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再无来路

韩叶/王肖

OOC预警。

以及我是一个实力叶吹【。

时间线有点乱,不过大概不影响阅读?



喻文州把手机装进自己的口袋,侧过头,像是有些认真的打量着路口的咖啡店。他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逃难般的从联盟总部跑了出来。

今天有些小雨,微风拂面,斜雨熹微。刚刚入春的天气还称不上暖和,喻文州标标准准的两件套。搓了搓手,还是推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

上一次来这里有了段时间了,喻文州默默念了一下自己最近是有多忙。从前当蓝雨队长的时候都比现在轻松多了。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看着已经翻新了的菜单,努力寻找着自己以前来到这里时的痕迹。

“嗯……香草拿铁。标杯吧。”喻文州手撑着下巴,犹豫了一下,点了单。他的普通话已经快听不出来南方口音了。

喻文州知道,好多事情都变了。

这种咖啡店比不了街对面的星巴克,不管你什么时候去都是乱哄哄的一片嘈杂声。所以喻文州其实一直都很佩服去星巴克写作业复习和写文件的人。这里人不多,哪怕有人也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前。看一本书,或者拿着自己的电脑敲敲打打。

咖啡做好的时间并不算慢,喻文州在等待的时候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日历上面密密麻麻的排满了要做的事情。荣耀的游戏做的越来越大,常规赛联赛从20个战队扩大到36个战队,以此还在挑战赛的基础上拓展成了次级联赛,再发展到地区赛,可以让每一个玩家都感受到上场为了自己的战队作战的机会。

风光的背后就是荣耀联盟承担的越来越多的责任。

喻文州的黑眼圈好像自从有了那天起就再也没有消失过,他有些头痛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咖啡店的店门被推开的声音让喻文州不由自主的往过瞥了一眼。

来者穿的很随意,却很讲究。灰色的外套下面搭着白色的衬衫,水洗牛仔裤和白色的板鞋,身形颀长,无框眼镜搭在鼻梁上,无形中添了些傲气和疏离。

喻文州挑起了眉,神情尽是不可置信:“王杰希?”

来者顿了顿自己的步子,也是一脸哑然的看着正在收费处的喻文州:“喻文州?”

“难得。”喻文州收起了自己的惊讶的神色,毕竟当初这地方就是王杰希带他来的。

王杰希点了点头:“坐坐?”

“好。”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世邀赛之前也都不过是点头之交。都忙于自己的战队,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这些人际关系。世邀赛的时候两个人才真正熟络起来,性格里有着相似的部分,遇到了相似的问题。一来二往,总归都成了知交。

现在他们上街都不用顾虑什么了。在他们那个时代,王杰希和喻文州从来不敢轻易上街。尤其是去网吧附近。不过到了现在,荣耀虽然人气一路飙高,新生代更加绚烂的打法,更加懂得营销的俱乐部和联盟,他们好像很快的就被遗忘。

不过依着两个人都不爱张扬的性子,他们坐在了最角落的一隅。

“你最近有叶修的消息么?”王杰希有些突兀的开口问道。

“叶修?”喻文州显然有些不解,“他不是第一次世邀赛回来以后没多久就再也没消息了么?怎么?”

王杰希扯出一个笑容,有些疲惫:“之前听义斩的那群家伙说道叶修有个弟弟叫叶秋……”

“叶秋?他当年拿他弟弟的身份证报名的么?”喻文州不愧是联盟屈指可数的战术大师,脑子好使的可怕。

“这都没什么,叶秋不知道干什么,总之都是商场上那些事,我们都不太懂。叶修现在全接手了,不知道叶秋干嘛去了。”王杰希双臂抱在一起,说完以后他犹豫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又加了句,“商界名人吗,我们都不关注。我倒是前段时间看电视的时候突然看到叶修这个名字,上网查了查,才知道的。”

喻文州有些愕然,饶是他都愣了一会儿没说话:“你的意思……叶修现在从商?”

“差不多吧。”王杰希耸了耸肩。

“那还真是……”喻文州飞快的搜索着自己的词库,想了半天都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达他此刻的内心到底有多震撼,“难以置信?”

