢?”

我叹了一口气,把嘴唇上的口红擦干净,去找90色号。

“准备开始了,都怎么样?”初代目把衣服换好。

鸣人竖起一个大拇指:“没问题,火力全开。”


已经演了一会儿了,我端着一个碗站在台后准备出场。

鸣人一脸老奸巨猾资本主义作风的冷漠的注视着初代目和我哥,还有我小叔叔。我端着盘子上去了。

这个麻花辫,这个小高跟,这个粉色的小衣服,我觉得我的黑粉能黑我十年,不,二十年。

鸣人点了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差点呛死。

“蘩漪,喝药。”

小叔叔一拍桌子,小手绢一举:“我没有病!我都说了我没有病!”

我手一抖差点碗就掉了。

“你现在喝了它。”鸣人往后面的椅子一靠,眼睛一眯,烟雾缭绕。我突然想到了很久之前水月给我分享过的一个小说,大概就是鸣人黑化后我们啪啪啪的故事,想来我突然有点害怕。

漩涡鸣人这个人,水太深。

“四凤,把它给我倒了去。”小叔叔眼角一抬,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在孩子面前,你这个做家长的就不能有点示范模样。”鸣人一脸嘲讽冷漠的看着小叔叔。我看着鸣人,觉得我就不认识这个狂拽酷炫霸道总裁的周朴园。

“我留着晚上喝就不行么。”小叔叔嘴角一扯,眼睛微微一眯。他那个妆化的我都有点不太敢认他。

“冲儿,端着药到你母亲面前说请母亲喝药。”

穿着跟个大学生一样的初代目,一个白色的体恤和运动短裤,一脸天真懵懂的看着鸣人:“爸爸!母亲不愿意喝药就不要逼他了。”

我冷漠的注视着虚无。不行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请你母亲喝。”鸣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初代目一看执拗不过,在小叔叔旁边撒娇:“母亲,你就喝一点吧!”

等下,我听到了有人拆后台的声音。完蛋了一会儿我还要和祖宗对戏。很明显初代目也听到了,脸色一僵。

小叔叔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好,好,我喝。”

我把药递过去,终于不用担心把碗摔了,小叔叔刚准备一口闷,结果把碗放了下来,快哭的表情:“不行!我喝不下!”

鸣人冷漠地环视着周围:“萍儿!跪下请你的母亲喝药!”

哦对,你们别忘了,我小叔叔和我哥以前可是情人。我呸。蘩漪和周萍以前可是情人。

我哥穿着一身褐色的长袍,好看的不要不要的。走到小叔叔面前,跪下。

我在心里问候了漩涡鸣人全家,和宇智波带土。我靠那是我哥!那是宇智波鼬!说让跪就跪!漩涡鸣人你等着一个月内你要是能进我房子我就跟你姓!

“不!不!不!我喝!好,我喝!”

小叔叔那个眼神到位的我都震惊了,在我的印象里,他的感情历史除了卡卡西就一片空白,哪来的这种对已经不爱自己但自己深深留恋的前任的感情。

这一幕终于完了。

我觉得我笑点高了好多。

下一幕就是德国骨科,呸,兄弟禁断,呸,兄妹禁断了。

我哥先跑到门旁,吹一段哨子,然后,四凤!

我就跑了过去。

我和我哥拉着手坐在沙发上紧紧的相拥。

“你最近有没有听人说我的话?”我哥饱含深情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么?”

“没有。”

我看着我哥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对,这个时候的我,有了我哥的孩子。不对,这个时候的四凤,有了周萍的孩子。

“你为什么不带我走!你不能把我一个人留下来。”

我看着我哥的脸,想起小时候的那一个晚上,和我哥走的时候的那些事,哇的一声眼泪就真下来了。

“你为什么不带我走!!”

我哥看着我,一脸震惊。但我哥这专业的素质,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先走,一切都安定了下来,我一定会来找你。”

我眼泪说停就停,毕竟都是上单过的人,这种事。

接着我和我哥亲亲抱抱了一下,说好晚上11点来我的房间啪啪啪。就该二代目上场了。二代目演了一个小市民阶级有点痞子的人。感觉我都快笑晕了。二代目说,你妈妈该来了。我祖宗终于该出来了。

盘起的头发,蓝色的上衣和裙子,化的特别朴素的妆。

走起路来真的就是大小姐一样端着,还一点都不做作。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那种有知识,洁身自好还朴素的妇女形象。我膝盖一软,差点就跪下去了,顺便怀疑了一下我祖宗小时候真的是被当成大少爷养的么,这一瞥一笑都是不傲娇的那种小公举的形象。我看见自从我祖宗一进来,全场的人一脸震惊。目瞪口呆。后台的初代目差点就冲上来了。

“四凤,快让妈来好好看着你。”

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笑的一脸春光灿烂:“诶~妈!”

我觉得旁边的二代目飞雷神都快出来了。

TBC

评论(28)
热度(25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