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sting

/止鼬/青赤/

/你们别看我装的这么正经其实我可好调戏了/

/嘿嘿/

/懒癌晚期,救不了的那种/

【恶搞欢脱向/OOC】二柱子对于人生的思考(18)

失踪人口回归嘿嘿。

戳tag看前文[嗯


上回说到,宇智波止水为了能和我哥安享晚年不被凶神恶煞的木叶黑恶势力宇智波斑打断腿,在出版社里面抱着出版商的大腿,哭着叫爸爸。我去找鸣人喝茶。

结果就正好听说七代目今天翘班,鹿丸正满世界拿着四十米长刀和意大利炮准备除之而后快。篡位,可怕。但听说鸣人不在办公室后我略微的迷茫了一下,不过我倒也没多想,毕竟和鸣人磕磕绊绊这么多年,也看着家里面那几对一天到晚鸡飞狗跳,我早就过了那个相互猜疑和占有欲爆炸的中二年龄了。想了想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我就抱着一颗平常心回到家,结果一推开门,差点没给我直接吓过去了。

在家里我哥正和二代目两个人举案齐眉(这个成语好像不是这么用的?)的对坐在一起喝茶,鸣人坐在旁边眨巴眨巴大眼睛听着我哥和二代目聊各种五大国的内幕,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内部消息横飞,顺便给我哥和二代目添茶。

鸣人转过头,冲我挥手,我猛地扶住门框,告诉自己,冷静,宇智波佐助,你可以的。然后我抖着手指给我哥说了他对象在出版社哭这叫人爸爸。听说了这件事以后我哥,平平稳稳的把手里的茶放回到桌子上,特别帅气先脱下了自己少女怀春一般的粉色的家居服,麻溜的扎了个马尾,翻出来自己当年在晓里面鼻孔朝天走天下的那一身黑色大衣,带了个墨镜,掏了两把枪,骑着摩托就走了。

目睹了全程的二代目目瞪口呆。毕竟我哥是二代目在家里为数不多能正常的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聊天的对象。

我掏出手机,任由鸣人从后面抱着,头发顶在脖颈处,有点痒。微博第一条就是二代目发的:“宇智波这一家子,水深。”

最近这几天的白天,家里的人格外的多。晚上就不用说了,晚上吃饭要是缺席必须得亲自给祖宗请假,上头必须有经过什么暗部部长火影等等一系列部长的签名,和能说服他的理由。前面那个还好解决一点,毕竟当过火影的一半以上的人都在家里坐着,后面那个,上次初代目因为被隔壁村的老朋友拉出去喝酒忘了请假回来每天晚上在房门口跪了整整一周的事深深烙印在我们心里。而这个规章制度就连小叔叔也不例外。虽然全木叶都知道祖宗有多不待见他。

现在是早上十点,我坐在客厅里面什么一年不会完整的在家里呆几天的宇智波带土,我的智障小叔叔,什么只要天是亮的就神龙不见首尾的祖宗,甚至我后面那个一天到晚国务繁忙的木叶现任挂名最高领导者漩涡鸣人都在。我有点奇怪,探过头,看着二代目一个人惆怅的倒茶,问到:“这两天怎么了?斑终于要揭竿而起了么?”

二代目抬起头,看着我,真诚的摇了摇头。

“你家那位呢?”

二代目的眼神里面充斥着复杂的情绪,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凌晨五点正睡着觉就被斑拉起来了。两个人一直在书房不知道干嘛。”

我看着二代目今天倒茶时明显不太灵活的右手臂,同情的用眼神安慰了一下他。毕竟正抱着对象睡着觉突然被人揍了一顿的感觉肯定不太好。

我把头转回来,侧过去,今天天气正好,灿烂的阳光透过宇智波大宅未关紧的大门和玻璃投进屋内,鸣人正好被一束阳光笼罩,他明晃晃的头发正好凑在我肩膀旁边,那上面停留着温柔的日色。我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怎么今天没去?七代目不是号称爱国爱民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么。”

鸣人瘪了瘪嘴,为了照顾一下二代目在宇智波大宅里面日益脆弱的内心,凑到我耳边,用着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不知道,好像是祖宗又要搞事了。早上准备去的,被初代目拦住了。”

我皱了皱眉,斑这个人的脑回路,和带土在某种程度中有异曲同工之妙:“好吧,刚刚鹿丸满世界的喊不砍死你他不娶手鞠。”

鸣人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抬起头问我:“那他岂不是要被手鞠砍死了?”

哥你这个脑回路很令我震惊啊。

“你俩光天化日下注意风化。”祖宗冷漠的声音传来,我有点意外的转过头,看见祖宗的那一刻,我真希望此刻是我在出版社。

TBC

评论(18)
热度(169)

© Gracesting | Powered by LOFTER