王杰希把自己的手机翻出来:“何止是难以置信……你看看这个访谈,是我之前找到的。”

画面上的叶修西装革履,黑色的衬衫上搭着暗红色金线绣边的领带,暗黑的领带夹把领带压的平展,一排扣子扣的整整齐齐,时不时会露出银色镶边的袖扣。

喻文州内心的震撼几乎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了。

他对于叶修的全部印象都是那个邋遢的,一件外套能穿一个月,还有些虚胖的不正经的大神前辈上。

 

*

叶修的确是很少上这种访谈类的节目。他实在是提不起这个心性。

他家老爷子是军方大佬,他亲弟弟是商界名流,而他是荣耀之神。叶修这么一看心想还是自己比较厉害,直接封神。现在自己就更厉害了,自己刚一到家弟弟就拉着箱子离家出走了。撂下一整个企业那么多双眼睛真诚的望着自己。他家老爷子二话没说推着叶修就上阵了。

面对着熟悉的镜头,叶修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笑的很矜持。

“从叶修本人的履历中我们知道叶修之前是作为我们国家电竞界非常优秀的一位选手。四届荣耀联赛总冠军,四次MVP,还在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带领着中国队获得了冠军。那是什么样的契机会让你选择从商?”

叶修愣了一下,他事先倒是没想过主持人会问到这些。不过也就是一下。后来的叶修在穿上西装的日子里学会了和自己的弟弟一样圆滑而又礼貌的说话,学会了见谁先夸对方三分,学会了标准尺度的笑容。叶修了然的笑了笑,双手交握搭在自己的交叠的腿上:“倒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契机。都是一段人生经历罢了。”

叶修的回答很明显在逃避问题本身,主持人也听了出来,会心的没有再接着问下去。

“那能不能谈谈你所理解的游戏是什么?”

“荣耀是一种精神,会永远的停留在每一个玩家心里。”

“看来有的东西是不会变的?比如你对游戏的这一种爱。”

叶修微微歪着头,笑容的弧度被量角器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正如我说的,都是一段人生经历罢了。”

主持人愣了一下,叶修的笑带了几分冷漠和疏离,他在刚才那一瞬间强烈的个感受到了。本来还有相关的问题,主持人看着叶修的表情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开始让现场的人提问。

叶修侧过头含着一丝笑意扫过现场观众,他看着那个坐在第一排的男孩最快的抢到了按钮,拿到了话筒,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

“叶修前辈你好。”

称呼刚落,叶修心猛地一跳,他瞬间就了然这个孩子是干什么的。

“我现在是兴欣训练营的。”

看着那个孩子眼前骤然亮起的光,叶修在主持人说话的前一秒开了口:“抱歉,我现在不了解战队的情况。”

那个少年明显被叶修的回答震住了,良久他才继续开口:“前辈是这样的,我可以问问……问问,当时在你心里,荣耀到底是什么?给你带了了什么么?”

叶修一直没有变过的标准化的笑容突然变了,他笑的弧度更大,却意外地给人以一种落寞的错觉:“在我心里的荣耀,是无法替代的一段回忆。而给我带来的……”

叶修的眼神中有一瞬的黯然。

或许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喻文州和王杰希都可以。

他们都明白此刻叶修的内心经历着什么。

“荣耀给我带来的不仅是一种经历,和那么多的荣誉。更多的是我也通过荣耀认识了很多人。他们在我生命里的分量或许早已超过了这一个游戏单单的分量。”

叶修的神色依旧。

笑容却僵在了脸上。任谁看都知道那是假的。

 

*

韩文清。

不可避免的要提到这个人。

韩文清和叶修。

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

自打荣耀开服的时候,大漠孤烟和就从场上厮杀,再到荣耀联赛里面也都没放过彼此。

场下他们也以为自己都不会放过彼此。

第十赛季刚刚打完,叶修还没回家的时候,他收拾东西去了Q市一趟。韩文清那个时候和叶修已经在一起走过第五年了。只是几乎没人知道罢了。

叶修和韩文清两个人躺在床上,韩文清皱着眉头看着群里黄少天在吱呀乱叫着他刚刚找了个女朋友,身材棒,长得好,还会打荣耀。玩的牧师。顺便又秀了一把他在前面冲锋陷阵,他女朋友在后面替他奶。说什么技术不好没关系,他来补。

叶修突然说:“老韩,我要回家了。”

韩文清愣了愣,放下了手机,转过头看着叶修神色不明的脸:“好啊。”

“你打算告诉你爸妈么?”叶修眨了眨眼,故作轻松的问道。

韩文清一眼就看出来了叶修此刻内心并不轻松。这不是件小事。没几个父母会心平气和的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个同性恋。

饶是韩文清这样习惯了一辈子都横冲直撞不计较后果不回头的人,都突然回答不上来。他和叶修不一样,叶修五年没回过家,而他五年都和父母维持着不错的关系。他也从来没有给父母提及过他和叶修之间的关系。每次在父母催促着找一个女朋友的时候总会含糊带过。

“你呢?你打算现在就说么。”

叶修摇了摇头。

“你先回家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叶修翻过身来抱住韩文清,模模糊糊的回答了一声好。

韩文清看着怀里的叶修。却怎么都看不清他们的来路。

从一开始,他们走的这一条路就是逆着光行走。

当叶修终于向家里提及这件事的时候,叶修的父亲的反应比叶修所想象的更激烈。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一巴掌就下来。

军人的底子,再加上盛怒,叶修一瞬间被打的有点耳鸣。

“那你还不如滚出去,别回来。”

叶修的膝盖跪的有点麻木了,几度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他的精神也有些涣散。他的余光看见叶秋几乎是一瞬间跳起来拦住他的父亲,他的母亲在旁边猛地就开始落泪。

叶修想着,还好没有叫老韩和我一起回来。

第二天叶修是从叶秋房间里的窗户翻出去找的韩文清。他手里紧紧的攥着叶秋偷偷塞给他的电话,韩文清的电话叶修早都已经倒背如流了,他有些艰难的在他已经不熟悉的B市寻找着和韩文清约好的地方。

路上偶尔会有行人有些惊讶的说,看,那是叶修。叶修却只顾不断的奔跑。他记得韩文清说今天会在他们以前一起来B市吃过的那家冰淇淋店门口等他。叶修尽管常常不运动,但是今天他发了疯般的奔跑。他只知道,在那个地方,有他的爱人在等他。

可是没有。

店长有些诧异的看着叶修气喘吁吁地推开门。叶修环顾一圈。没有。

没有韩文清的身影。

叶修告诉自己,你等等,他会来的。

韩文清在家里遇到的情景和叶修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韩文清没有一个兄弟姐妹替他挡着。他父亲的巴掌和母亲的泪水,和最后父亲倒下去的身影。

韩文清在急救室门口站了五六个小时,出来的医生告诉他没什么大碍,只是病人不能再受刺激了。折腾的几十个小时没睡觉的韩文清在意识朦胧时只记得他父亲醒来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分手吧。

韩文清看着他父亲眼角的皱纹,和眼里的委曲求全。他说好。

他看着他父亲欣慰的笑,他已经听不到他的父亲和母亲在说什么了,他只记得在第一次和叶修上完床以后,他看着叶修在他怀里的睡颜,他告诉他自己,韩文清这辈子不能放弃叶修,一根头发丝都不能。

 

*

“那你最近呢?”喻文州把手机还给了王杰希,他突然开口。

王杰希接过手机的一刹那愣住了:“我?我能怎么样?”

喻文州没有答话,他把面前的拿铁拿了起来,抿了一口。他知道王杰希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搬到了X市。”

“这我倒不知道。搬过去了多久了?”

“有几年了。”

“为什么去哪?”

“当时他说过,他喜欢X市那种感觉。我刚到的时候发现没什么啊,依然是小偷很多,公共场合有人说话很大声,堵车的时候喇叭按得一个比一个响。可每次我路过城墙的时候,我就在想,或许他就是喜欢这个。再加上在X市生活的确没有在B市这么累,后来在那边也有了工作,就没想过再回来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看着他眼前的王杰希,尽管镜片微微反射着水晶吊灯的光芒,但是他的眼角也有了细微的皱纹:“你现在做什么的?”

王杰希有点无奈的笑笑:“没什么。在一个小学当信技老师。”

“信息技术?”喻文州的语气有几丝惊讶,也有几点惊喜,“怎么?你教起这个了?”

“其实就是把他们带到机房,然后让他们开始玩电脑。再也没什么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那群孩子有没有玩荣耀的?”

王杰希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毕竟对着电脑太长的时间,王杰希也终于跑去配了副眼镜:“有。上次几个小孩子知道我也玩荣耀后还非要和我打,打完以后还非要让我教他们。教他们还不够,前段时间X市地区赛他们几个报名直接顺手帮我报了。还没比呢。”

“他们不知道你就是当时赫赫有名的魔术师吧?”

王杰希苦笑了一下:“有个孩子给我说,老师你这个风格好像以前微草战队那个队长。”

喻文州明白,王杰希也明白,他们这一辈人正在被遗忘。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战术,他们的打法,都在逐渐的被遗忘。

“那你呢?”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是下一任的荣耀联盟主席这种事情大家都看得出来。以前往往需要冯宪君出面的场合喻文州开始代替他。

一丝不苟的稿子,井井有条的发言,平整到和叶修媲美的西服。

“喻队真是越来越装了。”喻文州听到有人这么说过。

“我啊。我有什么好说的。退役了就被冯宪君直接拽了过来。接手他的活。现在荣耀发展的这么好大家都看在眼里。每天都是一堆事。”

“那是挺可怜的。”

“马上又到世邀赛了,这边还要选人。”

“又到世邀赛了啊……”王杰希把世邀赛三个字咬在嘴里,回旋了一遍。

喻文州侧过头看着王杰希。

 

*

其实王杰希的事不算复杂。

一言以蔽之,王杰希把肖时钦给睡了。还睡出感情了。

喻文州是在第二届世邀赛知道这事的。第二届世邀赛的时候没人知道叶修蒸发到什么地方去了,喻文州还专门打电话问过韩文清,韩文清长达十秒的沉默让喻文州直接说了一句韩队我们再见,接着挂了电话。

叶修不在,最大的麻烦就是喻文州一得个人扛起所有事。好在第一节世邀赛后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就变得异常的不错,叶修死了还有个王杰希可以一起分析战术。

那天是黄少天一个人拿着喇叭喊了一圈跳上跳下撺掇了整个队出去玩,以为全酒店只剩下自己的喻文州准备去王杰希房间找他上次和王杰希分析过的战术走位的图示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王杰希把肖时钦按在门上亲的昏天暗地。

肖时钦和王杰希身高几乎没差,王杰希因为长期敲打键盘而形成了老茧的手指摩挲着肖时钦的下巴,另外一只手绕到背后与肖时钦的头发纠缠在一起。

喻文州十分平静的叫了一声王队肖队。

两个人迅速的分开,王杰希转过头一脸平静无所畏惧的直视着喻文州。肖时钦红着耳根迅速的打了一声招呼整着衣服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啧,”喻文州撇了撇嘴,“我是真没发现你俩这事。”

王杰希把乱了的衬衫有条不紊扣好,穿上衣服他永远都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微草队长,举手投足之间优雅大度。和叶修那种资深级宅男一看就不是一类人。王杰希嘴角含着笑意:“怎么?”

喻文州看着肖时钦离去的背影,耸了耸肩,自然的走到王杰希的桌子上找起东西:“来拿点资料。”

“今天黄少天一大早不是唧唧喳喳的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去玩了么?怎么你没去?”王杰希半个身子靠在桌子上,抱着手臂打量着喻文州。

喻文州手里的动作连贯,故作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感觉跟幼儿园春游一样。”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就没打算隐瞒的表情,轻声笑了一下:“我和时钦的事你别说出去。”

喻文州顿了顿,把找好的几张有着王杰希笔迹钉在一起的A4纸放到桌子另一旁,转过身来打量着王杰希:“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之前我们主场那次全明星,时钦那个时候在嘉世。我刚好在出口那边碰到他了,看他不太开心,也没多问,一起去多喝了几杯。”

“王杰希看起来可不像是会酒后乱性的人啊。”

“谁说是酒后乱性了?”王杰希挑起眉毛,“喝了酒就一定是乱性?”

喻文州点了点头:“你也可以,一年多我居然一点端倪都没有发现。上次世邀赛我也没有发现……那时候你俩一间房来着?”

“是啊。一间房。”

“真是对不起自己一世英名。”喻文州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

王杰希看着面前已经冷掉的咖啡,用着自己格外冷静的念头,对着自己说,该分手了。

肖时钦马上就要退役了,王杰希知道。此刻他也已经准备退居幕后,把微草交到下一辈的手里。王杰希有些出神的看着Starbucks的服务生快速的做好一杯一杯的咖啡。

“诶?你是不是那个王杰希?”

听到这样的声音,王杰希怔了一下,把意识拉了回来,转过头看着自己并没有印象的人。想着或许会是那个微草的粉丝刚准备开口时,对方却强着先说了。

“我是肖时钦的高中同学。”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他确信眼前这个自称是肖时钦的高中同学的人绝对不会知道他眼前就是肖时钦的男朋友。

“你好。”王杰希抿起嘴角,礼貌的微笑。

其实那人也没给王杰希多说什么。随口提了提高中时代的肖时钦是什么样。他说,当时肖时钦是老师心中的标准好学生,当老师知道肖时钦退学打游戏的时候手里拿着的杯子直接摔地上了。

他还说,肖时钦待所有人都特别好。他们这群同学也免不了有几个玩荣耀的。和别人在游戏里面起了争执一个不服一个。但是技不如人没办法。他们二话没说给肖时钦打电话,把雷霆在役队长直接拉过来。肖时钦挂了电话开着小号就来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他最后还说,当时肖时钦为了玩游戏的决心让他们都吓到了。他们都知道肖时钦其实还有个梦想就是可以去沃顿学财务。而当时的肖时钦却在拿到雅思8分的那一天平静的回答了一声哦,毅然决然的去了雷霆俱乐部。背影里半分犹豫和后悔都没有。

王杰希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

王杰希知道,他不开口说分手,肖时钦就不会说。

王杰希也知道,他不开口说分手,肖时钦就会把自己曾经所有的梦想埋葬起来,一把火全部烧掉。

今年是他和肖时钦在一起的第四年。他从来不知道,肖时钦以前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拒绝offer,扔掉多少人做梦都拥有不了的成绩,走进电竞圈,走进他的世界。

肖时钦听到门响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向上抬起眼角。王杰希好似一如既往的回到家,在门口换着拖鞋。肖时钦微微皱起眉,把手里的《古拉格群岛》扣在桌子上,扶了扶镜框。

“杰希?怎么了?”肖时钦的声音不算大,每一个咬字都漾着温柔。

王杰希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人自己再也不能熟悉的眉眼,咬了咬舌尖,几度徘徊到嘴角的话还是咽了下去。王杰希温柔地笑了笑:“没什么。”

肖时钦的嘴角往下压了一点,他伸开自己的五指,不轻不重的搭在书脊上:“怎么了?”

“我刚刚遇到你的同学了。”王杰希开口,他的眼神是每一次打比赛时的冷静和沉稳,他心里早都有了定夺,只是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开口而已,“时钦。我们分手吧。”

肖时钦搭在书脊上的手猛然落下,狠狠地压在桌子上,眼神中是错愕和不解:“什么?杰希你不要开玩笑……”

王杰希的五指狠狠地攥在了一起,随机有舒展开来。他走上前几步,向前伸出手把因为错愕而有些颤抖的肖时钦安置在自己的怀里。

王杰希说:“你应该去追逐你的梦想。”

他的声音有着不为人知的颤抖。

肖时钦用力的想挣脱开王杰希的怀抱:“杰希你到底听别人说什么了?”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从来不知道那些事。”

“不管是你未出口的梦想也好,还是雅思9分的事也好。我不怪你。只是我不能让你因为我在你还可以去找回这些的时候没有伸出手。”

“你已经拥有我了。而这些本该你拥有的,生命中最鲜活的部分,你从不应该失去。”

肖时钦的眼神暗了下来,他知道王杰希知道了些什么。肖时钦推开王杰希的手却还在用力:“杰希你听我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

“肖时钦。我绝对不会成为你人生缺憾的原因。”

王杰希的呼吸就落在肖时钦的耳根后,他轻笑了一声:“我只能成为你美好的一部分。”

肖时钦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王杰希,你一直都是。”

“时钦我们分手吧。”

肖时钦听到这句话以后猛地开始拼命地想要挣脱王杰希的怀抱,哪怕是分手,他也要看着王杰希的眼睛,让王杰希说出口。

王杰希却执拗的没有松开手,他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缓缓的响起,一如曾经和肖时钦每一个十指交握的星河天悬的夜晚,他们耳鬓厮磨,王杰希略带沙哑的声音悄悄说着情话。

“时钦,当年微草输给蓝雨的时候我都没有哭。现在,不想让你看到我哭。”

 

*

就在喻文州和王杰希碰巧在B市街头遇见以后没多久,韩文清就结婚了。

韩文清退役后自己在Q市开了家网吧,至于那家网吧,自从网吧的主人在网上被曝光的那一天起自然而然就被当作了霸图英雄纪念碑一样,每天门口排着队等上机。

他结婚的消息又把他们这一辈的职业选手一个个全炸了出来,现在有在国外的,有在国内的,但是都一口答应下来说无论如何也会赶回来。

他们这些人都错过了别人在学校里面埋头苦读的日子,对着电脑和键盘敲敲打打,死抠战术,训练手速。而他们退役后的日子也都大概差不了多少,肖时钦这种后来还考到大学继续读研的就是彻底的特例。他们都过着不能更普通的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荣耀也终于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没什么特殊的一部分。

而此刻难得的再一次相聚,都让他们回到了曾经在荣耀大陆上挥斥方遒征战千里的年少轻狂的岁月。

王杰希到的时候正好碰到黄少天拉着他那个站在他身后给他补血的小牧师女友对着韩文清滔滔不绝。

王杰希难得矫情一次的想,有的人还没变过,真好。

“诶呀这不是王杰希吗,这么多年没见你眼睛还是这样啊有没有想过整一整啊你说韩队的老婆看起来那么可爱温柔又活泼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上韩队了呢。诶王杰希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年啊……”

“行了行了。一会儿喻文州到了你和你队长好好说。我去找微草队员了。”王杰希有点生无可恋,黄少天这种人,你巴不得他最好受点刺激变成哑巴。

“诶诶诶队长一会儿也要来么?那真是太好啦。你不是和队长关系挺好的么,最近几年队长有没有找到女朋友啊?我一直很奇怪队长长得又帅,人又温柔,脑子好使,钱赚的也多,这两年天天在电竞频道上看到队长穿的贼正经的开始发言,我都有点……我靠?王杰希?那个是叶修么?!”黄少天很明显没有打算放过王杰希,毕竟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不和他说上个三天三夜黄少天自己都心有不甘。

只是他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叶修。

看到穿的和发言时候的喻文州一样正经的叶修。

叶修以前是穿过西服。在世邀赛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叶修的西服就像被揉过一样。还不合身。皱皱巴巴的挂在他的身上。

王杰希转过头,看着叶修,哪怕是之前还看过叶修的访谈的他也不自觉的怀疑一下自己的眼镜。

“我靠这真的是叶修?不是他那个弟弟?”

“他弟弟又不认识韩文清。”王杰希冷静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手指却有点颤抖。

叶修是在开会的时候看到韩文清发来的短信。韩文清说自己要结婚了,时间地点。当时叶修猛地走神,被旁边的秘书提醒了两三句才回过神来继续听上一季度的财务报告。

他想起了分手的那天,韩文清有些憔悴的脸和黑眼圈。嘶哑的声音说着他爸爸因为这件事病了,他要分手。

叶修当时愣住了,他看着韩文清疲惫的眉眼,他明白韩文清此刻的处境。叶修从来没有怀疑过韩文清对他的感情,所以他最终也只是笑了笑,正如往常一样,对着韩文清说道,那再见啦。余音还未彻底的消逝,叶修转身就跑,消失在人来人往之中。

不过那也终究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叶修走向韩文清。他其实构想过无数次再一次碰到韩文清时的场景。或许是在街角的咖啡店,或许是在某一家网吧门口,或许是在某一趟飞机上。

只是他没有想过会是在韩文清的婚礼上。

“韩队好久不见。”

“诶叶神吗!叶神好久都没你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你退役后怎么样。我当时超级喜欢你,兴欣和轮回的总决赛我还在现场。”韩文清还没开口,他旁边穿着层层叠叠的大婚纱的女生眼睛却先亮了起来,有些激动的对着叶修说到,“超级帅!真的精彩!”

叶修怔了怔,他转过看向一直拉着韩文清的胳膊的新娘,礼貌的笑了笑:“谢谢。”

“哎,我还问了好几次我们家老韩知不知道你后来的消息。他都说不知道。当时和我们家老韩刚认识没几天的时候我还拉着他问能不能要到你的签名,也不知道婚礼你会不会到现场。没想到你真的到啦。我吗,作为一个叶神脑残粉真的很开心叶神你来。”

“老韩……韩队的婚礼吗,还是要到的。”叶修转过头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韩文清,“都是老朋友了。婚礼再不来就不合适了。”

“好了蒙蒙,你先别说了,后面还有客人。”韩文清温柔的看着自己旁边激动的妻子,抬起眼对着叶修笑了笑,“好久不见。”

叶修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到了矗立在角落一副吓呆了的黄少天和旁边的王杰希。

“我的天啊叶修你现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我被你吓的有点不敢说话。”黄少天严肃的看着叶修,严肃的说。

叶修无所谓的笑了笑:“先进去吧。谁都到了?”

“我刚来的时候周泽楷孙翔还有虚空双鬼林敬言和方锐,哦对还有肖队都到了。”

王杰希停住了步子。黄少天有些奇怪的转过头:“诶王杰希你怎么啦?不过你们知道么,林敬言和方锐退役后直接移民去国外登记结婚了,刚刚腻歪的啊全桌都看不下去。当时还在联盟的时候……”

“真好。”叶修猛地接了一句。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真好。林敬言和方锐,他们能这么自由自在的在一起,真好。

王杰希从很远就看到坐在桌子上笑的惬意的肖时钦了。肖时钦后来申请到了特别不错的专业和学校,他自己也是肯下苦功的人,想要做好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好。

肖时钦也像是心电感应般的转过了头,看到王杰希的那一眼像是终于看到高考成绩的那一刻内心的平静和释然,那种不管前路如何都要去接手的释然。肖时钦抬起手用力的挥了两下。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熟悉的眉眼,看着他笑,突然觉得自己过去做的所有都有意义。他笑了笑,没有再抬起手。

 

*

那天的婚礼上大家都喝了几杯。虽说职业选手没几个能喝酒的也不过是当时在役的时候没人会喝了,后来退役了多多少少也不至于一杯倒了。

黄少天突然问道你们几个怎么半天都没见谈个女朋友。

王杰希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肖时钦在旁边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叶修靠着椅背看着拉着身旁女孩的韩文清在一桌一桌的敬酒。

当你很认真的谈过一段感情最后却分手了。那就像你就差最后一步就做好一个非常用心的视频,却突然断电工程文件损坏。你明明记得每一个分镜,每一个素材也都还在,但是你不会想再去第二遍。明明只差了一个结果,却必须从头再来。

而此刻,我们之间却再无来路。


评论(23)
热度(50)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